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游戏是议事规则的启蒙

上周,家人在洛阳团聚。我们兄弟三个,加上三个媳妇,三个家庭,就是六个大人和4个小孩子,还有父母,加在一起有12个人。很多年没有能在一起吃个团圆饭,照张全家福,都很开心,其乐融融。在晚上,我们就在一起开家庭会议。

虽说是家里人坐在一起聊天,可以非常自由的说到哪里算哪里。但这次又有些特殊:第一是人比较多(一直在8个成年人的规模);第二是家里又有很多“大事”需要大家好好商量一下,并且一定要得出一个初步的结论,而不仅仅是唠家常;第三是时间紧,只有两晚上的时间。而很多的事项,又是在过去几年讨论和很长时间而没有结论的,这个晚上的会议要想讨论出来一个结果倒是不容易了。

结果我来当主席,主持会议。我正好找到一个长得像法官手里拿的法锤一样的锤子(其实另外一头是一个痒痒勺),可以在一个瓶盖上面敲出脆脆的声音,很有感觉。正巧半年前简单的读了读《罗布特议事规则》,有一点点印象;不过最实用的,还是参照是“杀人游戏”的规则,开始主持。

这里把主持会议的规则在这里列一下,说不定别人也用得着。

主席

会议一定要有主席。主席是裁判,或者我更喜欢杀人游戏里的称谓:法官。法官的角色,似乎比主席更好一些:法官仅仅用来维持秩序而已。

规则

会议开始前,我敲锤宣布开始,并规定规则如下:
1. 任何时候只能一个人说话。
2. 举手示意法官要求发言。法官会把要求发言的顺序记下,当上一个结束发言后,按顺序叫名字(当晚我就“大哥”,“二嫂”这样的叫下去。。。呵呵)
3. 不允许打断别人发言。
4. 法官有权利提醒发言人节省时间,发言简短,或者中断已经表述清楚地发言。
5. 三次警告后需要主动离场关禁闭5分钟后才能回来继续讨论。

顺序

规则清楚了,开始一跳一跳的审议动议。

1. 法官说:“下一步有什么动议?如果没有动议,我将宣布休会”。
2. 如果有动议,则宣布此动议开始讨论。
3. 由提出者阐述动议(罗伯特议事规则中用词是“宣读动议”,“杀人游戏”中是“指认杀手”)。
4. 开始允许提问,以便所有人了解动议内容。
5. 法官问:“还有什么问题需要问动议提出人吗”。如果没有,进入讨论环节。
6. 讨论环节,每个人通过举手,并且经法官点名获得发言权。依次阐述观点。
7. 当确认所有观点都充分表述以后,法官收集所有观点,列出选项,开始投票。(杀人游戏中的观点就是“A是杀手”,或者“C是杀手”。)
8. 公布投票结果。有的动议在需要的时候,给处于弱势的观点重新表述一次的权利,并再次表决。
9. 法官敲锤,宣布此动议的最终讨论结果。一旦敲锤,不在当天重新讨论相似议题。
10. 进入下一个动议,或者再没有动议(或者之前确认的休会时间临近)的情况下宣布休会(我们第一天晚上在凌晨1点半休会,第二天晚上10点半就讨论完所有动议)。

结论

结论:杀人游戏其实是一套非常好的如何民主,有效,有秩序的开会启蒙游戏。如果不知道如何主持审议性质会议,学会了杀人游戏,也就差不多了。而且,杀人游戏的规则,和《罗伯特议事规则》居然是严丝合缝,只不过一个是通俗版,另外一个过于学术化,更加严谨而已。

比如“法官”的角色,比如发言的顺序,比如投票表决的过程等,都可以借用。“杀人游戏”招牌式的过场:“天黑了,请闭眼”,其实是一个动议到另外一个动议的转换,可以等同于惊堂木的一拍,给讨论画上段落符号,格成一节一节。

这种杀人游戏一般程序上的严谨,让二十人,三十人都可以在一起玩一个游戏一整天,而且每个人都有发言的机会,做出当时最好的集体决策。从这个意义上说,杀人游戏真的是对于中国年轻人现代会议规则的启蒙。

《杀人游戏是议事规则的启蒙》上的8个想法

  1. 这样说来的话
    小时候玩过那种”国王小偷法官布告花样官”的游戏
    大概算是权力制衡的启蒙了

  2. 我们也是兄弟三人,加上三个媳妇(括弧,含2个准媳妇),小孩一个,还有父母,目前共9人。

    建硕的这个主意不错,也很有创意,今年及后续的家庭会议就借鉴一二。先谢过。

    P.S. 标题“杀人游戏…”给读者的感觉有点那个了,如果换成温暖或温馨一些的标题,就更和谐了。

  3. 杀人游戏起源于上世纪70年代,有记载的1969甚至更早,麦克先生和他的同伴开始在美国佛蒙特玩一个叫“杀人”游戏。在1998年9月15日,杀人游戏被带到了普林斯顿大学,并从9月24日开始成为一项经常的活动。随后1999年杀人游戏在由硅谷归国的留学生第一次传到中国的上海的。2007年,三警三匪杀人游戏网站(3j3f.com)挂牌。

  4. 杀人游戏并非议事规则的启蒙,杀人游戏只是一个游戏而已,不能将其上升为更高的层次。
    在游戏中,很多规则都是与现实社会的规则格格不入的,例如,每个晚上都会死一个人、法官至高无上的权力、没有确凿证据而仅仅是有怀疑却可以将人推死等等,都与现代法制社会所确立的原则不能相容。
    中国社会长期处于封闭的状态,中国人所能认识到的科学和真理实在是太少了,而往往会把一些非科学的东西也误认为是科学。
    这个游戏的多数玩法只是一切习惯性行为的总和,并且已陷入纯粹理性的误区,如果说真正能起到对年轻人启蒙作用,不妨去读一读康德、哈耶克、伏尔泰等人的理论,远比杀人游戏更利于培养年轻人。然而遗憾的是,即便大学本科毕业的学生,也很少有人会去读,中国人根本就不愿学习更先进的东西,杀人游戏对中国人是没有帮助的。

  5. 我不同意ch的观点
    年轻人现在需要的是行动,如果只读那些理论是没有用的,在目前的中国没有这样一个环境去实践那些理论,所以我们需要从启蒙的行动(游戏)类中来形成、进入理性的领域,将来大家逐渐认识到理论的重要性了,自然又会重新火起来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