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过Keso“怪癖”游戏的火种

昨天早上看到Keso的留言,正在迷惑是不是真的Keso贴过来的,顺着链接过去,确认了,只好硬着头皮接过Keso“怪癖”游戏的火种,并把它传递出去。游戏规则:

开始游戏的人出一个题目,在自己的blog上写下答案,然后把题目丢给另外五个人,在文末附上这五个人的连结,并且到这些人的留言版上留下:“哈哈!你被贴了。”(哈哈是我自己加的)。这五个被tag到的人,在自己的blog注明(并附上连结)是从哪一个blogger那里传来的题目(这时候“引用”功能就很好用),然后写下答案,再去贴另外五个人。如此继续下去。

游戏的题目是:怪癖。写下五个自己的怪癖、奇怪的嗜好、异于常人的习惯。

刚想提及“不爱贴发票报销”什么的“坏习惯”,但一看题目,一定要是“怪癖”。癖:爱好。怪:不同于人的。所以,只要重新想过,说好了只说真话,所以。。。

  1. 喜欢洗杯子。从小到大,最得意的莫过于把玻璃杯用洗洁精洗得如试管一般,有雾状的细小水珠在上面。
  2. 着迷于飞机起飞时窗外的景致。虽然虹桥机场周边的鸟瞰图几乎都画得出来了,每次坐飞机还是固执的一定要靠窗的座位,而且在飞机起飞的时候睁大眼睛向外张望,头死死的顶在窗户上的那种。
  3. 爱在城市里走路。爱走路,爱走长路,爱极为变态的走超长的路。喜欢徒步穿越城市。最早在洛阳,后来在上海,就用一夜从共青森林公园走回徐家汇,或者步行访问所有上海的星巴克,并如此在北京做过一次,从长安街一头走到另外一头。。。只要有时间,穿合适的鞋,地方足够有趣,就上路,走。。。
  4. 吃速冻饺子。这条是Wendy提及的,她说从来没有见过我这么爱吃速冻饺子的,其实,只是不想做饭而已。
  5. 长时间睡觉。爱睡觉的人多,这么爱睡觉的不太多。如果没有人打搅,周末自然睡醒必然是下午两点,而且八成是被饿醒的。我相信这个遗传有关,我哥哥曾经在多伦多的睡眠研究所义务睡觉,配合科学家们研究他为什么这么爱睡,估计我去,也会说到同样的欢迎。

这题目真不容易。既然写了,总的好好想想,别不痛不痒的让Keso和看官们失望。接下来嘛。。。哈哈。该我恶作剧了。点名:

  1. Wendy。首当其冲,要说我对Wendy已经非常了解了,不过还是很想知道她自己列出来的是哪五条。
  2. 郑子颖。如此小资细腻的mvm有什么怪僻?如果我说,估计不下十五条。。。
  3. 刘润。我敬仰的刘老师,我相信所有的怪癖,经刘老师自己说出来,必然是无比高大的形象了。
  4. 王微。这个年长我四岁的大土豆。
  5. 老冒。忽然发现他已经写好了,不过还是要点名。

上面三个都是微软的,这两个都是blog圈里的。

注:最近太忙,不能经常更新。本来,我订的更新频度就是每几天更新。。。
注二:任何好的想法,只有付诸实施,才有意义,比如:跨公司的技术交流。上周五,客齐集团队请到了VeryCD的两位站长来客齐集做客,讲述从个人站到现在日访问量将近六百万的故事。记住两条VeryCD成功的因素:用户贡献内容,网站+客户端。很有收获的讲座。这周五的讲座也筹备好了。

《接过Keso“怪癖”游戏的火种》上的24个想法

  1. 错别字明确地说我的缺点,总是被无情的揪出来。主要是写blog的时间总在最累的时候,不是1点也是11点的,实在是以当时的状态加上自己语文的水平,看也看不出来的。努力改进中。。。

  2. 3、爱在城市里走路
    mmmmm,我也喜欢,一次,徐汇-〉淮海路-〉西康路-〉ECNU。老北京我是一定要去走走的,大莫过于Beijing么,所以。。。。。。谋划中。。。。。。

  3. 通过王先生的文章知道了verycd,但真正指引我去的是王先生的感触“记住两条VeryCD成功的因素:用户贡献内容,网站+客户端”。
    又一个WEB2.0应用的成功案例。
    某种意义上讲,客齐集与verycd在客户互动方面有相似之处。
    前几天看到一篇文章,关于“望京A4社区论坛。。。”,一种互联网时代的邻里沟通方式,感触颇深。
    更坚信客齐集未来的坦途和无量空间。

  4. 有关望京A4校区论坛的报道:
    望京A4小区论坛曾经连续两年占据新浪业主论坛“人气最旺排行榜”榜首的位置。这里网上网下体现着融洽的邻里关系,其具备的凝聚力对物业和开发商能够施加足够的影响,这都让周围的社区羡慕不已。现在,望京A4小区的业主委员会已经在筹备当中,而在北京,社区能真正拥有业主委员会的比率绝对不会超过3%-5%。。。世纪九十年代以后,北京的居民开始大量从原有的四合院迁移到高楼林立的新型住宅小区中。由于生活方式、居住环境的变化,社会的社区组成结构以及人们交往的行为模式都发生了改变,邻里变得越来越陌生。恰恰是互联网的兴起,让更多的人以一种更新的方式重新聚合在一起。人们不再是因为低头不见抬头见而熟识,反而是通过先上网发贴而认识,很多关系不错的邻居可能还没有见过面;由于人们生活的紧张和对隐私的重视,也不再像过去那样通过串门聊天来加深彼此的了解,而是通过各种各样的聚会来联络情感。。。望京A4小区中的很多人都有这种感觉,当问到a4好邻居“你觉得住望京A4小区体会最深的是什么?”他非常有感触地说:“真是远亲不如近邻!现在真能深刻体会这句老话的含义。”一段时间以前,一位叫“猫眼儿”的邻居因为车祸住院了。当天这件事就在论坛传开,那天深夜,前前后后居然有上百位邻居去医院探望猫眼儿,医院的医生和护士都被“吓”住了。后来小区里的邻居更是各尽所能照顾猫眼儿和他的家人。这样的事情在A4小区数不胜数,也是现在很多新型小区的一个代表。。。于是互联网的另一种特性开始逐渐表现出来,与互联网全球化的本质相反,网络中“村落”概念开始显现。在这个“村落”中,人们真实的地理区域一般也都非常接近,并通过网络把志趣相投的人聚集在一起。在这个空间中,人们以真实的身份在网络中交流,人们可以求租适合自己的房子,可以寻求上班搭便车,可以相互交换东西,一起打球、出游、聚会……人们通过网络开始真正认识并熟悉了自己的邻居,在高楼林立的水泥墙之间寻找到友情,这甚至已经被称为网络中的“四合院文化”。住在北京望京新城A4区的“任我行”,一次生病在家孤独郁闷时去社区网站上发了一篇帖子,十分钟后,“任我行”家的门铃就响了,原来是他的邻居送来了一碗热气腾腾的西红柿鸡蛋面。。。。

  5. 东拉西扯:超女杀死摇滚巨星

    这个娱乐事件的主体,不是站在台上的那些超女,不是操作该活动的主办方,也不是活动赞助商蒙牛,而是观众,是那些抢手机、拉选票的fans,是每一个释放自己的激情参与到活动中的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