带着郑轶嘉去旅行 (III)

上两篇,


  • 《带着郑轶嘉去旅行》,说到郑轶嘉从四个月大到一岁半去过的地方:四个月大的时候去了夏威夷,六个月大的时候去了San Diego,八个月的时候去了Banff国家公园,快一岁的时候回了一次上海,一岁出头一点去了Las Vegas,去年五月份他一岁半的时候去了大峡谷。

  • 《带着郑轶嘉去旅行(II)》,说到郑轶嘉从一岁半到两岁半去过的地方:纽约、佛罗里达、加勒比海邮轮、意大利(罗马、佛罗伦萨、威尼斯)、第一次去Whistler滑雪、大溪地。


下个月郑轶嘉就7岁了。从两岁半到七岁,他还去了很多很多地方:

三岁以前:

1. 2014年8月,英国:伦敦、剑桥、Bath、Stonehenge、湖区、爱丁堡。

2018-10-blog-yijia-trip-2014-08-UK

三岁:

2. 2014年12月,日本,然后回了次国。

2018-10-blog-yijia-trip-2014-12-Japan

3. 2015年5月,德国、奥地利、捷克。

2018-10-blog-yijia-trip-2015-05-Germany

4. 2015年9月,road trip去了黄石。

2018-10-blog-yijia-trip-2015-09-Yellowstone

四岁:

5. 2015年11月,感恩节,去了夏威夷

2018-10-blog-yijia-trip-2015-12-Hawaii

6. 2015年12月,纽约

2018-10-blog-yijia-trip-2015-12-NewYork

7. 2016年6月,米兰、普罗旺斯、瑞士

2018-10-blog-yijia-trip-2016-06-Italy

8. 2016年9月,俄勒冈州的Crater Lake

2018-10-blog-yijia-trip-2016-09-CraterLake

从五岁起,每次出去都是和妹妹一起的了:

9. 2017年1月,墨西哥的坎昆

2018-10-blog-yijia-trip-2017-01-Cancun

10. 2017年5月,加州的乐高乐园和迪士尼乐园

2018-10-blog-yijia-trip-2017-05-LegoLand

六岁:

11. 2017年12月,西班牙、葡萄牙

2018-10-blog-yijia-trip-2017-12-Spain

12. 2018年7月,芝加哥

2018-10-blog-yijia-trip-2018-07-Chicago

13. 2018年10月,巴厘岛

2018-10-blog-yijia-trip-2018-10-Ubud

下个月郑轶嘉就七岁了。以后的旅行,就让他自己写了。

//the end

When September Ends

说不想念西雅图,那是骗人的。不是不想,只是不去想而已。只要一开始想,就收不住了。

Untitled

这个时候,那边的叶子已经红了。Building 40前面的这棵树,每年都红的那么艳。

Untitled

这个时候,我们家的圣诞树就已经搭出来了,搞得来我们家的人都长大了嘴惊讶不已。我们的说法是:既然买了,就多用用呗。

Untitled

这个时候,那边的超市门口都开始堆满了南瓜了吧。其实超市买的南瓜价格便宜,质量也不错,但还是很多人会去pumpkin patch。

Untitled

Corn maze是pumpkin patch的标配。北边有一家pumpkin patch很不错,有个巨大的corn maze。

Untitled

北边还有一家也不错,他们家的特色是苹果大炮,就是把苹果当炮弹打。我看到后的第一反应就是:资本主义真罪恶,宁可把苹果当炮打浪费掉,也不愿意给穷人。

Untitled

这个时候,幼儿园也会组织field trip去pumpkin patch,我会跟着去。我就是去给他们拍照的。

Untitled

这个时候,就该去给郑轶嘉租ski了。然后就开始掰着手指数日子,万圣节,感恩节,过了感恩节就可以滑雪了。

装洗衣机

我搬新家,我姐在京东上买了一个洗衣机送给我做礼物。正好赶上6.18大促打折。她那天下午刚下单,京东电话就打过来了,说第二天就可以送货。我当场被惊到了,这速度可比Sears之流快多了。不过话又说回来,洗衣机送那么快有什么意义呢?

Anyway,洗衣机送到了。但送的人不管装,把洗衣机往我阳台里面一扔就走了。他说他只负责送货,不负责安装。安装要联系厂商安装。话说这就不如Sears了,我在Sears前前后后买过三个洗衣机+干衣机,买过两次电冰箱,还有一个洗碗机。不管是什么牌子的,人家Sears每次都是送货+安装一把干完,包装箱什么的收走,干干净净。京东送货的人,把大纸箱和一堆泡沫都留在我阳台上了,说是万一安装的时候发现机器有问题,可以退货。

Anyway,厂商的人来安装了。师傅看了看,问我买洗衣机的时候有没有买配套的龙头。我一脸懵逼说啥龙头啊?师傅说我的水龙头不能接,说那个水龙头是西门子制式的,不能接(美的的洗衣机)。我傻眼了,难不成要我再去买,再约一次安装不成?师傅说他带了一个(看来这种问题已经多次发生了),网上卖240元,如果我给他一个好评,能给我便宜40元。问题是,这个洗衣机不是我买的呀。我只好反复跟师傅承诺我姐一定不会给差评的。

我知道他就是怕差评。可是我在美国这么多年,前前后后那么多来上门安装电器、安装窗帘、安装家具的师傅们,从来没人担心我给他们差评。他们都是就这么来了,干怎么干怎么干,干好了,让我签个字走人。活儿也都没出过篓子。

Anyway,不同的厂商需要用不同的水龙头,这种事情,在美国是不会发生的。美国的标准化做得非常好。他们叫code,什么事情都有code。美国人做出来的东西都是符合code的。

Anyway,总结一下吧:

  • 中国虽然送货比美国快,但送货安装不是一把搞定的。
  • 中国的标准化做的不如美国,各人按照各自喜欢的方式做事情。
  • 中国的人与人之间还是缺乏信任感,一部分戾气重的人,把整个社会的氛围搞差了。

阿里巴巴的花名

我以前是不理解阿里巴巴的花名的。好好的,为什么要搞个武侠小说里的人名给自己安上呢。不过,后来我理解了:花名其实就是中国古代人的字和号嘛。名是父母给的,生下来就取好了。字和号是成人以后再取的。字以表德,是自己的见识,是一种对自己的期许。

阿里巴巴的人给自己取花名,一开始的确是武侠小说或者历史人物的名字,比如:郭襄、邓艾、曲洋、多隆。但后来人越来越多了,而且用过的花名不能再用,离职了也不会释放,所以就不够用了。渐渐的,新来的人就开始按照古代的人给自己取字或号的路子来给自己取花名了。有的人用自己本名的谐音,有的人把本名拆字当花名,有的人从自己太太和小孩的名字里面各抽一个字拼起来。也有人取典故,比如南门,取的是商鞅南门立木的典故,意思是要一诺千金、言出必行。

花名还有个好处:创造一种公司里面人和人之间平等的氛围。在阿里巴巴,大家相互之间都直呼花名,提到其他人的时候也用花名指代,既不像只喊名那么过于亲昵,也不像连名带姓喊那么生分,而且也没人喊“胡总”、“程总”了,大家都直呼阿玺、鲁肃。这跟美国公司里面直呼Satya、Scott、Harry是一个感觉。我倒不觉得当时创立花名制度的时候就已经很明确的有这个目的了,有可能是无心插柳的,但总之现在的效果是很好的。

花名的另一个可能是无心插柳的效果是:花名可以做为唯一标识(unique identifier),可以用在各种IT系统里,也可以用在日常对话中。以前在美国公司,经常会发生一封邮件出来说Eric要如何如何,然后大家会搞不清楚到底是哪个Eric。因为叫Eric的人太多了,有时候多到同一个老板手下就有两三个Eric。我们还发生过邮件发错人的情况,发给这个Jun Wang的邮件发到另一个Jun Wang那儿去了。用了花名后,这种事情就不太会发生了,因为花名是不能重的。

不过因为花名不能重,不少花名里都有生僻字。看着这些花名,让我觉得自己中文很差、很没文化。我特别欣赏那些笔画少、字好认的花名。其中的佼佼者是一万,两个字加起来只有四划。

Walk out in the Middle of a Movie

在最近一期的EconTalk里,主持人Russ Roberts说到出于机会成本的原因,“I don't finish every book I start.” 但另一方面,他也指出“I think if we stop doing the things we don't enjoy, we would lead a very bad life. Because I think there are many things in life that we don't enjoy that turn out to be worth it.”

我正在看的这本书就是这样的一个例子:“Miracle at Philadelphia”,说的是1787年的制宪大会。这本书我是从去年开始就断断续续的在看,每次看了几章就觉得看不下去了,有点味如嚼蜡。但这次再看下去就发现篇幅过半以后,内容变得有意思起来了,很快就看完了。

Miracle at Philadelphia

那集EconTalk里还讲到了知行合一:

Bryan Caplan: What fraction of your students walk out of movies after you talk about opportunity cost? That's one of the easiest applications of opportunity cost in the universe. And it doesn't happen.

Russ Roberts: You mean, to walk out in the middle of a movie.

Bryan Caplan: Yeah. Because, like, you've already paid the money; you're not enjoying it. Leave. That's like, basic opportunity cost. And yet, how many students are persuaded to do that because they took an economics class?

我有一次就差点walk out in the middle of a movie。那是好多年前我一个人在纽约玩的时候。那天路过电影院,想看个电影,但不知道哪部好看。那时候已经有IMDB了,但我没法上网,那时候手机上网还很很慢很贵,而且我还是国际漫游。于是我就凭着感觉选了一部片子:Pan's Labyrinth(中文名《潘神的迷宫》)。坐下来看了半个多小时以后觉得不好看,也没看懂,就想要走了。但想想又觉得看都看了,看看完算了。于是就勉强继续看下去。但看到后面就觉得好看起来了,也看懂了,看完后觉得是部相当好看的片子。

最近几年,上网方便了,临时在售票窗口前也能上网查评价,就没有再发生过看电影想要中途退场情况了。

上海没有错过

前两天有篇文章在朋友圈刷屏了,说的是为什么上海错过了这一波互联网大潮,远远落在了北京深圳后面。

其实,这篇文章的出发点就错掉了:上海从来就没有跟北京和深圳处于同一个梯队里。上海并没有“错过”这一波互联网大潮,上海只不过是没有实现“弯道超车”而已。那篇文章的作者可能是太年轻,或者记性太差,不记得有互联网之前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了。论计算机行业,北京和深圳在过去的三十年里就一直领先上海,而且不是一点点,是隔着五六条马路。

九十年代刚开始的那几年,国内连拨号上网都还没有。当时的计算机行业的风口是汉卡、IBM兼容机和字处理,名气最大的是联想(汉卡、IBM兼容机)、方正(汉卡,排版)和金山(字处理)。联想和方正都是在北京成立的:联想是从中科院计算所出来的,方正是从北大出来的。金山的WPS是求伯君在深圳写的。做汉卡做的好的还有巨人,就是史玉柱的那家巨人,也是家深圳公司。再加上北京的中关村,可以说,二十多年前北京和深圳就已经是中国的计算机相关行业的中心了,没上海什么事儿。

拨号上网的年代开始以后,瀛海威、水木清华BBS、163和263的免费邮箱、三大门户(新浪、搜狐、网易),这些都跟上海没啥关系。三大门户里两家在北京,一家在广州。话说网易之所以成立在广州,倒不是因为广州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原因无非是丁磊当时就在广州。他原来在老家的宁波电信局工作,干了两年辞职了,去广州加入了Sybase。干了一年后辞职,去了广州的一家ISP。又过一年,他辞职创办了网易。

取代三大门户网站的地位的是BAT(百度、阿里巴巴、腾讯)。他们都不在上海。原因并非上海缺乏吸引力。腾讯之所以在深圳,阿里巴巴之所以在杭州,原因和网易之所以在广州是类似的:创业风险大,所以选择自己熟悉的地方开始创业是很常见、很顺理成章的选择。马化腾出生在汕头,但中学和大学都是在深圳上的。马云是杭州人,在杭州上大学,毕业了以后在杭州做老师。李彦宏大学念的是北大,他回国创业,北京自然是首选。

把北京作为首选的还有一批外企。都说上海外企多,但搞软件和互联网的外国公司很多都把中国的研发中心放在北京。其中,最有名的应该就是微软。微软亚洲研究院1998年在北京成立,2003年又开了微软工程院,加在一起好几百号人,把知春路49号希格玛大厦挤的满满的。后来几个从希格玛出来的人创业做手机,成立了家公司叫做小米,自然也是在北京。

2018-01-26-blog

上海并没有犯下什么大错,也谈不上什么“根深蒂固的打工文化”和“年轻人进取心严重不足”。北京和深圳的互联网公司比上海的多且大,无非是北京和深圳几十年领先优势的自然结果。一样的种子,洒在更肥沃的土壤里,更容易存活,更容易长成大树。杭州是个例外,土壤不见得有上海肥沃,阿里巴巴却长的远比上海的任何一家互联网公司都要高大。不过这并不一定说明上海的人、文化或者环境不行: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市值最高的高科技公司是一家西雅图的公司,而不是硅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