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y It Out

今天早上赵小样在群里说:“还是cio管用,昨天八点放倒,到今早八点都没醒过。” 他说的cio就是cry it out,又称睡眠训练(sleep training)。每次有新爸爸新妈妈问我怎么能让小baby晚上睡整觉,我的答案都是:sleep training。

问:什么时候可以搞sleep training?
答:六个月大就可以搞了,早train早轻松。

问:怎么train呢?
答:就让他/她哭,一直哭,哭到哭累了自己会睡下去的。然后第二天、第三天,继续,直到不哭了为止。

问:会哭多久呢?
答:因人而异。郑轶嘉六个月大的时候,第一天晚上哭了有四十五分钟,第二天好一点,二十几分钟。第三天就差不多不怎么哭了。

问:要哭几天呢?
答:一般都是两三天就train成功了。郑轶嘉六个月大的时候大概train了三天。

问:我小孩已经一岁多了,还能train么?
答:越早train越好。一岁多也可以。郑轶嘉六个月大的时候train了一下,就睡整觉了,但后来回了一次上海,又生了几次病,就regression了,又变成每天半夜要喝一次奶。这样拖了几个月,到他大概一岁半的时候我又train了一下,就又好了,又能睡整觉了。

问:Sleep training会损伤大脑么?会哭傻掉么?
答:不知道。有人说会,有人说不会。没看到过有严肃的实验数据证明sleep training会损伤大脑,也没看到过有严肃的实验数据证明sleep training不会损伤大脑。

问:我想train,但孩子的爸爸/妈妈舍不得,怎么办?
答:你们两个自己商量。我是这么看的:小孩能睡整觉,晚上不醒或者醒了能很快自己睡回去,首先对小孩的身体发育是有好处的。但抛开对小孩的好处不说,不用喂夜奶对爸爸妈妈是很大的解放。如果爸爸妈妈不用半夜中间再起来,爸爸妈妈就能休息好,白天就精力更充沛。爸爸妈妈白天精力更充沛的话,要么就可以赚更多钱,要么就可以有更多时间和耐心陪孩子。不管是赚更多钱,还是有更多耐心和时间陪孩子,对孩子的生长发育都是好的。如果哭两三个晚上能换来长期的这些好处,我觉得是值得的。

问:你从哪里知道sleep training的?
答:有本书,《Healthy Sleep Habits, Happy Child》,作者叫Marc Weissbluth。这本书推荐所有的新爸爸新妈妈看。生郑轶嘉的时候我买的,照着书养,效果很好。后来书送人了。后来生妹妹的时候,因为觉得这本书特别有道理,所以又买了一本,复习了一下。

问:你家妹妹弄过sleep training么?
答:没train。她大概将近六个月大的时候,有一天就突然自己睡整觉了。我觉得这大概是因为那几天我一直在念叨要给她搞sleep training,她觉得与其被train,还不如自己乖乖的睡整觉算了。

母猪,任志强和人工智能

对于人工智能,有一种观点认为,在不久的将来,大量的工作就将被人工智能替代,出现大面积失业,而且,很快人工智能就会发展出自我学习能力,从此一发而不可收拾,最终人工智能将会统治人类。

另一种观点认为,对人工智能不必过于担心。持这种观点的人引用历史上的例子来说明这个道理。比如说,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的时候有个特别有名特别厉害的经济学家叫凯恩斯。凯恩斯当时就担心,随着技术越来越发达,很快工作就会不够了,每周可能上两天班就够了,怎么打发人们的闲暇时间将会成为一个社会问题。事实证明,凯恩斯多虑了:七八十年过去了,我们每周还是要工作五天。所以,这些人觉得今天那些担心人工智能会导致大面积事业的观点就像当时凯恩斯的观点似的,多虑了。

对于这种反对观点,那些担心人工智能会导致大面积事业的人举了母猪的例子:一家农场里有一只母猪,一开始看到主人来很担心,但慢慢的她发现主人每次来都是给她猪圈的门,让她去院子里活动。所以母猪就总结出了一个规律:看到主人来不用担心,因为以前每次担心到最后都是多虑的。直到有一天,主人来给她开门,把她拉上车,送去了屠宰场。这些人说,你们拿凯恩斯来举例子,就是犯了和母猪一样的错误。

这让我想到了任志强。今天又看到任志强上新闻了。他说房价没有泡沫,房价还会涨。过去十几年,他每次这么说,都被他说对了。那些持同样观点的人就觉得,你们这些担心房价有泡沫的人,每次的担心最后都是多虑了的。那些觉得房价不会一直涨下去的人就说,任志强虽然每次都说对了,但这并不说明他一直会对下去,这就好像那只母猪一直是对的,直到有一天她错了。

铜川路转世投胎

2017-07-17-blog


铜川路以前是上海很有名的吃海鲜的地方。那里有个铜川路水产市场,市场周围有很多小饭店。食客可以在水产市场里面买了去店里吃,店里收个加工费。那些小店自己也在门口摆摊卖点水产,食客也可以在小店门口买,然后让店家做了在里面堂吃。我看Anthony Bourdain的片子,他在日本吃海鲜也是一样的套路:一个市场,在一楼买好,然后直接拿到二楼的小饭店里做成刺生、寿司,直接就吃了。

类似的还有三亚的春园海鲜广场。那是好多年前去的了,就是一大片的海鲜大排档。我们去了之后先选好一家摊位,然后那家摊位的人就跟我们去边上的海鲜市场买海鲜,买好了就拎回摊位去直接做了吃了。那次我们连着两天晚饭都是去那里吃的,又好吃又方便。我们也没点什么特别的东西,就是普普通通的几样:蒸一条鱼,炒花蟹,炒蛤蜊,白灼一盘虾,再炒个四角豆。

铜川路水产市场后来关掉了,很多老顾客都觉得很可惜。不过铜川路转世投胎变成了盒马鲜生。除了只能用支付宝付钱,除了是灯明几净的开在大商场里面,盒马鲜生和铜川路就是一样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