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理性假设是一条的分界线

在解决问题的时候,我喜欢拉着大家做一个假设:“如果我们假设,我们面临的现状是100%合理的,正确的,你会怎么办?”

一旦我们把我们当下无法控制的事情假定为合理,我大概的估计可以减少30%的无用的理性思考,和50%的负面情绪。比如:

  1. 看到不合理的需求:假设这个需求是100%合理的,正确的,你会怎么准备技术架构和实施?

  2. 堵车了:假设我们还要堵车30分钟,没有改变的可能性,你可以做些什么?

  3. 对待社会问题:假设所有你看到的社会现象都是不变的,在这个前提下,你可以做些什么?

  4. 人际关系:假设这个让你头疼的人做的所有的事情都是合理的,而且这一辈子都会这样而且你们分不开,你可以做些什么?

做了这个假设,我们会发现自己可以做的事情还挺多的。这个假设不是自欺欺人,因为我们腾出手来还要再推翻这个假设,在此基础上我们如何改变,只不过把一件事情分成两截分别解决而已。

分层是一种习惯

我很佩服意大利的建筑师。他们可以在完全不改变佛罗伦萨大教堂的骨架的情况下把内外的大理石都清洗或更换了一遍,然后在不改变外观和内饰的情况下把骨架换成了不锈钢。我们现在看到的很多教堂已经不是几百年前那个教堂了。把可变因素分层,固定一层改另外一层是工程师常用的分解问题的习惯。很难想象工程师把外观,内饰,骨架等一股脑的同时更换,工程的复杂度将会变成多大。合理性假设就是把问题分层,固定一些变量,集中精力解决一层的问题,然后再掉转枪头解决另外一层。

两个层次

合理性假设之下和之外,是两个层次。

合理性假设之下,是自己可以控制的部分(比如如何写代码),需要使用向内的力量,确定性高,不太需要外部的资源。常常可以专注势如破竹的解决一大片问题。

合理性假设之外,需要使用向外的力量。这部分常常比较生疏,挑战大,成功几率小,但对整体的影响更大。需要通过提高自己的影响力去改变的,需要专注很多力量做细小改动。

合理性假设不是逃避,而是把需要两种不同方向的精神力量的问题分在两层,在不同的时间,用不同的方法解决。把这两种性质完全不同,需要能力不同,需要资源不同,成功可能性不同的问题混在一起解决,就是一团乱麻。

做什么和怎么做

把自己可以控制的先做到最好是解决“怎么做”的问题,而“做什么”常常是另外一个层次的问题。很显然做正确的事情比正确的做事情更加重要。但我们常常忽略的事实是,这两种重要对于最终的成功缺一不可。切不可因为战略重要而忽视了执行能力,反过来也一样。

我在浦东的一个咖啡厅门口看到如下一个讽刺意味的海报:

喝咖啡(可以让人)更快,更有能量的做愚蠢的事情

会心的笑过以后,我想借用这幅海报来描述我们面临的问题:我们既要保证自己有足够的能力做任何的事情(无论是正确的还是愚蠢的),又要保证我们决策做正确的事情。而“合理性假设”是划分这两部分工作的一条线。这幅画的正面解读是:若是没有咖啡,又怎能保证当我们选择做正确的事情的时候,我们的身体能够“更快,更有能量”的做出来呢?

合理性假设这条线也划出两个步骤。就像人的两条腿,先迈左腿,再迈右腿,同一时间里,迈且只迈一条腿,不断交替。这种走法一定比两条腿一起蹦,或者一直迈一条腿,要走得快,走得长远。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