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手好奇反叛的Hacker精神

这两天正好赶上给办公室新的WIFI的SSID命名。我建议网络名叫hacker(还有一个可以覆盖到整个徐汇交大大草坪的热点,叫Free4Hacker。我花了点时间,写下了我对Hacker精神的理解,给大家瞅瞅。

Hacker不是仅仅在计算机领域才有。历史上的那些杰出的发明家,画家,建筑师,工程师,科学家,很多具有hacker的精神。

他们会发现这个世界里面让他们兴奋的问题,并且自己动手去寻求解决方案。

问题是什么?

Hacker解决的问题可能很大。比如人类想飞而不能飞的问题;比如马的力气不够大的问题;比如把消息尽快的传出去的问题,到在互联网上找不到东西的问题。看看世界上林林总总的解决方案,你会惊讶于莱特兄弟的方案,福特给出的方案,以及Tim-Berners-Lee等很多聪明人给出的方案。Hacker不是以做什么为导向的,他们以解决什么问题为导向。

他们是那些不满足现状的人,是那些长长的排队的队伍里面最想改变流程,让大家不再排队的人;是那些相信做任何事情都有更好的解决方案的人。

自己动手

当发现了问题,他们迫不及待的解决这些问题。如果没有解决方案,他们会自己动手建造解决方案,无论是写代码,还是刨木头,或者买砖头,他们开始干了起来;如果遇到不会干的,他们会学习。

他们没有边界,他们永远不把自己定位为一个程序员,一个建筑师,或者一个业务人员。他们为了解决问题可以带上任何需要的头衔!如果说他们到底身份是什么,他们的身份就是hacker,就是跨越所有边界解决问题的人。他们的好奇心带领着他们进入一个又一个领域,并且都做得很好。

好奇心

他们在做和学中间迅速游走,让其他还在自认为是某个职业的人惊讶的张大嘴巴。曼哈顿计划中的物理学家理查德·費曼就是这样一个人。它不仅物理很强(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原子弹的重要贡献者),他还是一个画家,鼓手,甚至在接到妹妹的中文信以后愣是自个儿学习中文,并用中文回了信。换句话讲,那些hacker都是成年了还保留着5岁孩子的好奇心的人,保持开放的心态去学习的人,那些不把自己关在一个地方的人。

反叛精神

Hacker还有特点,就是崇尚自由,打破常规,藐视权威。这或许是中文翻译中“黑客”一词的来源,人权运动和开源软件等运动和Hacker精神有很高的内在相似性,而他们和现代版权保护,政府,边界,平均主义等格格不入。

Hacker要的是解决问题,要的是更好的解决方案。为了这个方案,他们去除一切阻挡的因素。费曼教授最著名的趣事就是为了拿到数据破解了国防部的保险柜。他们反编译源代码,打开任何电子设备的机箱,解剖可以解剖的生物就是为了了解现有方案,了解这个世界是怎么工作的,从而给出更好的方案。所以当他们继续前行的时候一路必然伴随着越界。一个当众嘲笑CEO无知的程序员也常常是那些嘲笑现有的解决方案的程序员,更是那些对于“你做不出来这个东西”的判断最不屑一顾并且证明这个说法是错误的程序员。反抗是Hacker最宝贵的精神,也是现代公司制度中最不受欢迎的精神(虽然大家用更加文雅的词语来教育大家,说要有团队精神)。但我坚决保护这种反叛的种子。

为了把事情完成,他们不等待,他们自己动手,不会就自己做,当看到一点点蛛丝马迹他们会沿着它一路跟下去,在这个过程中不经意的翻了谁的墙,踩了谁的花,这些真的只是副作用而不是他们的本意,甚至有些连Hacker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但如果没有他们,我们很少能在技术前沿有所进步。

自己动手+好奇心 + 反叛,这是我能理解的Hacker的精神。我在周围有些人身上看到了这种精神。而我最期待的,就是和Hacker一起工作,并且把Hacker的精神散播出去,让大家成为“疯狂到相信能改变世界的人”,并“最终改变了世界”。

 

《动手好奇反叛的Hacker精神》有4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