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前量

我知道我有一个毛病,就是经常进入“忘他”的境地。“忘他”是和“忘我”相对的。在我迷恋于一个想法的时候,常常会忽略听众的想法而进入一种没有自己,没有他人的状态,以至于别人是不是听懂,是不是有小担心,都直接忽略了,所以被投诉也是经常的。

但“忘他”也不完全是坏事。演讲,绘画,编程,作曲,建筑等等仅仅在思维世界里面需要完成的事情,就需要进入“忘他”的境界。

尤其是演讲。好的演讲者,应该尽量的忽略直接的观众的反馈,而仅仅把这些反馈作为背景信息那样,延时的,用余光去注视,而不象面对面聊天那样随时反馈。如果每说一句话都需要理解对方的想法和反应,当观众超过200的时候,就有些手足无措了。因为这种反馈后调整内容的方式,常常使演讲越来越慢。

作为领导力培训的一部分,我在几年前学习了一点点指挥。面对一只小型乐队,我开始指挥他们。虽然我不懂指挥,但是拍子还是会打的。但结果,这个乐队越来越慢,越来越慢。

指挥家告诉我们,指挥是需要有半拍的提前量的。就是说,指挥者头脑中的音乐,比实际上演奏出来的音乐,要稍微超前一点,因为如果耳朵听到一个音节发出再进入下一个音节,音乐一定会慢下来,因为从头脑的音乐,到指挥的动作,到乐队的演奏,最后到音乐的发出,是有延迟的。所以严格意义上,指挥家并不在听,而仅仅按照忘他的方式在工作。

好的领导者也需要有限度提供这种提前量,不断的和跟随者之间保持一个小小的提前量,这个小小的提前量,保证了整个团队不断前进。就好似只有和孩子玩抓人游戏一样,只有不断的奔跑,并且保持和孩子之间一点的提前量,这个游戏才可以进行下去。当自己和孩子的提前量不见了,当孩子抓到自己的时候,也是游戏结束的时候。

《提前量》上的一个想法

  1. 有同感,我也经常有“忘他”的状态,要么是沿着某个逻辑方向走的很深,要么是对某个事情的规划发散的很远。但这些跟多是在思考和规划阶段,在执行环节,反而又有些“利他”,这样又有些不利于执行和领导力的体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