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Meetup

交大,我明天回来

明天晚上,就是周四的六点半,我会回到我生活过两年的闵行交大,在铁生馆200号宣讲厅做百姓网的校园招聘宣讲会。

铁生馆

虽然铁生馆在现在大得没边没沿儿的交大里面显得不是特别起眼,却是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幢楼。在95年的时候,交大的闵行没有几幢楼,我报道的第一天急着找厕所才第一次冲进这幢三层小楼。我以为大学校园应该很大,从拖鞋门走到铁生馆应该仅仅是一个开始,后面还有大片的校区。结果,从厕所的窗户望出去,已经看到了交大的最北边围墙。说实在,相当的失望。现在的交大闵行已经比15年前大了很多,学生也多了很多。我相信现在的同学会比我们那个时候更聪明,更有竞争力。

一个小小的铁生馆,在当年除了上中下三院以外,也只有这么一个还比较轻松的地方。铁生馆200号(就是这次办宣讲会的地方)是自动化系那几年每年开迎新晚会的地方,也是当时除了留园以外唯一的舞场,曾经在里面张牙舞爪的消磨了很多个周末。

我还是很开心这次的宣讲会放在铁生馆。

宣讲会

明天百姓网在交大招聘实习生和应届毕业生。这是百姓网在交大的第一次正儿八经的招聘宣讲会。因为我在交大毕业,所以希望我能尽我的所能,帮一下还在学校里面的师弟师妹们,提供尽可能多的机会。

当我还在学校读书的时候,发过成堆的牢骚,旷了无数的课,不务正业了整整4年,虽然学业上面没有什么建树,回过头来却正是这种相对宽松的气氛更容易产生创新的灵感,能容易产生“通才”,能够随着自己的性子在所有好奇的领域探索。这也是我们的招聘,从来不限制专业的原因。百姓网现在来自交大,复旦,同济的优秀的同事,不仅仅有计算机系的,也有汽车,船舶,旅游,心理学,电工,自动化等各个专业。大学里面培养的是一个人的气质,“聪明”,和态度,而不是记住了什么。

明天我们招聘的职位都在这里:http://jobs.baixing.com,包括技术和非技术的实习生和毕业生职位。欢迎大家先看一看。

百姓网

我(或许是充满偏见的)喜欢百姓网和优秀的同事,坚信这是一个奇迹发生的地方,是一个可以通过互联网改变世界的地方。交大喜欢创新,喜欢自己鼓捣写东西,喜欢接受挑战的同学,我相信会像我一样喜欢这个地方。

12年前,微软在包图一个宣讲会,我闲逛经过,看到很多人,懵懵懂懂的探了个头,就被吸引参加了笔试,居然进入了50名的面试名单,最终拿到唯一的一个本科生offer,从而改变了我的生活轨迹。这一切皆来于巧合。生活就是一个个巧合组成的,你永远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说不定明天对于我们和你来说,就是一个重要的巧合。

欢迎大家明天晚上在铁生馆参加我们的宣讲会。

时间:2010年11月25日6点30分。地点:交大闵行校区铁生馆200号。

Facebook初探

今天的湾区阳光灿烂,280州际公路两边的绿色山坡和蔚蓝的白云,让人觉得自己是Windows XP桌面上的一个图标。

下午,2点,终于来到Facebook这个神奇的公司。他们的新家在南加利福尼亚街的最里面,一幢两层的楼里。他们刚刚从车位紧张的Palo Alto城里搬到这里,据说一层楼又要搬了。我好像是他们再次搬地方前的最后一批访客。这里,车位依然紧张。Facebook有那种蓬勃向上的感觉,处处都在生长。长得结实的前台问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你是来访问的,还是来面试的?

Facebook的格局和百姓网很像,就是平板桌子,一个接一个排开,没有隔间,像是巨大的停车上的车位。每个人站起来都可以看到其他人。这架势,豆瓣有一点,Six Apart也是,Mozilla也是。比起Google来说,Facebook身上依然可以看到创业公司的影子。办公室很Cool(绝大多数的硅谷公司都很cool),很实用。没有Google那样fancy的航天飞机,也没有太多的装饰,除了人,就是人,非常的实用主义。

Facebook里面到处挂着国旗。毕竟Facebook已经是全球的网站,美国已经只占30%的访问量。书架上摆着不同版本的Risk游戏 – 他们非常推崇的桌游,是一种战略游戏,两个人一个国家一个国家的PK,看谁最后占领的领土大。Facebook的市场,的确就是按照Risk的战略来做的。

让我有些想不到的是,Matt向我介绍一个人。他坐在5张桌子拼成的岛的里面一张桌子上,远离光线好的窗户,身后是一个人来人往的会议室。我们握手,然后我看他很眼熟,然后想了半天,总算觉得好像是。。。“Are you that Mark?” 他说是呀。他就是Facebook的Mark Zuckerberg,创始人和CEO。

之后我们聊了会儿,期间还有域名注册商的推广电话打进来,我估计是想让他买Facebook的其他什么服务的(这位打过来的老兄也挺雷人的,估计不知道电话这边是谁,不见得Facebook的DNS的联系人还是Mark吧)。

Mark显然比我想象的年轻,并且安静。别人都有超大的屏幕,他就一个白色的笔记本电脑。那个桌子,显然就是一个拘谨的访客,除了电脑和几张纸,好像没有什么了。这让我相当惊奇。不过他确认,这就是他干活的地方。那种不羁的感觉,在我认识的朋友中,倒还真和VeryCD的黄一孟同学神似。

关于Mark的评论,我觉得最有趣,也最深入的是这一篇:Mark Zuckerberg: The evolution of a remarkable CEO

当看到一个长相普通的年轻人站在身边,并且可以做出成就的时候,对于我这样比他大7岁的人来说,还是有很大的启发 – 如果可以和神话里的主角聊聊天的时候,神话就不是神话,而就是生活。至少,我们不再觉得很多事情不可能。

9月15日,计世网“创业投资”沙龙到上海

王翌的一个通知

9月15日,晚7点,上海,绍兴路咖啡书房(电话021-64455467),由计世网主办的“创业与投资”沙龙,将召集沪上及苏杭各地的20多个优秀创业团队,与VC共同探讨新一轮互联网创业项目中出现的种种问题。

报名条件及方法:必须正在独立运营中的与互联网相关的创业项目,由项目负责人直接发短信联系13520446510(黄志光)或13520700396(王翌),报名并确认后于当晚签到入场。

欢迎大家参加。我把我在上海和杭州的一些朋友通知到了,自己反而不是很想参加了。越发觉得,静下心来在家里做出些好东西来才是正事儿。最近互联网很热,在互联网大会上居然第二天一大早没有了座位。大家都在忙着交流,见VC。真应了那句话,“我的朋友不是在见VC,就是再去见VC的路上”。

很多东西的变化就是这么潜移默化,不知不觉。《旅行的艺术》第一章《对旅行的期待》的第一句就是:

时序之入冬,一如人之将老,徐缓渐近,每日变化细微,殊难确察,日日累叠,终成严冬,因此,要具体地说出冬天来临之日,并非易事。先是晚间温度微降,接着连日阴雨,伴随来自大西洋捉摸不定的阵风、潮湿的空气、纷落的树叶,白昼亦见短促。其间也许会有短暂的风雨间歇,天气晴好,万里无云,人们不穿大衣便可一早出门。但这些都只是一种假象,是病入膏肓者临终前的“回光返照”,于事无补。到了十二月,冬日已森然盘踞,整座城市每天为铁灰色的天空所笼罩,给人以不祥之兆,极类曼特尼亚或韦罗内塞的绘画作品中晦暗的天空,是作为基督耶稣遇难之类油画题材的绝佳背景,也是在家赖床的好天气。

对于这次的互联网热潮的到来,就如阿兰-德伯顿描述的冬季的到来,“要具体地说出冬天来临之日,并非易事”。凡是大的趋势的变化,多是“徐缓渐近”,让我们这些温水里的青蛙,感觉不到水温的升高。

96年的时候,报业人士高呼:“互联网时代来临了,报纸的终结者来了,报业的没落指日可待了”。过了几年,报纸依然红红火火,没有丝毫颓势,大家吃了定心丸,轻松的说“看来是多虑了”。报纸又回到了往日的平静。而今年的报纸广告忽然大滑坡,又让人担心起来,互联网的广泛应用的趋势还是趋势,只不过不像互联网刚刚开始出现时大家预料的那么快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