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有坏人吗?

最近在观察小区里的事情,发现大家最喜欢说谁谁谁是坏人。而我一直听起来觉得很不得要领。世界上真的有那么多坏人吗?

坏人这个概念,是人类发明的众多不准确,不清晰的概念之典型。大家对于这个概念的迷惑,正来源于这个概念本身定义的诸多矛盾的地方。

为什么大家觉得坏人这么多呢?

我们严格的用数学来证明一下。其实世界上不存在坏人这个概念,只有坏事这个概念。即便是坏事,还分很多的角度来看是对于谁来说是坏事,不过这个先不展开,假设真的有坏事的概念。那么,我们定义做了坏事的人叫做坏人。

一个人被另一个人发现做了一件坏事,这个人在另外一个人眼里就从好人变成了坏人。如果用Python的函数来描述,就是

isBad = any ( deeds )

Deeds是一个数组,存储了这个人被你看到的所有的事情。好事是false,坏事是true,如果这里面这个数组里面有任何一个是坏事,结果就是坏人。

isGood = all ( deeds )

好人的定义是需要全是好事,才可以暂时叫做好人,直到被看到第一件坏事为止。

这个定义虽然极端,但据我观察,凡是跟我描述一个坏人有多坏的时候都会对他做过的一件或几件坏事记忆犹新,然后因为这个事,证明这个人是坏人,说明大家潜意识大多按这个来思考的。

好人做了好事,说明这个人是个好人,坏人做了坏事这个人还是坏人,好人(没被自己看到做坏事的人)做了坏事,他就变成了坏人,坏人做了好事,说明还是个有点良心的坏人。

每个人的历史记录

每个人在另外一个人的印象中,甜蜜的美好的感动的所谓好事就如同柔软的布拂过玻璃般会让玻璃越来越亮;而痛苦的愤怒的不可理喻的事情就如玻璃刀划过一样,留下深刻的痕迹。

如果看到一个玻璃上伤痕累累,或许不说明这个人足够坏,也有可能是你和他/她相处得足够长,以至于岁月的痕迹以坏事的记忆留存了下来。所以我看到一个人对于另外一个人深深的仇恨大多出现在多年的夫妻之间,十几年的合作伙伴之间,却很少出现在萍水相逢的不相关的人之间。刘韧说过,“ 合作越久,记忆中,对方错误失误笨蛋荒唐事情就越多,先用时间除一下,看一下频率。” 深以为然。

坏事的记忆

最后我们来看坏事本身。我们世界是这么的公平,从来都是因果循环。

因为 A 做了 A1 这件事,

B 作为对 A1 的回应做了 B1,

A 作为对 B1 的回应做了 A2,

B 继续回应 A2 做了 B2 。。。。

妻子跟闺蜜抱怨老公,他居然一晚上不理我,然后还打我,最后还离家出走,直到现在一周都没有回来。

而她没跟闺蜜讲,甚至自己已经从记忆中抹去的是,老公不理她是因为她骂了人家一整晚,打他的原因是她先打了她老公,离家出走的原因是因为她哭着喊着把他推出去,一周没回来的原因是因为她打电话回来又被骂了回去。。。如果按照这个逻辑来看,妻子有错。

先别太早下结论。如果我们把时间线的因果关系再错位一下,妻子骂老公的原因是因为老公撒谎,她打老公的原因是因为老公先推了她,她喊着把老公推出的原因是老公威胁要打死她,而打电话回来的被骂回去的原因是因为他没有任何和好的意图。。。。这倒是是谁的错?

不断升级的循环

随着细节的一点点的增加,我们发现,没有一个人做的任何一个伤害另外一个是毫无理由的。但是因为心理学上的两个原因会不断的升级:

1)所有的人都对痛苦的感知远远大过相同的幸福。丢了200块钱的痛苦远大于得到200块钱。所以每个人在自以为相同等级的反击总会不自然的增大,而另一个人的感知会继续增大痛苦,结果以更大的程度惩罚对方。所以往返次数越多,升级越激烈。大国之间的相互报复常常从小事情升级成大型战争。

2)所有人都对自己对对方做了什么不记得,或者觉得微不足道,却对对方对自己做了什么刻骨铭心。当因为双方循环加码而造成的最终骇人的结果,大家都会不自觉的把自己做的事情忽略掉。如果不提自己做了什么,把任何人做的事情单独的拿出来,那都是斑斑劣迹。

所以,任何人都会做自己看起来的坏事,只要做了坏事就是坏人,越亲密的人就越有可能成为最坏的人。几个循环下来,自己的周围就充满了坏人。

但我们或许忘了,只有那些我们心里的坏人,才有可能是和我互动最多的人, 当两个人针锋相对时候,常常忘记他们两个在这个时空相遇,又在这个层面上的争论,正好说明了他们的相似性远远大于他们的和其他人的相似性。

所以,我没有看到坏人,只是看到人性一次一次的重演。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