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如何分辨南北,又如何一到商场就迷路的?

我周围有两种人,一种是永远知道东南西北的,一种是永远不知道的。我属于前者。而同时,在商场里面,前者常常迷路,而后者更加游刃有余。这是为什么呢?

我是如何分辨南北的

无论在自己熟悉的城市,还是在刚刚到达的地方,大多数时候,我总知道哪边是北。这让我的有些朋友大感惊奇,常常问我是怎么知道的?我有的时候也需要仔细想想,我是怎么知道的呢?为什么我就一直知道呢

我爸爸就是个方向感很强的人,不仅仅在地面上,有的时候在地下车库也知道南北。这一点我还做不到。还有在家里描述什么东西在哪里的时候,从来都用 “写字台的东边抽屉” ,而不用左右描述。这也让我小时候一直需要适应。

我仔细分析我的方位感的来源,发现每个人知道的事情,如果仔细觉察,一定有一个脑子背后的思想进程在自己都不经意的时候进行着计算,并且把这个计算结果记录下来。

熟悉的环境

打个比方,在自己家里,大多数人还是分得清东西南北的,因为家里面总有朝阳的一面,可以舒舒服服的端着咖啡晒着太阳的那边。知道了南边,哪边是北就清清楚楚。

只不过大多数人会只有问到的时候,才会做一个计算:这是南,所以相反的一边是北。而有方向感的人,会不经意的已经把这个计算算好,存储在脑子里,并且把北这个概念跟自己厨房的那个小窗户绑定在一起了。对于 哪边是北的问题,他不需要经过计算,就知道厨房那边是北。

更少的人还会继续计算,把卧室的那堵墙标上东边的标签,进门的地方在心底里面标注成西。这个过程如此轻微,甚至都是些不经意的需要回答某个问题的时候才计算出来,从此就把标签贴了上去,以至于下一次回答类似的问题会快很多。

对于同样的计算,也会向周围延展,大致的知道自己的办公的地方在房子的西边,常去吃的面馆在西北边等等。只要有几个参照物就够了,就足以回答东西南北的问题。比如说,我太清楚我卧室床头的那一面墙是东墙,我在任何地方面对太阳的时候,都知道左边就是我家里东墙的位置,虽然那里并没有一堵墙。

陌生的环境

方位感对于我这样的人来说,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每到一个新的地方,我不自觉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尽快建立最大范围的方位感。打个比方,前几天去长沙,下了飞机以后,要先看一下地图,大致的知道长沙黄花机场在长沙市的东边。“哦。知道了,我现在是从浦东机场去市区”, 我在出租车上就有这样的感觉。有了这样的比喻,我其实是把自己熟悉的环境的地图,像一个图层一样映射到了现实世界里面。虽然我的出租车在机场高速上奔驰,而脑子里面,仿佛自己走在华夏路高架上奔向东方明珠一样。

到了一个新的地方,只要有任何一个小的机会让我知道了一个确定的方位,我就会从这个线索开始建立自己的地图。这个小机会可能是瞄了一眼地图,可能是知道了一个地标在自己的方位,或许仅仅是一个指路牌。

我知道了哪边是北的时候,常常假想北边一个很远的地方作为灯塔,在街道走路的时候,不自觉的就知道,往这边走,那个灯塔在身后远处,越来越远;向右转一下,灯塔在自己的右边,再向左转,灯塔又变到了身后等等。这个感知是如此的细微,以至于绝大多数时候连自己都丝毫不注意,直到有一刻,需要回答去某个地方怎么走的时候,我就会发现我知道答案,而这个答案是很早以前就算好的。

经常确认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就是时不时需要校对一下方位。用灯塔的方法当拐弯多了,难免会有些误差,忘记了一个转弯就会错90度。所以需要时不时找到一个新的方位感,再从那个点开始向外发散。尤其在上海这种道路都是弯弯曲曲的地方,需要的参照点需要更多一些。

我去一个地方有的时候会因为各种原因,把初期的方位搞错了,并且在这个方位上建立一个错误的坐标系。当我发现的时候,就会非常不舒服,并且要用至少三四天的时间才能重新建立新的方位。我猜,这个事件,就是暴露我的潜意识已经做了大量的计算,把东西南北的小标签贴满了我周围的建筑物,窗户,但一旦错了,就需要把所有已经认知的重算一遍,脑子的工作量太大,所以会很崩溃。

GPS

当然另外一个习惯就是破除对于 GPS 的依赖。我在一个新的城市开车,从来不喜欢用 GPS 。我会出发前先在地图上查好要去的地方,建立一个方位感,知道我要东开,开到什么街道以后往北开,然后目的地在什么地方。这个一旦形成,就关掉手机,直接上车就开。这样经常会有绕路或者非常偶尔的迷路,但开了一两次以后,对于脑子里面的那个地图和现实的道路就会重合,从此就再也不需要导航了。我在硅谷从来是不用导航开车的,甚至某次从纽约沿着乡间小道开到波士顿,都是靠鸽子一样的人脑 GPS 导航过去。

相对坐标系统

和我这种用绝对的东西南北还有上帝视角来导航的方法不同,还有一类人是用相对坐标系统的,用兴趣点导航。女性用这种系统的比较多。她们一直用商店,拐角等地点来作为自己辨别位置的辅助工具。

她们可以清晰的说出来,她要去的那家店在麦当劳右边,而要去麦当劳,得先走到常去的那个花店,然后从花店往左拐就到麦当劳了。虽然从来没有给花店,麦当劳打上东南西北的标签,却也不影响日常生活。

其实飞机的导航就是这样的。飞机不是靠 GPS 导航的,东西南北不重要,重要的是先朝着一个无线电发射台飞,飞到了再向下一个台飞,几跳以后就到了目的地机场。

在商场里面,这种基于兴趣点的导航方式发挥了极大的作用。因为在商场里面建立俯视图一样的方位感难度特别大。偶尔的,只要让我在商场里面从一扇窗户看到外面,我就立刻可以建立东西南北,可惜这样的机会几乎没有,在地下层更是不可能,所以我一到商场就迷路,常常一个商场去了10次也没有有效的建立起来方位感,而没有了方位感,我就无法判断怎么到一家店去。而基于店铺的导航在这种情况下就发挥出了长处,甚至比在大街上更加管用。

所以,我是基于绝对坐标系导航的,所以可以预测以前从来没有去过的地方,地图是我的朋友。而还有些人是用兴趣点导航的,所以去过一次常常就记住了。我可以在一个陌生的城市迅速的到达一个没有去过的地方,却在商场里面迷路到崩溃。就是这两种导航体系的不同造成的。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