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My Cute Friends

最好的分账表格

这次和Jack (ppdai.com),小伟 (edushi.com),Jim (inezha.com)一行的深圳广州之行,身体疲劳,收获不少。本着AA制的原则,旅程结束了以后要分账。因为不同的项目不同的人付钱,而且有的是只有部分人需要摊销的,结束了还有复杂的三角债关系,这是件简单,但是很乱的事情。

这个时候,我想起了和Stanford一群MBA在Tahoe滑雪的时候,他们分享的一个小Excel工具,可以做这个事情。我把我收到的账单拿来一用,真的是惊讶得很。这东西简单(甚至简陋),但是真好用,在这里分享出来。

分分账1.2版本

感谢ZHILONG GU在2004做的这个表格,我简单汉化了一下。

如果以后大家一起出去,随便谁付钱都行,然后拿上发票,结束了,每个人在第一页报账,第二页确定谁需要承担每一笔费用,第三页就把谁应该收多少钱,谁付多少钱算清楚了。

好东西呀!强烈推荐。

有朋自杭州来

昨天DBANotes的冯大辉和Yupoo的刘平阳同学光临百姓网,同时还有张一宁,张二宁,霍炬,桑勇,以及很少露面的射手Player作者沈晟。我们和百姓网的所有技术人员做了一下午的技术交流。多谢大辉和平阳精彩演讲和各位的参与。


大辉的照相机。百姓网阿姨拍摄。

照片上,第一排:大雄,,波波,冯大辉,霍焗,张二宁,Ryun,赵赵,老王
第二排:射手,小排,晓良,刘平阳,张一宁,York,郭崴,桑勇,建硕


头发很有世博会英国管风范的霍焗。拍摄:冯大辉

平阳的盒子

在和平阳聊天的过程,非常惊讶于又拍那种Google风格的存储:自己买主板,自己拼硬盘,还自制风扇,然后居然把这些东西包装成一个个看起来还不错的服务器的样子,还能进到机房里面。不容易。又拍用到了大量的Open Source的东西,如果大家在使用这些技术的时候有任何的问题,我想可以从平阳那里得到很多经验。

大辉整理的15个常见错误

大辉的风趣是我在架构师中间少见的。他从后到前的15个错误分享,让我们常常会心的笑一笑,那些错误,哪些没有犯过呢?其实成长的过程就是犯过错误,并且知道这是错误的过程。我们在成长的过程中,总觉得以前的自己很傻。不过值得欣慰的是,比起2009年同一天的自己,不同就是我们知道那个时候很多想法的stupid之处,而那时候不知道。

友情链接

我一直没有友情链接的习惯,因为可以节省出来“交换链接”上消耗的时间,我一直说我不交换链接,这里没有友情链接。但总觉得有些很好的技术方面资源,需要向大家推荐,那些blogger也是我长时间希望见面却又从来没有见过的。这里我列出其中的一些。望有机会相见。从大家的blog上面得到一些关于现在在哪里的介绍(不见得准确,请更正)

我有幸见过面且非常熟悉的朋友

(此页不断更新中,会随着时间增加。)
还有很多朋友,原来是技术blog,现在已经彻底是商业的了,另外开文再列。

双重狂汗

晚上和Wendy以及一朋友吃饭。她聊到她最近的看房经历时说:

“连mvm)的房子都被我看到了。那天我去看看房。。。。。”

之后的情节我在mvm的一个月以前的blog《生活中总有一些事情让人狂汗(41)》已经看过了:

我家的房子在卖,下午有人来看房子。我不在,是苹果接待的。结果貌似看房子的人认识我。据苹果给我发的短信所述:“女的,不认识,对着你的照片大喊了一声你的名字”。
--来源:mvm《生活中总有一些事情让人狂汗(41)》May 18, 2009

这是不是叫做“双重狂汗”?

为好朋友的女儿征名

顾春华7月22日喜得千金。在此祝贺!祝贺!祝贺!第一时间就收到了他的短信:

各位好友,今天早上十点十八分,我的女儿来到了这个世界,体重六斤,小卷发,双眼皮,她向你们问好,母女平安!谢谢关心!

这不,又开始发愁想名字了。我2007年逸凡出生的时候,我天天在想名字的情景。

小顾同学托我在我的blog上面为他的心肝宝贝征集一个备选的名字,我非常高兴的答应了 – 这个事件好事情。

关于小小顾同学:

女孩
7月22日早上10点18分出生
巨蟹座
父亲姓顾
母亲姓舒

祝愿小家伙有一个好名字。

王建硕的朋友圈

2002年,我开始写博客,原因是因为有一个陌生人在MSN上面问我一些关于中国的问题。我以为他是记者,而他告诉我他是一个blogger。我说,并blogger是什么,他把他自己的blog地址给我看。从此,我知道什么是blog,并且知道了MovableType这个工具,并在几个月后在自己家里的机器上架起了MovableType,试着写了第一篇blog,关于如何在Windows机器上上面架设MovableType的经历,从此,我成了blogger。

最近,刘韧邀请我加入5GSNS.com,我发现是自己架设SNS是一个很好的主意,好朋友在一个网络上面更新动态,就像一个自己的facebook。

我试过很多的SNS网络,无论Facebook, MySpace, LinkedIn,还有众多的中国SNS,却始终没有办法找到适合我的。这种感觉,就像Blog到处搬家一样,对于真正认真的人来说,总是有种不安定的感觉。

想到这里,我忽然意识到一直困扰我的如何保存我最珍贵的资产 – 我和我的朋友的关系问题 – 或许有了一个完美的答案。

通过5GSNS,我发现UCenter Home的存在。感谢Discuz团队做的这个好东东,让个人的SNS已经开始成为大家的一种选择。我知道,我最好的办法,就是自己架设一个SNS服务器,就像我曾经架自己的blog一样。我并没有野心成为facebook,就像我的blog从来没有想法成为blogger.com一样。Blogger.com或者Facebook.com做的是平台的事情,我做的仅仅是软件使用者来满足自己的需求的事情。这本来就是两码事。

这就是我的自己的朋友圈的诞生(网址暂且保密)。

对于自己安装的这个SNS,我希望有几个准则:

1. 所有人用中文名真名。这个是当然的事情。
2. 我会非常有选择的添加我自己的朋友。我的一个目标,就是所有我添加的朋友,我一定会有一张和他的合影。一定。我希望,我和我的每一个朋友,也因此至少有一张合影。
3. 每天添加不多于一个朋友。我可以坚持六年每天写blog的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得益于很久以前我给自己定的一个准则,每天不可以写超过一篇blog,这样我在开始的两个月里面,总有写东西的冲动,所以脑子里的话题永远大于我写blog的天数,等到想写的话题都写完的时候,写blog已经和吃饭一样是戒不掉的习惯了。所以,我希望添加为我的朋友的,都是我严肃和认真的认为是自己宝贵的朋友的人,而不是直接把我的通讯录里面上万个人一下倒进去。
4. 我的朋友也可以使用我的这个服务器,就像我的一些朋友也在公用我的这个MovableType安装一样。不过,我建议我的朋友如果有技术能力和资金能力的话,还是尽早在自己的域名下用自己的软件架设自己SNS,因为以后你不会因为早期把blog建在别人的域名下而后悔。不过如果你愿意使用我的这个,欢迎。但是,希望你可以同样坚持我所坚持的上述三条。这不是强制,比如你可以加任何人,也可以每次添加多个,但是,不希望你添加任何你自己不熟悉的人为自己的朋友(为了你好),每天最多也不要多过三个。拜托。

好了。我的朋友们,欢迎来到王建硕的朋友圈。我为认识你而感到高兴!

注:下午和陈实聊天,他倒是提到这个主意,给了我很多启发,所以擦有了我的这个主意。

真实的爱情故事。。。

这篇比较八卦。我好像还没有八卦过。

晚上照例看一下blog订阅,发现mvm已经到纽约了。预感到,这个家伙也要开始飘泊了?(为什么说““呢?)

这一期的《申江服务导报》,看到一熟人,Swing。标题是:高级白领下班化身服务员(够俗的题目)。三个整版。昨天下午还无意间进了Boonna,在墙上看到Swing在柬埔寨的照片,却还不知道Swing真地在那里工作。Swing还依然是Kijiji的女主播,如果记者知道Swing除了白领,服务员,在网络广播上有多少粉丝,估计这个故事就更有趣了。

这让我重新温习了一遍mvm的名作:《突然来临的爱情》。还有一系列的故事。。。

Minji说,“让我考虑一下”。我说,我走了,我不敢面对你考虑的结果,我害怕再一次听到“我们还是做朋友吧”。于是我就走了,不再犹豫。在机场,我发了一条消息给Minji,我说我喜欢了你十年,好像做了一场梦,而今天梦醒了。接到Minji的电话,她说“卑鄙猪,我想你”。我泪流满面。但这太晚了。 “该来的来,该去的就让它过去,我不想,终日为爱憔悴”。

总之,MinjiSwing还有mvm,都有种忧愁和漂泊的气质。这可能是发现mvm出现在曼哈顿的第一感觉吧。

热烈祝贺黄雪斌,魏巍新婚大喜

晚上参加黄雪斌,魏巍的婚礼。真为他们高兴。从大一到现在也已经12年了,不易。说来他们两个真逗儿,一个是交大微软俱乐部的主席,另一个是复旦微软俱乐部的主席,他们两个的联姻,真有点传奇的味道,所以除了微软的老同事,金牌主持刘润作为婚礼的主持人,老华作为证婚人,连亚勤也发了贺词。婚礼上的新娘,新郎,是标准的金童玉女,幸福得好像在蜜罐里一样。

再次祝贺雪斌和魏巍!

拜会北京大牛归来

回到上海了,立刻想北京的朋友了。

这是我往次在北京行程较紧的一次。其间49个小时50分钟,见到了许多慕名已久但一直未得见的大牛,还有很多常年未见好友。以我的原则,任何blogger的名字都可以放心的提及(并加链接作为礼物),想必被提及者更会当作礼物,而不是隐私的侵犯,而对于没有blog的诸君,在没有明确确认之前,暂且不提。(此处省去四次会面记录)。此次概括记述此次行程,关于其间谈及的内容,多给我醍醐灌顶的感觉,又有了写出几篇心得的冲动。等我赶紧补了我严重的食品,睡眠不足,返回生命线以上,再详细单独撰文描述。

当blogger遇到blogger,第一次见面,却又熟识,尤其当看惯了王翌的那性格鲜明的胖胖的照片后。刚提及一事,便同时联想到另一事,这默契倒是酣畅淋漓。12点走出东方广场地下“不见不散茶餐厅”的时候,尤其是迎着朝霞到酒店班入住手续的时候,我已经非常肯定地说,我的想法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了。我特别欣赏王翌对这个中国互联网的草根用户的关注。“英雄常藏于草莽”,王翌就是关注草莽英雄的独一人!在现在的互联网评论圈中,有王翌是件幸事,他帮我们把视野从浪尖上跳动的小鱼,转向丰富而深邃的海底世界。作为探秘者,那里更有趣;作为渔夫,那里会有更多的收获。言而简之,和王翌以及他的神人朋友聊过后,让我形象的认识到,“会用浏览器的Back键的是高端用户,不知道浏览器工具栏左数第一个按钮是什么意思的,是普通用户”。这对于我是个颠覆性的互联网观的变化。

Keso不愧是牛人。直言不讳的说,我很喜欢keso的风格,乃一有艺术家的打扮,IT评论家的深度的动物保护主义者也。:-) Keso活得潇洒,看东西很准,工作,生活,爱好,朋友,结合得如此完美,真是难得。Keso所关心的,的确是互联网的高端,而且能孜孜不倦的把国际的视野带给大家,是做了很好的普及工作。就像唯一不变的是变化一样,唯一正确的是多样性。我会在所有场合维护Keso做现在做的事情:可能有太多的话题不在Keso的视野内,但只有有了个性鲜明的Keso告诉大家最新的东西,有个性鲜明的王翌关注真正的草根,还有更多的多样人的加入,我们看到的才是完整的图景。对了,能为了医治生病的小狗,开车冒倾盆大雨开车十几个小时从北京到上海,并当日返回的Keso,值得敬佩。

刘韧老大乃是江湖的老大。正如横戈在刘韧《有朋友自远方来》中的评论的:

其实印象中大学毕业的时候,开始看刘韧在计算机报的专栏——都是报道IT企业的长篇、看得痛快淋漓的那种文章。记得后来还送过一本《企业方法》给以前一位做IT的朋友...但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也混到这个“圈”里了,呵呵~~

我也有此感觉。当我看到刘老大风尘仆仆的感到阳光广场,我非常感动。生活就是这么有趣,从2002年办的那次微软社区聚会上一见,谁知下一次见面就是3年以后了。IT圈子里,一个明星照亮又一个明星,又启发了新的明星,直到成为浩瀚的银河。他推荐我在读《水浒》,我会照办。

第二天一早,在香格里拉高高的大堂里,见到了三联生活周刊的苗炜主编和鲁伊,尚进三位。谈及互联网的又一轮春天。当互联网遇到了真实的世界,当互联网变成和电话一样的沟通工具,而不仅仅是当作一个面具的时候,它的春天就真的来了。

其间免去了一顿午餐(由星巴克的三明治代替),和一夜的睡觉(以2个小时的小盹儿代替),倒也乐此不疲。回到上海,吃晚饭的时候,忽然想起,“咦?为什么很俄呢?”原来,今天的早饭忘记了,午饭也忘记吃了,竟在聊天时浑然不觉,直到晚饭的时候,才被我爱吃的西安哨子面的香味提醒。

注:在这个blog上面,倒是文章的质量更重要一些,望大家不用期待每日一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