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二”的精神干杯

2005年六月,我写了一片文章,赐名给我,我就火了,其中表达了我对芙蓉现象的困惑。

那天和郑子颖在人民公园附近聊起芙蓉姐姐,两人都大笑不已。郑子颖问:“建硕,你能说明白大家关注芙蓉姐姐的时候是什么一种心态?”

这还真不好说。超级自恋?无比自信?互联网的传播性?审美的多样性?看别人出丑的快感,还是对坚持敬佩?为芙蓉汗颜,还是为自己不是芙蓉而庆幸;或许只是看到太多完美的人的一种逆反心理。。。100个人心中会有100种心态,但总有一些共性的东西吧。这共性是种什么状态?什么心态?我的词汇贫瘠,找不出来一个现有的词来描绘它。

芙蓉之后,又出现了很多类似的行为,比如木子美,比如苏紫紫,甚至在IT界的李国庆,在投资界的王功权,包括“山寨”这种行为,都透着一种类似的气息。对这个词的寻找,其实已经困扰了我7年。这7年,拜微博所赐,这种气息越来越强了,我却依然找不到那个合适的词。

这就叫做“二”

上周末一个XFounder的活动中遇到简昉,她的解释让我忽然感觉:“对,就是这个字”。简昉说

她们(芙蓉等)诠释了一个词,就是‘二’。那种不管三七二十一,不管别人的审美标准是什么,我先冲出去,做了再说。如果没有‘二’,世界将多么无趣!

她甚至断定这是21世纪中国人最优秀的品质。

的确,当芙蓉变瘦了,不象以前那么“二”了,也就不好玩了,不前卫了。当芙蓉按照现在世界的审美标准改变自己的时候,她身上最让人不舒服的,刺痛整个世界,让大家不可以忽视的那种力量反而不见了。

“二”带着一种洒脱,一些娱乐精神,让我们可以放轻松,按照自己的意愿而不是世界的期望来行为。虽然绝大多数“二”的行为很傻,很错,但那种我行我素,就算千夫指却不为所动的精神在这个层面是相通的。比如,上市公司CEO李国庆,按道理应该口有所遮拦,他却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嘴,不爽了就骂,那管当当的股票咣咣的往下掉。虽然我对大多数的观点持否定态度,但对于“二”这一点,还是相当欣赏的,自愧不如。

我们生活里面的确需要多些娱乐精神,这个世界本来可以很轻松,即便“二”如芙蓉一般,天也没有塌下来,我们干嘛还一副端着的样子呢?喝点小酒,干点儿傻事儿,大不了别人说我们“二”嘛。为“二”的精神干杯!

《为“二”的精神干杯》上的12个想法

  1. 用一个通常意义上否定的词 命名 饱含肯定的评价。这样被认为是讽刺的危险性和相反的行为低了一点。只是还是感觉应该还是有比“二”更合适的赐名吧。呵呵,周末愉快。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