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勒泽布的脑袋

最近有很多热点的讨论,比如:金晶反对抵制家乐福的事情,比如王石关于捐款的事情,比如范美忠老师(大众称呼是范跑跑)的事情,每次都有些什么要说,却在迷茫中理不出一个明确的思路来;虽随手记了些凌乱的思考,却没有想好是不是应该发出来。发出来的结果,三位同志已经试验过了。这个社会,在0到100游戏中,愿意用近乎自杀方式表明自己选择为10以下的人,需要勇气。

不知为什么我竟然突然想起1789年巴黎革命成功后,唯一一个站出来为革命的目标路易十六辩护的马勒泽布。在路易十六统治下保护《百科全书》和那批思想家的是他,路易王朝被推翻后,为其辩护的也是他。他的行为的后果可想而知,”人民“在断头台砍了路易十六的头的同时,也顺手把他的头给砍了。

如果在18世纪末法国人还没有明白,屠杀的对象是否罪大恶极不是关键,关键是它们必须得到公正的审判的道理,我希望300年后,在中国,有更多的人明白理性和制度对于一个民族的得救的重要。巴黎1789年开始的百年腥风血雨,以及在中国最近几十年出现的重演的历史明白的告诉我们。

马勒泽布虽然和现实的论战的关系不大,但就是不知怎地,看到很多评论的时候,心中总惦记着马勒泽布被不经意扫去的脑袋。

后注:林达的《带一本书去巴黎》是很值得一读的书。因为这本书,我把他们写的另外八本书,也一并读了。

《马勒泽布的脑袋》上的7个想法

  1. 转到海内了,希望更多的人能够看到此文。当世界开始变得让我们无法捉摸的时候,或许该回头看看历史

  2. 转到海内了,希望更多的人能够看到此文。当世界开始变得让我们无法捉摸的时候,或许该回头看看历史

  3. 古人挟天子以令诸侯,今者顺应主流“智慧”,方可“赢”得民心。
    当然,人跟人之间的抱负和追求,或有不同。。。

  4. 受教于“0到100游戏”,谢谢!

    最近在看柏杨的《丑陋的中国人》,看至“天才的悲哀就在于,他搞懂了规则,却没有搞懂人”。忽然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似乎0是默默的垫脚石,22是指挥,33和更大的是洪洪人潮。就如佛家法无定法,总不能拿着大学课本和小学生讲道。“世界不是天才创造的”,是一种悲哀,还是一种无奈?

  5. 媒体是否能够保证正确的方向,中外亦然,Hillary被媒体做掉就是一个例子,很想听听健硕对美国大选的真知烁见

  6. 支持:反对抵制家乐福,抵制行为很荒唐,而且看后来的媒体反应,更显出某个力量的强大
    支持:王石捐款事件,捐款不是还债,犯得着搞的象债主一样讨伐别人么.又一次显示出媒体某些卑鄙的想法(挑软柿子捏等)
    倾向反对:范美忠事件,真实描述自己的感受无可非议,但本能并不绝对就是正确,人类群体的强大有很多是因为违背生物本能(某些动物也可以在特殊情况违背本能),或者说违背本能就是人类的本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