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的邀约》摄影展闭展辞

经过两个月的空想,4天的筹备,两天的布展,30天的展览,我,Claire庆胜《旅行的邀约》个人摄影展于昨天闭幕了。比起开幕时的仓促,闭幕不见得好太多。因为,在4月1日到30日的一个月期间,大家在上海的日子少,离开得多。Claire已经有重新投入她喜欢的香港和泰国了,庆胜几乎一直在北京出差,而我在闭展的当日,已经在泸沽湖畔(EN)了。真有种发了邀约,自己却溜掉的感觉。

关于影展

这是我第一次办个人摄影展,能办成这样,已经是大大的出乎我的预料了。Claire在她的blog里面是这样的描述摄影展的开端的:

还是今年二月在仙炙轩的那次下午茶,Jianshuo无意间聊起摄影展的想法,引起了众人热烈的讨论。刚从越南,老挝,泰国等地独自旅行归来的我,早已忘却了旅途的疲惫,又被这个新奇的idea所吸引,跃跃欲试了。Jianshuo在美国旅行,路过一个非常fancy的展览,其中的绘画作品令他喜欢备至。这时从一旁走来一个粗糙黑胖的女人,热情地介绍说,这些都是我家男人平日里画的,我们都是工人。是的,艺术并不是那么遥远的事,只是看你怎么去看待它。上海,这座东海之滨,浦江之畔的繁华都市,迅速崛起的除了五光十色的浮躁,我们是否也应期待更多生活在这座城市里的人,去执起画笔,去端起相机,去抚摸音乐,去创作话剧。

Claire的说法基本正确,但是,我在摄影展的入门处写的一段简介,可能更加代表我的想法:

THIS IS NOT A PHOTOGRAPHY EXHIBITION. It is the behavior exhibition of three bloggers: Jianshuo Wang (http://home.wangjianshuo.com), Claire (http://home.wangjianshuo.com/claire), and Edward Wang (http://www.nikonfans.org). Just as blogging inspires normal people to express themselves (although they are not writer or journalist), this personal photography exhibition inspires everyone to do something crazy, something they typically think only those professionals can do. We call it GRASSROOT ART IN SHANGHAI.

关于为什么要办这个摄影展,我最主要是出于几个想法。

记住些什么

我经常问我的朋友:在2004年,你还记得你做了哪几年事情?在2003年呢?那么2002年呢?答案常常需要n长时间,并且,很少有人能够列出超过五条。这让人觉得尴尬。

2004年,整整的365天呀。我们每天都很忙,忙得没有时间去想一想,自己要的究竟是什么。我们在忙什么呢?

几乎每一次,在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大家才发现,能给人留下记忆的东西,并不是我们每天都在追逐的东西;让我们忘得最快的,反而是我们说很忙时所用来推托的那些事情。

我在2004年,有印象的就几件事情:我徒步访问了所有上海的星巴克(EN);我骑车去了太湖 (EN),以及(几乎)到达了东经119度,北纬30度 (EN) 的那个整数的经纬度点。其他的,常规的事情,记得不是那么清楚了。。。

关于2005年,在年初的时候,我就设想,今年我要记住的三件事情:办一个基金会,办一个个人画展,和在青岛办一个高中同学毕业十周年聚会。这前两件都已经完成了,让我很有成就感。画展,就是我在2005年的一个标记,让我在今后的十年中,记得些东西。庆胜说:我参加摄影展的目的,就是在展室里拍张照片,以后给自己的孙子看,告诉他他的爷爷在30岁之前就办过摄影展。我大笑不止,因为,骨子里,我也有这种想法。

不自我设限

我学理工科,一直在搞软件,虽然拍过很多照片,却从来没有过超过专业级的相机,更不觉得自己的摄影技术如何。所以,关于办摄影展的想法,从来就没有过。直到那次在美国见到的一个画展启发我,让我开始想:我为什么不可以办个什么展?其实,从来没有人很人规定我不能去做,那就去做吧。于是,我们就在苏州河边的艺术区里,租了半个厂房,把照片冲成A4大小,到宜家买了像框,陈列出50幅大些的照片,并在一堵墙上贴了170张小点的照片,摄影展就这样开张了。

其实,我想表达的是,当我们不做某件事情的时候,是不是自己给自己设置了限制,却以为是环境所致。去做,永远比去想要来的难些,但是更有意义些。我常开玩笑说:其实,只要有很多人听说几个非常业余的人也办了个摄影展这个消息,并且引发一些“他们能干这个,我为什么不能干哪个”一类的思考,摄影展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我到宁可大家都知道这个展览,而不真的来看。:-) 因为展览本身最独特的部分,就是这种“我为什么不能。。。”这句话。

bullfinch的评论倒是我所期待的:

关于这次摄影展,我觉得确实如海报上所写的那样“这不是一个摄影展”,因为虽说照片的质量的确不错,但是要说水平如何如何高,那可能还是属于恭维话。。。

摄影展本身还是受到了不小的关注,在blogging世界里,据不完全统计,有50个blogger提及了本次展览,也获得了uuzone的慷慨赞助,美国National Public Radio也作了采访。其实,它对我的帮助还是蛮大的。至少,我开始更有信心,就像办摄影展一样,有什么不能办呢?我要感谢所有为这次摄影展提供过帮助的人们,Claire那里有一张比较完整的致谢列表,在此就不再重述了。

《《旅行的邀约》摄影展闭展辞》上的9个想法

  1. 2004年4月30日晚7:30我和朋友去看影展,工作人员竟然已经在作收尾工作了@-@
    不过,看了这闭展辞,我想自己虽然错过了照片,但收获了更为珍贵的东西……

  2. 以前我也总以为摄影是件很NB的事,平常人拿着相机,那不叫摄影……更别提什么影展了。最近读了很多国外后现代摄影的理论与作品,于是明白了:摄影就是个人的表达,没什么太高深的,呵呵。与所有摄影爱好者共勉。

  3. 很喜欢你们的idea,欣赏你们的作为,我会向着我喜欢的方向奔跑,追寻我的梦!——一个未毕业的大学生

  4. 近读了很多国外后现代摄影的理论与作品,于是明白了:,没什么太高深的。

    你的上述高论才说了一半:摄影是个人的表达,每个人也都可以拿起相机来表达,但是没有深厚的底蕴,高深又何从谈起? 

  5. :)因为写一篇作文,我想到你曾说过的这个故事,终于再找到,看,还是那么感动:)谢谢建硕:)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