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艘没有人有浆的船

付费是我们众多代码泥潭的一个。5个工程师耗时半年,2万2千行代码,却bug不断,每天都有用户付了钱没置顶,对账对不清,退费消耗整个公司大量的精力,而我们的付费工程师还在抱怨业务过于复杂,对于新增的业务需求,没有人有信心完成。

昨天晚上,我召集所有工程师看我从一个空白页开始一个字一个字的敲代码。把我们大多数现在的业务需求(置顶,竞价,权责发生制记帐,退款等),以及现在还根本没有希望近期支持的业务需求(真钱假钱,刷新竞价等)实现了一遍。代码总共192行,耗时1个小时。

一个192行代码解决的问题,我们花了这么多工程师这么长时间还没有解决!!!这,就是我们的代码质量!这,就是我们的技术?这,就是一家号称技术公司做的事情?!我真想用最脏的话来骂这些该死的代码!

昨晚,我们安静的看着一行一行代码产生的一个小时,其实是我们集体默哀的一个小时。这是对于我们浪费掉的时间,我们浪费掉的机会,我们给所有其他部门带来的痛,以及我们失去的这家技术公司的灵魂,默哀。。。。。

一艘没有人有浆的船

在过去的7年里面,我从来没有觉得公司象今天这样危险,这个公司从来没有象今天这么差,差到真正优秀的,有血性的人,在考虑离开。

大家对于方向迷茫的抱怨由来已久,对于部门之间协作的抱怨也从来没有停止,但我明确的告诉大家,我们现在最大的问题,不是船划向何方的问题,不是如何配合的问题,而是在这条船上的所有人手中,没有一个人拿着浆!

现在的百姓网业务部门的人,只要没法动代码,就几乎什么也做不了。这是互联网公司的特质。

但大家可能不知道的是一个事实是,我们现在的工程师,也根本动不了代码。一个功能工程师不是不给你做,是做不出来。

面对代码的泥潭,没有人敢跳出来整理,只好随之沉下去。我没有说错。我再说一遍,在这个公司里面,工程师现在也没有办法改动我们的代码了。如果一个192行代码可以完成的功能,已经用了2万2千行了,在上面再加上2万2千行,局面只会越来越不可收拾。

现在的核心问题是,在这艘船上,无论业务还是Dev都苦恼得要死,都喊破了嗓子,对于方向达成或者不达成任何一致,我们依然没有看到我们的船向任何一个方向有进展。为什么?因为这艘船上,没有一个人手里面有浆!这就是我们最大的问题!

重建一个有Hacker精神的团队

大家看到我从3周前开始阶段性的闭关,看我们的代码,也写了些代码。用一种对自己很残忍的方式把付费的代码敲给大家看, 昨晚也已经是第四次了。我这样做就是为了消除业务人员对代码的恐惧,让工程师看到,除了2万行,还有一个192行的解决方案。我需要让大家的注意力放到,我们可以做什么上面,而不是不能做什么上面。

我需要立刻开始抽人重新构建我们的百姓网基础代码。我需要立刻开始以最高的标准来搭建我们的技术架构,我需要我们的技术能够第一个稳稳的拿起第一把浆,并且逐步把浆交到每一个业务部门的手中。我需要这条船开始启动,哪怕开始是慢的,我们必须起航。

我们的PM们原来多是优秀的Developer,甚至比现在很多Dev的代码写得更漂亮。我们公司有非常多可能的Dev,非常多业务部门的人本来就是工科毕业。花花和丰胸都看得懂代码的大概意思。我们的程序员很多有着非常深邃的对世界的认知,有着创造性的想法,如果愿意并有机会,他们可能比业务更了解用户,了解生意。我们是一家没有边界的Hacker组成的公司,我们会有更多人投入基础的代码工作,我们会让业务部门更直接和我们的Dev工作,让Dev和大家一起动脑子,一起搭建一个伟大的系统。我不信我们真的只能组成瘸子和瞎子互相搀扶才能前行的团队。

一个时代的结束的开始

晓良把我们的付费代码打印出来,贴在了会议室里,让大家永远记住在百姓网的历史上,有这样一段耻辱的时刻。我们知耻而后勇,我们一定能重新站到最棒的技术公司的前沿。我发誓!

昨晚,我说,“今晚不会是一个时代的结束。我们需要一起努力结束它。但今晚一定是一个时代的、结束的、开始。”

这的确会是百姓网的一个糟糕的时代的结束的开始!放心,我们在一起!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