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鲁克真的过时了吗?

前不久听到Paul Graham的一段演讲,其中提到的几句话把我笑疯了。我觉得他真的描述的太形象了。的确就是这样!他这样描述绝大多数的公司环境:

每个人都需要在工作时间出现在公司里面。后面的逻辑是,虽然公司没法保证每个人都在工作,但至少可以保证每个人不在玩儿。只要你不在玩儿,那你一定在工作,对吧?

在公司的环境里面,真正工作的时候,看起来特别象在偷懒,你在发呆,在踱步!而不创造任何东西的时候,看起来是在工作,比如作为一个非主角的参会者,你只需要窝在椅子里面,表现出专心的样子就好了。时间很容易就这样舒服的过去了。

因为到现在为止,还没有见过真正有什么好办法衡量脑力劳动者,比如作家,或者程序员。因为无法衡量,只能用平均的方法,好的程序员比差的可能好一百倍(准确地说,一个在创造巨大价值,一个在摧毁价值),但工资差别超过5倍就有人叫不公平了。根本是因为连开发者自己都无法衡量自己的价值。

这就让我想到我们现在的公司组织方式。我们的管理大多传承自德鲁克老人家。他是在工业革命之后为了管理生产线的工人开始考虑管理,并由此产生的现代管理学,但这种方式对于2012年后的互联网公司是否还是最佳的模式呢?

谁创造价值谁保留价值

现在的公司结构,包括创业公司,还是使用雇员和雇主的关系为主。是不是现在的投资商和创业者的关系是一种更先进的关系呢?这两天我一直在思考,对于公司里面任何一个工程师写的东西,如果这是一个独立的公司,他的估值将会是多少?我会觉得有的一钱不值,我不会花钱去买这个产品的。有的,可能我愿意花20万,甚至上百万去买。看看现在的移动互联网创业世界,大概也是这样的两级分化。好的作品,它的市场价值是远大于任何人能够拿到的工资的。

如果用一种Investor/Startup的模式去改造现有的公司,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场景呢?

Developer是创造价值的人。他们写的程序(我是指好的程序)在提高很多人的效率。他们创造的价值如果有好的方式显现,并且让他们可以保留创造的价值,一定会极大的促进每个人的价值创造活动。

但衡量太难了。所谓公司,就是很多人一起做一件事情,因为现在很少能一个人把从程序,到服务器,到财务到销售到市场,到客服的所有事情都完成。一旦很多人在一起工作,就很难分得开HR和Dev的工作到底占得比例是什么,所以只能平均。即使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他们的公司内还是相当的共产主义的,基本上是大锅饭。如果一个人比另外一个人多了5倍的工资,大家会喊不公平,但在收购的时候,付给被收购的公司几百万美金,大家觉得很正常。这就是因为被收购公司有市场价格,但内部的员工没有。

Open Source的方式或许可以一试

如何打破现在的公司机制?开源社区的方法或许可以一试。

第一,灵活的工作场所。家里有时其实是比公司更高效的工作场所,至少可以保证有一个可以关起门的房间。开源社区的工作很多是在家里完成的。

第二,结果导向。当一个开源社区的产品发布的时候,没有人在乎作者在哪里,每天是不是“看起来”工作努力。大家要的仅仅是优秀的软件,而且大家可以容易的判断这一点。

第三,署名!!!!我刚刚注意到这一点。为什么在出版领域,作者,记者,专栏作家,甚至blogger,微博,都是署名的,而只有程序员在大多数软件和互联网公司是不署名的?署名是很重要的权力,为什么号称先进的软件/互联网行业没有采纳呢?

第四,公众检验。开源社区的好处是,它让我们不封闭与自己的小环境里面,更好的判断。想想一下,如果当知道自己的代码即将署名的公开给整个世界,作为程序员会有什么心里变化?开源和署名让好的和坏的都一起暴露在公共世界,而这可能是合理的衡量程序的好坏和结果的最好的方法之一吧。

2012年9月6号,我们就会尝试这种方法,开始逐步把一些代码开源,小排Hax的项目将在那个时候开源发布,把我们的代码供大家随意浏览,无偿使用。我会把尝试的结果在晚些和大家分享。

P.S. 最近我受Paul Graham影响很大,很多的想法直接或者间接受Paul影响,好的想法归他,不靠谱的归我。

《德鲁克真的过时了吗?》有6个想法

  1. “这两天我一直在思考,对于公司里面任何一个工程师写的东西,如果这是一个独立的公司,他的估值将会是多少?我会觉得有的一钱不值,我不会花钱去买这个产品的。有的,可能我愿意花20万,甚至上百万去买。”

    没有前期对“一钱不值”的代码的投入,很难有后期“甚至上百万去买”的代码的产出啊。是否创业型公司要的都是现成的行业精英,初期都不需要自己培养人才的?那人才都是从其他公司跳过来的?

    想了想,还真是这样…

  2. 这种有点极端了,其实实际上,判断一个人的价值真不能这么看。想一下,一个好的程序员,可能也会“创造”垃圾,而且可能是坏一锅粥的垃圾,因为好的程序员能力大,他的破坏力也大,那么这时候,他的价值显然也受到他所创造的垃圾的影响。

    要全面吧,所以管理学上,对人的价值的判断,受很多因素的影响,包括诸如小团队的大锅饭,这是有一定道理的。

    但是这个观点,包括文中的观点,实际上都是把人物化了。把人对公司的价值物化,或许这是社会进化必须经历的吧。

  3. 不过 署名 真的是一个很重要的事情。

    署名应该在软件开发界强制推行。

    对程序员而言,他的生产价值由他的程序来判断,不署名,就让价值判断失去了根基。这对公司而言,是不可想象的。因此,必须在公司内部推动程序员署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