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这家公司叫Google

微软的愿景正在被其他公司实现

我所知道的微软,至少在Bill Gates做CEO的时代,永远有着强烈的愿景支撑。他的愿景永远足够高远,远到总在提出之后的二三十年才有实现的可能。

A Computer on Every Desk in Every Home

“每个家庭的每个桌子上都有一台电脑”,这是微软从75年到95年的愿景。这是个伟大的想法。这个目标,直到今日还没有完全的实现,但是已经和70年代几乎没有任何人家里有“计算机”这中庞然大物不是同一个时代了。

Information at your finger tips

“信息在你指尖“,这是微软一个最不知名的一个过渡期的愿景,只存在于95年到2000年短短的5年。显然微软虽然成功的在和网景争夺浏览器的大战中漂亮的完胜了,却在追求Information at your fingertips的过程中,被互联网的大潮甩在了后面。后来整整15年的互联网风云变幻中,微软怎么努力,也没有得到与自己体量相近的位置。而这个愿景,被Google一步一个脚印的给实现得差不多了,一个微软在95年没有想到的细节是,information不仅仅在指尖,而且在搜索框的后面。本来,“Information at your fingertips” 和 “organizing world information”两种说法本身很相近。

Empower People, Any Time, Any Where, on Any Devices

这是微软从2000年开始使用的新的愿景。这个愿景,怎么看,怎么像是刚刚推出了iPhone, iPad的苹果的愿景。“任何时候,任何地点,在任何设备上”这个愿景,也一定会有很多优秀的公司帮助实现。

提出一个伟大的愿景是容易的,实现要难得多。而只有实现以后,人们才会记得这个公司曾经提出过这个愿景。

微软失去的机会

看到最近一年里面Google目不暇接的产品,有的时候会暗暗的微软惋惜。

现在Google的很多成型的产品,都在微软雄心勃勃的规划中出现些身影,却最终随着一些产品部门的解散而烟消云散。

Hailstorm

2001年三月19号,微软.NET发布后的一年后,一个秘密的项目浮出水面,内部代号叫做Hailstorm(冰雹),大名应该是叫做Microsoft .NET My Services(好像没有多少人知道的)。

以前单机的操作系统提供像file.open(“c:\\test.txt”)这样的API来存取本地文档,而Hailstorm希望成为互联网的操作系统,它提供的API让应用程序可以存取互联网上的数据。它提供身份验证,提供个人存储,提供支付等等各种各样叫做building block的服务。

就好像从文件,到网络,从图形,到声音,凡是个人电脑提供的功能,Windows都提供了API给第三方开发一样,Hailstorm这个宏达的计划就是把互联网上的基础服务做好,提供给予SOAP的接口,让大家对互联网编程。

直到现在,这个想法对于我来说,还是一个瑰丽的构想,是一个有前途的方向,不过老实说,当2001年看了具体的接口的时候,还是很有些失望。微软渐渐失去了在DOS时期的简洁高效的作风,变得臃肿和难于理解。

(想想吧,一个可爱的int21居然涵盖了DOS的几乎全部功能!这种风格,我最近在Google Map API身上反而看到了影子)

Hailstorm团队最终被解散,无数没有完工的API和没有正式发布的规范也就埋没在历史的尘埃里了 。而以用户数据为中心的应用和轻量级API在此之后的5年里面,不断由Google发布。

NetDoc

Google最近推出的Google Docs & Spreadsheets是一个和微软Office竞争的产品。其实按照微软的内部达尔文主义的安排,微软内部和Office竞争的产品早在2000年的时候就已经成型,代码名是NetDoc(好像直到现在也没有一个正式的名字)。当时上千人的团队的目标,就是和Office团队争分夺秒的竞争,提供一种可以在线的,用浏览器就可以编辑文档,编辑Excel的新型的应用,最终可以击败Office。结果,一年以后,NetDoc没有在内部打败Office,Office团队发布了Office XP,而NetDoc团队没有来得及发布他们的产品而被取消。一个就在指头尖的产品就这样流产了。5年以后的2006年,Google收购了Writely,推出了这样的产品。

重要的是做出来

市场上的竞争就是这么残酷,主意不值钱,产品值钱,获得市场认可的产品最值钱的。

微软在2000年的时候,资源已经太多了,多到可以组织起世界上最大的商业软件开发团队,而用“工程”的方式投入很多人,共同开发大型软件项目;而Google却可以用微软曾经用过的“艺术”的方法来,用很少的人来做出产品。前几天,和大学的一个朋友在北京吃饭。他离开微软去了Google,做出了一个产品,叫做Google Calendar,他们组,7个人。嗨。这种小团队作风曾经是微软的一贯作风,现在却不是了。

面对互联网,微软失去了太多的机会。

SES大会中Google印象总结

Google这次算是正式大亮相,来了25名员工。还办了一场声势浩大的Google大派对(Google Dance)。几点感觉,和大家分享。

1. Google的员工总体上非常优秀(对交谈过的40%的人印象深刻,也有我觉得不是很优秀的)。

2. Google中国化的进程依然坎坷。Google很好的继承了硅谷创业公司的风格,自信(高傲),有激情。大量来自硅谷的工程师混合了本土的大学毕业生,是有闯劲的一群人。但明显还不愿意去了解去面对中国的互联网以及竞争的现实。这种“精英”改变中国的气势,这种让人感觉“我们的东西最先进,你们如果不喜欢是因为不懂(包括不懂英文),我们一定会改变你”的思维方式,让我清楚地看到了2003年时候的eBay中国,或者是98年的微软中国。Google到底要重走跨国互联网公司在中国的路,还是自己能迅速的明白过来,走自己的路,这是个未知的谜。这条中国的路,Yahoo!走了七年,eBay走了三年,才开始慢慢学会怎么走。Google要走几年?我在问这个问题的时候,几个人都(盲目)自信的告诉我,Google要走Google自己的路。显然,大家都还没有开始了解到作为跨国互联网公司的中国公司,她所要遇到的种种冲突和必须要做的变化。忽略规律性的东西,忽略历史,就无法学习。

3. Google Dance的布置,和微软的活动惊人相似。劲爆的音乐,迪斯科舞步,挂起来的大显示屏,五颜六色的Logo。一个让人眩晕的Google王国。如果把Logo换成微软,我觉得一切都没有区别(不过微软最近已经很少搞这样的活动了)

4. 王怀南是Google的一个宝,是我看到的Google中国的重要希望。我非常喜欢和他聊天。(回答陈俊的问题:能把创业的激情带进大公司,把中国的元素融进全球化公司,理解现实和理想的差异, 在中西文化碰撞的时候能够认可中国文化的价值,这几点,因为难能,所以可贵。 )

衷心希望Google能够走好。毕竟,这是个有梦的团队。

关于Google的两条消息

一大早,电梯里,Johnny说,开复去了Google。这是一条让人惊讶的消息。

开复在微软里面是影响我很大的一个人。刘润,我,还有很多周围的人的大学情节公益的想法,都受了他的影响。开复在的时候创办的微软俱乐部就是这样的大学项目,我非常开心能有机会兼任微软俱乐部在上海的工作两年左右,也高兴的看到三届的微软俱乐部主席都进入了微软。:-) 他教会我长远的眼光,很多事情,虽然谁都知道长期来说有利,但下得了狠心,把眼前紧巴巴的预算投入进去真的去做,又另外一回事。微软在高校的活动,现在过去快十年了,它对于人才的储备和对品牌的建设的功效显露无疑。祝福开复。

第二条,也是19日发出来的消息,上海火速获得Google的首家代理权。这也是个令人高兴的消息。我立刻发短信向小光祝贺。说起火速,我很有感情。还记得1998年寒假,当我在洛阳家里上网的时候,看到小光发来的消息,希望一起做一些事情。于是,回到上海,我们就在交大徐汇校区的草坪见面,两个人一拍即合,一起成立了一家公司,名叫火速。小光以前是海员,跟着大轮船到了无数的港口,非洲,欧洲,美洲都去过,让我好生羡慕。我的第一张名片是印着火速的。火速的名字,是我们寝室的一个叫宗瑞的同学脱口而出,不然我们可能叫它“火烧”什么的。那大三和大四两年的时间,火速人慢慢多起来,但很多的尝试都不如意。当我拿到了微软的offer,就挥泪离开了。之后火速关门了一段,又在2000年小光借钱重新开始,把办公室从浦东搬到莘庄,可以说,现在的火速,100%是小光的贡献。从2000年到现在的5年,我时不时地看一看火速的网站,偶尔通一下电话,每次都有惊喜。小光身上让我学到的就是坚持。3年的辗转尝试才等到了2001年的柳暗花明。火速的成功,是小光的坚持。现在他们500多人的销售队伍,几乎总代理了各大搜索引擎和网络实名在上海或华东的业务,这期间的不确定的细节何止千千万。小光是在企业里面打拼的,他不谈blog,web 2.0,任何这些,比起火速红红火火的走进上万家企业里做互联网扫盲来说,显得太单薄,没有时代的气息。关于互联网的现状,小光是我的老师。

上几个礼拜,我还问小光说:我现在还可不可以以告诉别人火速创始人的身份?小光说:当然,本来就是的。我倒是有些心虚了,有看到革命成功下山摘果子的感觉。能在火速历史档案馆里那最早的一张火速照片里露一个脸,我就很开心了。祝贺小光和火速。

Google广告做礼物

最近有趣的事情一件接一件。看这么几个。

VeryCD的礼物

那天,戴云杰MSN上面让我去Google里查我的名字,结果就看到了下面的这个结果:

screen-google.ad-jianshuo.PNG

甚至拼错的名字:

screen-google.ad-wrong.jian.PNG

哈哈。真笑死我了。我立刻致谢道:

screen-google-verycd.PNG

链接是礼物,广告也是礼物,生活多点乐趣,真好。(不出我所料,Keso也上了他们的广告关键字列表)

注:为了给VeryCD省钱,千万不要真的去点那个广告,一个要两毛钱呢。如果好奇,点这个链接吧,效果一样的:链到VeryCD首页去。当然,也别点我的,结果也是链到这篇文章来,我放了每天1美元的上限,一天50个点击以后,应该就看不到了。

武汉咖啡豆

武汉的咖啡豆项目的筹备会议在今天开了。其实我尝试这个项目仅仅是想试验那两个新的理念(商业运作以及充分尊重捐赠者的理念)在公益事业里面是不是可以行得通,所以我个人在2005年只会控制在上海以及10名学生的范围。真的没想到在北京,天津和武汉会有人响应。只要坚持这两个原则,我是非常希望看到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公益事业,叫或者不叫咖啡豆,其实我是无所谓的。

我和周鹏(Blogdriver的创始人之一)通过电话,才发现原来的文档里面没有说明白咖啡豆聚会的“主讲人”的概念没有讲明白,对于主讲人和捐赠人是分开的。捐赠人不一定要主讲,主讲人也不需要捐赠。周鹏通过自己的努力在武汉建设一个像硅谷或至少像北京,上海这样的创业环境的想法我非常认同,并想在任何可能的方面帮忙。同时向william张文涛 周周 孙毛毛 表示感谢,祝你们好运。

旅行的艺术

王庆胜Wendy在美国带回来三本书,两本是美国国家地理的书,关于最美的几个国家公园以及高速公路的,还有一本就是我最爱的德波顿的《旅行的艺术》英文版。很有将其扣为几有的冲动。:-) 庆胜正在筹备7月份美国西部的自驾车之旅,也祝他有所得。

世界原本是无序的

和庞小伟在上周聊天,小伟送了我一本他自己出版的诗集,让我非常感动。现在这个以金钱和地位为统一衡量标准的价值单一化社会里,有自己的理想的人不多了。小伟举例说,这个世界原本是无序的,人们只能在有限的范围内实现相对的有序罢了。桌子本来就会脏的,擦干净了,过三天还会落上灰尘的,更长远些,200年后,估计连桌子也不成其为桌子了。所以我们不必为世界无序而苦恼,就像不必为脚总离不开地飞翔而苦恼一样。很有道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