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在船上才知道的冷知识

几年前在学帆船的时候发现了几个冷知识,很有趣,分享一下。

第一个是海里。既然已经有公里,英里,为啥还要有海里这么个计量单位?仅仅是因为历史原因不愿意改了吗?并不是。海里在导航上有天生的优势。

海里的定义是根据地球来定的。人们把地球的经度线上每一度的1/60,也就是一分,定为一海里。如果把地球当作一个西瓜,一切两半,那个刀口的边缘就是360度的一个圆。这个圆的每一度(Degree)的 1/60 是一分 (Minute),这一分在地球上的距离,就被定义为一海里。

在海上,一片茫茫,啥都啥都看不到。唯一能够导航的就是星星。各种导航最终都是一个角度问题,而角度直接就可以换算成海里。同时,时间在航海的维度也是一个角度问题,海里把时间,距离,星空等等方便的统一在了一起。

顺便了解了一下古代航海家是怎么导航的。

得知自己的纬度其实很容易。只要看一下北极星在哪里就可以。北极星在地面上的角度就是自己的纬度。如果你发现北极星在正头顶,你就是在北极无疑了。我在上海,那么北极星一定在地平面以上 31 度左右,亘古不变。

难的是经度。怎么知道自己的经度呢?太阳,星空,所有的东西每天都在变化一个周期,了解自己的经度在历史上都是难题。

后来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借助时钟。在18世纪的时候,总算有了精确的表,这样大家就可以在出发前把表校准到格林威治时间。然后只需要观察当天太阳最高的时候自己手表的格林威治时间,通过这个时间就知道自己的经度了。也就是每往西经度的1度(也就是60海里),时间就会差15分钟。一个小时就是4度。

比如,如果当地正午的时候是格林威治时间的下午3点,你就知道自己在西经 12 度 (4 * 3)。

这也就是为什么那么多经典的瑞士手表都有航海款的原因,因为时间,就是位置。准确的时间就是航海时代的生命。

船的速度单位是节(Knot),一节等于 1海里/小时。叫节的原因还真的是因为绳结。在海上,水手有没有什么参照物,船上也没有速度表,水手只好把一块系着打好均匀的节的绳子的大木头扔到水里面去,然后数数记时间。过了一定的时间以后,看放下去的绳子上总共有多少个绳结,就知道自己的速度是多少节了。

有了海里还有节做单位,海上航行就很容易。

比如我现在在东经 120 度,我要到东经 125 度, 那就是5度的差异,换算到海里就是 300 海里 (60 * 5)。如果我现在船速是 15 节,需要 12 小时(300 / 12)。多容易!如果用公里的话,从经度换算到纬度虽然不困难,但很麻烦。

用海里,地球的周长就是 360 * 60 海里 = 21600 海里

说到这里不得不提另外一个冷知识,地球的周长用公里来衡量是40,000公里 (最小 39,940 公里,最大 40075 公里),这个数字不是巧合,因为最早的一公里是定位为北极到赤道的距离的万分之一为一公里。现代科技怎么都离不开我们在的这个球。

除了用海里,还有几个有趣的观察,比如东西方的差异。我发现在船上有个术语,叫 Shipshape。教练总会要求大家保持 shipshape,就是把所有的东西放到该放的地方,保持整洁。这个词如果在中文里面找到对应的话应该是“井井有条”。一个井田制的农耕文明对于整齐的定义和一个大航海时代的海洋文明在用词上面就很不一样。

另外一个观察,就是船上很少用左右,比如不叫左舷,右舷,而有专门的名字,面向船头的时候左边一侧叫做 Port,另外一侧叫做 Starboard。

这个用意是很明显的,因为在船上,尤其是紧急的情况,左右很容易搞混,因为会随着观察者的方向变化,而 Port, Starboard 永远不变。Port 用红色灯,Starboard侧用绿色灯,远远的就可以知道远处的船的航行方向。

说到这里又牵出来更多的一个冷知识,就是飞机在机场为什么都是从左侧上下客的。飞机两边都有门,但右边的门很少使用。这个也跟大航海时代有关。早期的船是拿船桨当舵在船尾控制方向的,而大多数船员都是惯用右手,所以右边就叫  steer board,现在叫做starboard了。而如果舵在右边,船从左边靠岸容易很多,而左边就叫做Port,上下货物用的一边。而飞机也沿用了这个传统,从port边上下飞机。

船上能够学的东西很多,但最有趣的就是了解一个航海文明的很多的思维方式。一艘船就像一片土地一样的在西方的文化的深处。

而我,脑子里面总是喜欢装满这些有趣却无用的知识。把这些知识吃进脑子里里面再传播出去让我觉得很快乐。有的人呢,就是这样,属于天生的喜好,被根植在基因里面的吧。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