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画画,三个月够不够呢?

疫情刚开始,严格的居家隔离,大约是三月份的时候。我从那个时候开始学习画画。

AirBnb总部,2020年3月20日

罗斯金认为,绘画可以教我们去观察,这是显然的;同时,以我自己的经验,它也在教我们创造。所有的画都是被现实启发,而独立在脑子里面创造出来,然后再靠手的技巧把它表达出来。

嘉定图书馆,2020年4月14日

绘画和编程极为相像,每一幅画,每一段程序都有相同的三个阶段:

1) 伴随着恐惧的构思

对于眼前复杂的画面,你会无从下手,不知道怎么开始,不知道怎么画。在编程前,对于一个极为复杂的问题,尤其是偏重算法的,也会有这样的一种恐惧感,对于是不是能搞定不是那么有信心。

乔家弄 2020年5月23日

下面这幅就是这样的情形的典型,所有的线条都是圆弧的,然后又是在一个巨大体量的建筑内部,原来的两点透视方法彻底不管用了,的确会踌躇很久无法动笔。

 维璟广场中庭 2020年3月2日

2)对时间无感的细节创作

虽然开始很犹豫,一旦开始,很快会进入心流的状态,关注点从整体转移到局部,只关心接下来画的这一笔和刚刚画好的这一笔之间的关系,就跟下跳棋一样,只有完成了这一笔,才能跳到下一步去。写程序的时候也是一样,只会关心现在在写的那一行,一行一行的推进。编程还需要写几行就运行一下,看一下结果,调整一下,然后再写几行,这样的过程让我脑子里总有一个必胜的战役里面稳步的推进火线的画面感。

金泽古镇,2020年4月17日

我在无论画画还是写程序的时候,思绪都是完全静止的,时间的感知也会停止,这是一种标准的心流(flow)状态。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也是一种深度禅定的状态。下面这幅上的细小纹路就是这种感觉的典型。手在动,键盘在飞舞,而思绪完全消失。

夏都小镇咖啡厅,14日

3)恍惚的完成

当一幅画完成了,整体的看一下,满足感油然而生,但绘画的过程好像似乎是一个梦,有些不真实。编程也是同样,从整体来看每一个函数,似乎有一些陌生感,似曾相识,却不太记得自己在什么时间写过。每个细节很清晰,却觉得不像刚刚发生的事情。但对于画出来的画,或者写出来的程序,从心底里面喜欢。就如同庖丁那样, “提刀而立,为之四顾,为之踌躇满志” 。

淀浦河边的儿童游乐场 2020年3月5日

在学习绘画的过程中,有一句话我觉得很有道理:每个人身体里都有1000幅很烂的画,谁尽早把这1000幅画画完,谁就只剩下好看的了。深以为然。我们每个人的学习和探索过程,不就是这样吗?但这句话给我的正面的力量,来自于它可以帮助我们去期待失败,期待那些难看的画,每画砸一幅,就觉得自己的 1000 幅烂画又从身体里面跑出来一幅。

M50艺术园区,2020年4月18日

所以回答最初提出的问题,我觉得三个月是够的,换句话说,或许一周就够了。这个够的意思不是以结果衡量的最终有所成,而是足够让自己进入一个以前没有进入过的世界,三个月肯定是够了。

思南公馆别墅, 2020年4月17日

画画的时候,还有遇到一群有趣的小伙伴,他们每周六早上都会结伴一起去上海的各个有趣的地方画画,挑的地方也很有特色, 所以大家要是也想开始画画,可以看一下这个公众号里面大家画的画。

我非常羡慕大家的各种有趣的风格,也看到了很多人短短的三个月画的画的巨大的变化。这个小组的志愿者写的一句标语我也很喜欢:No pressure, you don’t need to be a master sketcher. 这难道不是开始任何事情的第一步吗?

西岸艺术中心,2020年4月4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