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帕米尔高原的国境线上是怎样一种体验?

我对地理并非那么感兴趣,但一旦接近或者跨越国境,我就忽然提起了兴趣。

这事情的道理,就如即使无数的分分秒秒都平淡的过去,而在新年倒计时结束,新年刚刚来临的那个交界线上,异常兴奋。

喀什,就是正好在国境线上的那个区域,而且不是和一个国家,而是和四个国家交界的区域。

帕米尔高原

喀什市区海拔只有1200米左右,并不算高,但是,从小小的市区出发,上G314 国道 ,先向西走一点点,然后转向南方,随着两侧如高高的城墙一样的山脉夹着的宽阔的峡谷前进,山越来越高耸,而国道边的几百米宽的河谷稍稍的逐渐窄。

随着道路的延续,眼见着从对面的中岔开一个一个壮丽而干涸的巨大河床,蜿蜒的并入随着国道蜿蜒的盖孜河谷。

在我看起来,河谷好像帕米尔高原上的地道,是通行的唯一道路。目测这些宽阔平坦的河谷,一辆越野车就可以畅通无阻。最重要的河谷,守住了,也就扼住了这里的交通的咽喉。

可以想见如果有一场大雨的话,落在这方圆几百里的雨滴,都会汇集成一条条小溪,再汇集到一个个山谷的河床上,从而统统汇集到国道边上的这个主干道,一路向喀什奔去,河岸两边水位会一直涨到公路的旁边,估计那将是非常壮观的景象。  

不断的深入河谷,海拔不断升高,两边的群山也从土土的山,变成了巍峨的山,最后变成让人惊讶到窒息的令人恐惧的雪山。

人站在雪山面前,总会觉得自己渺小,尤其是那种连绵不绝的大多数是7000米以上雪山的时候,嘴巴会不自知的张开,心里惊呼一声“哇”,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头脑有片刻的空白。

看着喀喇昆仑山,说实话,是有一些害怕的,一种渺小感油然而生。但这种渺小感并不会令人不快,而会产生奇特的效果,因为自己的渺小,自己的烦恼和得失,也自然的消减不少。

G314

G314国道的路况出奇的好,虽然还是国道,只是双向两车道,但是建设的标准基本上就跟高速很像,属于高等级公路。

它一边连着乌鲁木齐,一边连着红其拉普山口,之后就进入巴基斯坦的境内了。一路上看到路标是1600公里的样子,那就是去乌鲁木齐的距离。

同时,从喀什以南,直到巴基斯坦的600公里,有另外一个过瘾的名字,叫做喀喇昆仑公路,也叫中巴友谊公路,是世界上修建难度最大的公路。相比帕米尔高原上的喀喇昆仑山脉,中部东部的山,似乎都是盆景。

湖水和国境

在群山中,湖水,是点睛之笔。白沙湖,喀拉库里湖,恰到好处的点缀在其中。

旅途中的人,需要一些变化。在海里,需要看到小岛,甚至哪怕是一个灯塔,让自己的视野增加一丝丝变化;在沙漠里,需要看到绿洲;而在山里,就需要看到湖。否则,山太多了,太大了,会审美疲劳

在看到喀喇喀里湖惊艳的美景时,我脑子里更加兴奋的,是在这里,我和那些印象里遥远的国度发生了关系。

翻过眼前延绵的土红色的群山,就是塔吉克斯坦,而往前十几公里的路口右转,再走十几分钟,那里就是阿富汗,而沿着公路一直下去要不了几十公里,就是巴基斯坦。在新疆这个动辄几百公里的,这里几乎就是站在边境线上。

虽然因为疫情的原因现在已经不能靠近巴基斯坦的国门,和阿富汗的边境因为连年的战乱,也从来没有开放过,但脑子里构想的那个地球仪上的那个几个国家交界的那个点上站着的那个小人儿,就是我。  

我以前并没有那么关心巴基斯坦。但是到了喀什,我才意识到,如果有了中巴经济走廊,有了中巴铁路,把喀什和波斯湾内的瓜达尔港连在一起,中国一下就有了一个新的出海口,而喀什,几乎就是一个西部的港口,全球60%,中国80%的石油都是从马六甲海峡运输,如果真的通车了,喀什的位置,就好似一个新的新加坡。

这个图景太颠覆以前的认知,需要一些时间适应。所以,就在我们在喀什的时候,巴基斯坦的达苏水电站的针对中国人的公布袭击,站在喀什的土地上,更加关注,也更容易理解背后的政治敏感度。

打破偏见和无知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旅行。当我去过喀什,即使回来已经几周,新闻里面,只要看到阿富汗,巴基斯坦的新闻就额外关注,因为一次短暂的造访,让自己和那里,拉了一根线,从此有了联系。

喀什!喀什!喀什!

是的!前几天我去喀什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