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22, 2010

为什么硅谷最牛的人在创业公司?

上次写到《中国的硅谷在哪里?》,《中国企业家》的主编李岷女士约稿,希望继续写一些关于硅谷和中国的差异。我欣然从命,找了一个和硅谷类似的风景秀丽的地方(我家阳台),看着满眼的绿树,开始思考一直困扰着我的一个问题:为什么硅谷最牛的人都在创业公司,而国内大公司对于人才的吸引力依然如旧。

最好的技术人员在创业公司的现象

在国内,大的技术公司,尤其是跨国公司,对于技术人员是有很强的吸引力,至少在我毕业的九十年代是这样。一张微软或者IBM的聘书,远好过小作坊里风雨中飘摇的创业公司。

而在硅谷,却不是这样。Google,eBay,PayPal,YouTube,Yahoo!等吸引最多牛人的时刻,是他们创业时期,或者说上市前的时期,而不是之后。PayPal是一个典型的创业公司。当PalPay变大的时候,大家纷纷离开PayPal,创建了YouTube(Steve Chen),LinkedIn(Reid Hoffman),Slide.com(Max),Facebook(Roelof投资),Geni(David Sacks),Yelp(Yelp)。。。

我们现在探究这种现象的原因。

惊人的回报

在硅谷做小公司,如果有一天能做大上市,产生的财富是天文数字,这个已经成为共识,不再多说。

最近我发现另外一个以前没有留意的现象,更值得回味。我请教一位资深人士一个问题:在硅谷公司的并购如何进行的。我得到的答案令我非常吃惊。他提到:如果一家大公司看中了一个技术型的小公司,假设这个公司除了几个优秀的人以外并没有什么资产的话,大概的价格将会是按照每个技术人员两百万到三百万美元的价格支付。也就是说,对于一个4-5个人的公司,在一千万美元左右。当然,这并不全是现金,而是以一部分现金,一部分股票来支付。前不久Facebok以5千万美金收购FriendFeed,其实就是看中了Bret Taylor等几个技术人员,当并购发生的时候,整个团队还仅仅10个人。这是一个以买人为主的交易。

如果从一个很牛的技术人员的角度来看,应聘一个职位得到的回报就算再多,也不及被收购,更不要说上市的回报。这个数量级上面的差异,足够诱惑大量的真正有创业家精神的牛人。

衣食无忧后的追求

在和这些创业公司的创始人接触的过程中,我还发现了另外一个细节,就是他们在创业的时候,大多衣食无忧。作为一个像百姓网一样的创业公司,我们经常需要去寻找最优秀的人,目光自然放到了硅谷。这个时候,一个难题就是:如果一个大学刚毕业的优秀的程序员都需要很高的工资的时候,那种已经在Google或者PayPal最牛的部门工作的人需要给多高的工资呢?难道是现在所有人的工资的加和吗?

当仔细去了解和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才发现回答让我放心了。对于硅谷的牛人,他们在前一次的创业或者在创业公司成功的过程,已经轻松得为他们积累了大量的财富,几百万美金应该不是一个夸张的估计。对于他们下一份工作的工资变得不是那么重要。就像一个有了些积蓄的人去贫困山区支教,这个校长应该给多少钱的工资呢?如果每个月100块还是120块中间这20块的差异对于这所学校的现金流有重要的不同的话,我想很多人会选择100块,甚至更低,因为对于他们,这个差别不大。但为什么他们还要去呢?就是刚才说到的回报。在大的公司,获得令人羡慕的固定回报是没有问题的,但如果希望用同样的时间获得下一个几百万美金,或者更多,只有到“贫困山区支教”这样的地方才有可能。

股票这个神奇的东西是远期激励。每个人只有在近期(最近2年)衣食无忧,更多的钱仅仅是一个银行的数字的时候,才更容易去追求更远的回报。如果我兜里只有10块钱,就算是一年一百倍回报的投资我也不感兴趣,还是武师傅那里的烤红薯比较适合我。

中国和美国的差异

我一直主张把一切放到历史中去理解两个国度的差异。我们如上所述的两个环境都有所不同。

对于回报的部分,现在的困境在于,第一,财务服务并不成熟。财务服务是指从“天使投资人”,到“风险投资”,到中小板市场,都还在他们的初创期。这需要时间。从上千的公司中找到最优秀的那些,需要十几年的积累,才能提高他们的准确度,进而提高优秀的创业公司获得的支持。投资的试错,周期是以年来衡量的,所以积累时间需要更长。第二,中国的并购远少于硅谷,现在的门户网站和大公司更倾向于自己做一套与创业公司竞争而不愿进行收购。因为最优秀的人更容易在大公司聚集,大公司在人上面其实是占优势的(而不像硅谷,真正好的人都在外面),并且人力成本依然偏低。自己做付出的成本是真实成本乘以成功概率。在中国,就算概率很低,但人员成本在运营中的比例远没有硅谷那么高,所以才使“打”比“买”更加划算。

经过这个分析,我对中国未来非常乐观。10年前,互联网公司才开始了开始了第一轮的创富神话,再过10年,20年,当神话变成常识的时候,当我们周围有越来越多的朋友,同学通过创业获得巨大成功的时候,创业公司会吸引更多的人。同时,再过10年,当我们现在的程序员们,系统管理员和网站的编辑们已经开始衣食无忧,但求更近一步的时候,创业才第一个成为一个诱人的选择,在不远的前方招手。

中国未来的牛人,一定会和硅谷一样,在创业公司出现。

相反观点中的相似性

最近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当两个人争得面红耳赤的时候,他们两个中间相似性反而超过他们的不同。

一个例子是争论到底是Windows好,还是Linux。他们在“绝对主义”的道路上的相似,远超过和另外一群认为两者都好,不同的时候不同的平台或好的人。

另外一个例子是,有人爱Facebook,有人恨Facebook,但比起没听说过Facebook,或者根本不关心这是个什么东西的人,他们已经是如此的相似。(爱的反义词不是恨,而是漠然

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zjemi举的大量宗教界的纷争(比如基督教和新教),让我们不参与其中的,觉得不可理解。他们对于我们来说,都是类似的。再比如说北京人还是上海人好的争论中,他们至少有一点如此类似,就是他们都相信人的好坏是可以用出生地判断的。

很多时候,有人可以争论是一件好事情,因为我们在可以争论的时候,说明我们找到了和我们相似的人。

September 12, 2009

Blog写了7年了

Blog写了7年了。今天进入第八个年头。

7年变化知多少?

June 28, 2009

不同观点的根源

中国网民开始发出声音,是好事。讨论的时候,针锋相对,观点不一随处可见,也是好事。为什么同一件事情会观点如此不同呢?我试着归类如下。

其一,盲人摸象。看到的都是事实,确实不同部分的事实。关于上海好还是不好,美国好还是不好,都是类似这样的讨论。我们必须接受,对于同一个事物,可以有多于一种事实。

其一,小马过河。就算是看到同样的东西,就是那一条河,因为自身情况不同,而得出不同的结论。两个人看到价格相同的一个东西,有人说贵,有人说便宜,就是这种讨论。我们必须接受,对于同一个事实,可以有多于一种描述。

也就是,我们必须接受,对于任何一个问题,有多于一种正确答案。 ,就像一个人可以是坏人,也同时是好人;可以是高的,也同时是矮的;可以同时是万众敬仰的偶像,可同时是一个卑鄙的小人;可以是爱国者,也是个流氓。

March 16, 2009

细节还是细节

人真笨。

不知道从多小的时候就听说过,细节决定成败。细节,还是细节。

结果,总要自己做了很多年以后才稍微比以前更知道一点细节的重要。同时还顺便验证了另外一句古话:“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遇比我年轻的创业者和我谈专注,和我谈细节,我也不确定他是不是真的懂了,是不是和我几年前自认为懂了一样。

专注,细节,还有类似的教诲,知道和真知道差别不止一点两点。

后注:我还没有升级到Windows 7,不过几乎装了的朋友都向我推荐。我问,哪里好?常见答案是:就是好。我问,和前一个版本有哪些不一样,得到的回答居然是:真的和XP一模一样,但是就是快就是爽。我不得要领,只好凑到微软的老同事的饭局上一问其详,才发现,7就是在细节上面做了修饰。我坚决认为这是正确的路。比起新功能和更加顺手,更快,更稳定的老功能,用户常喜欢后者。比如我,MovableType 4.x的千好万好,抵不过它去掉了Ctrl+Shift+A就可以加链接的一个好。

后注二:背诵pi一次,以纪念刚刚有人发起的三月十四号,π日。3.14159265358 979323846264338 3279502884197169399375105 820974944592307816 4062862089986280

March 13, 2009

小宝和水

王逸凡小朋友不喜欢说话,不喜欢和其他小朋友玩,但喜欢水。各种各样的水,杯子里的,盆里的,湖里的,马桶里的。。。

因为担心他把水撒得家里到处都是,或者倒在自己身上,他对于水的渴望总是不能满足。

小家伙例行的祈水行动就是拿一个空杯在家里到处找人施舍点水,哪怕一点点,他都满足的探着脑袋到杯子口看半天。

如果不给,就拉人隔着玻璃看饮水机,用手指,嘴里“嗯。。。嗯。。。”

如果依然不给,就搬凳子往金鱼缸上爬,希望从金鱼身边抢些水出来。

如果依然不能得逞,拔腿就往厕所走,马桶里面通常还是有水的。不过八成还是不能如愿以偿,在半路被连哄带骗强拉硬拽的拖回客厅。

于是就出现上星期的一幕。小家伙郁闷的拿着空杯子走来走去,忽然自己一个人跑到一个角落里,蹲下。在大家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的时候,小家伙居然自己尿了一点到杯子里。。。

嗨。可怜的小宝!夏天赶紧来,我们带你去痛痛快快的玩水去。

P.S. 小宝这两天现在懂事一些了,我们告诉他玩水会生病,水里面有小虫子。前几天,小家伙在小区里路过一桶水旁边,走不动了,竟然足足看着水桶长达40分钟,想必内心无比挣扎:“玩水?虫子?虫子?水?。。。”。

March 07, 2009

我以为的和他们告诉我的

我以为

在我们的虽有观点前,加上“我以为”,或者“我曾经以为”是件挺有趣的事。

奥巴马说

“我们可以改变”
而加上
“我们以为,我们可以改变”
把意思就拧巴了。朋友说:
“我能坚持写blog”
“我以为我能坚持写blog”
有趣的是,大多数情况下,后者和事实更加接近。

我们经常把我们相信的东西和事实划等号,把两者互用,其实不然。加上三个字“我以为”,能不断提醒我们两者的区别,告诉我们,不要过于草率的把两个混用。

他们告诉你的?

几年前,好朋友Clair要去法国的一家核工厂工作。我们很为她的健康担心。她安慰我们说:

没事的,那里一年的辐射水平连一次正常的X光的百分之一都不到。。”
有人充满怜悯的问道:
这是他们告诉你的?
Clair一滴汗,想了半天,只得承认:
恩。是他们告诉我的
后来聊了些其他的东西,她又说道:
不过那里的平均寿命真的比其他地方还高很多
这次几乎所有的人都充满怜悯的问:
这又是他们告诉你的?
Clair又一滴汗。。。

我并不是有任何证据证明别人告诉Clair的不对,这个故事本身仅仅是可以作为MVM的《生活中总有有一些事情让人狂汗》系列的一篇文章。

我要说的意思是,偶尔对于自己坚信的东西自我解嘲的问一句,“是他们告诉你的?”可以提醒我们,“别人告诉我们的事实这两件事情并不是天然的一定一致”这一个简单的道理。

March 01, 2009

方便的力量

积累的力量不用多讲,水滴石穿,集腋成裘等等的成语颇多。一天写一篇blog,七年的积累就是现在的2300篇文章。而方便的力量,却被提及不多。

我哥哥开过一句玩笑:想成为哪方面的专家,在马桶旁边放一本那方面的书就好了。我仔细想了一下,还真的有些蛛丝马迹可以印证。

积累的力量惊人,但是不方便的事情就不容易积累。一件事情,如果足够的方便,足够的日常,就像马桶旁边的那本书一样,就容易积累;经过了足够长的时间,就会对人产生影响。书再多,只要不是放在枕边,饭桌边,马桶边,看的几率就会下降。一天两天其实差别不大,但要是积累上几年,变化就出来了。

办公室里,两个人坐在一起,不用开会,甚至不用多讲话,沟通就会象空气的流动一样的发生。就算早上问一下好,休息的时候闲聊一句话,半年之后,两个人就会觉得很亲密;很多业务上的事情,都会互相知道。坐得远了,尤其是两个办公室里,就算故意的每个月开一次会,也远没有办法达到方便的每天的,面对面的沟通的一半效果。

安排了座位,就安排了沟通;
调整座位图,效果甚至胜于调整组织结构图。

July 28, 2008

规则里面的那条线

定规则容易,定大家一听就听得明白,没有歧义的规则不容易。定规则的时候,怎么把那一条线清晰的画出来,是一个要不断的摸索的过程,反复尝试的过程。

电子设备

飞机起飞前乘务员总要宣布,关闭一切电子设备。

但是什么是电子设备?我的石英表算不算?我的助听器算不算?还有很多算不清楚的东西,不知道是不是该关闭呢?

不过一次在美联航的飞机上面,听到一个乘务员说,

如果您有任何带有开和关的按钮的设备,请把它放置在关的位置。

这显然不是最严肃的定义方法,但至少对于每天的上百名乘客,这位乘务员一定试过各种说法,觉得这种说法最省事,乘客的问题最少。

食品药品

还有一个也和旅行相关。进入美国海关的时候边防检疫人员一直说

所有的食品和药品都需要拿出来检查
这也是一个比较费解的概念。要我就能轻易说出来一些不知道到底算是食品还是药品的东西,比如茶叶,口香糖等。

我也见过比较有趣的,就是一个老头,反复强调

凡是能够放到嘴巴里面的东西,都要拿出来给他看一下
与此同时,他还不断的做着往嘴巴里面放东西的动作。

这条线显然画得过于宽泛了些,比如假牙或许也要拿出来。不过在这个环境中,倒还算是一条合理的线:宁可让乘客多拿出来些东西备检,也不要让他们不理解而在后面的检查中被罚款几百美元。

实践才能找出那一条线

我们制定法规的时候,如何画一条通俗易读,少玩些概念多一些失效的线,实属不易,却大有必要。而我又不相信有人可以聪明到拍脑子想出来。我更相信像空姐或者边防检疫这样每天要向成百上千人说一样的规则的人,更容易摸索出一个被广泛接受的说法出来。


February 20, 2008

关于歧视

最近经常有些琐碎的想法,与其等想楚正襟危坐的写篇长的文章,不如随手记下来。不成体系,望海涵。今天想说歧视,这是我想了很久的一个问题。

到底什么是歧视?

BBS里面有些固定的种类的帖子会火,比如:北京人好还是上海人好?

其实这种帖子的讨论双方,不看也罢,更大可不必或者引经据典,或者脸红脖子粗的争吵,因为这是本身就是一个带有严重歧视成分的命题。无论哪方获胜,得出的结论都是源自同一种逻辑“人的好坏,是可以由他/她出生,或者生活的城市决定的”。

这个时候,马丁路德金在《我有一个梦想》的演讲中或许可以帮助我们。

“我梦想有一天,我的四个孩子将在一个不是以他们的肤色,而是以他们的品格优劣来评价他们的国度里生活。”

我也希望我们的世界也并不是因为他是上海人,河南人或者北京人来判断他品格的优劣。

歧视很难辨别,也很难把握

基本上说,因为肤色而决定是否录用一个人是典型的歧视,但是如果在正剧里面物色秦始皇的扮演者,挑剔肤色就不在歧视的范畴。如果应聘者因为腿有些残疾而不被考虑录取为接线员,是不是歧视?而如果是一个短跑运动队的招聘,同样的情况不被考虑是不是歧视?我认为前者是,而后者不是。对于宗教信仰,对于性别,对于肤色,对于籍贯等等的不同而区别对待,并非都是歧视,而仅仅跟当下讨论的话题有关。

所以经过很多此论证,我自己对于歧视的定义式:

根据与讨论话题无关的因素来做判断思想本身成为歧视

感觉到更多歧视的人,多是有歧视思想的人

几年前,曾经和大哥谈到过歧视,他的结论是:“在国外,感觉被歧视的,多是在国内歧视别人的”。这论断或许失之片面,但的确是经常看到的场景。

以己度人是常理。我们总用自己的逻辑猜测别人的逻辑。很久以前见到有人超市结账时插队,被后面的人阻止。结果那个人大吵,认为在上海受到了歧视,并摆出外地人对上海的贡献来作鸣不平。以我看,真正有歧视思想的恰恰是他本人,因为当周围的人或许是基于他的行为,而不是他的籍贯来做出对一个人的判断的时候,他却把一个不相关的因素强行拉进来,这就是歧视。

有的人歧视日本人,有的人歧视有钱人,有的人歧视河南人,有的人歧视上海人。。。我们每天都在生活在歧视中间,作为歧视者和被歧视者生存。

歧视的根源

歧视其实是可以带来一些便利的。比如说,来自某些省份的产品从历史统计数据上说,的确质量问题比例偏高;当有某些属性的人(性别,宗教,是否有孩子,是否受过高等教育,是否。。。。),的确在统计学上面具有另外一个属性的可能性偏高。通过对于历史上的统计来判断这个人,从而直接从简历里面不通过面试而直接删除的确是一个节省时间的做法,但我们作为歧视者享有的便利,是以牺牲被评估者的利益为代价的。

当然,对于这种推断应该有个合理的限度。比如一个人本证明偷了三次东西,依据此人的历史做出他未来有可能偷东西,虽然严格意义上可以有0.0001%的歧视成分(小偷为什么不能改邪归正?),但我对这种“歧视”的接受度远远高于那些对于自己没有办法做出选择而出现的历史。仅仅因为一个人是哪里人,或者他/她的父母来做出对于一个个体的判断,无论这种判断听起来如何有道理,如何合情理,我自己的归类方法,都把它归为歧视的一种。

希望通过自己的思辨,让自己为这个世界消除一些歧视做些努力。

February 17, 2008

情人节的玫瑰

从去年5月份起,开始在窗外的院子里种玫瑰。最近的一个月,终于开花,每天早上睁开眼睛就可以看到。

我已经对Wendy唠叨了一个月,说情人节我会送给她我自己种玫瑰,虽然自知我种的这株“卖相”不怎么样,远比不上当天外面卖的“专业”玫瑰。同时,我坚持把这个同属蔷薇科蔷薇属的常绿灌木叫做玫瑰,而更多人一直称其为月季。老实说,我种的,的确是月季,只不过情人节送月季听起来不是那么一回事,所以一直嘴硬。

前几天过情人节,晚上回来抄起剪刀,把盘算的一个多月的玫瑰花剪下来,送给老婆。

结果,看着我们手里的玫瑰花,我们忽然都有些后悔。玫瑰花就这样死了,罪过罪过,觉得挺对不起它的。窗前也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已经能够体验到的,其实就是拥有的;如果一定要用买下来,拿过来,抓在手里等等常规的方法“拥有”它,获得的不见得是自己想要的。


May 26, 2007

为什么HTML里的Comment是<!--开头?

最近做了两周的产品组培训,让自己对于技术的兴趣又重新燃起。我觉得一个好的技术人员要至少做到两点:开放(或者说有好奇心)和深入(或者是打破沙锅问到底)。在准备下周的UI训练营之前,我简单的看了一些HTML代码,发现还有很多以前忽略的东西。比如我问的这个很白痴的问题:

为什么HTML的comment都是写成

<!-- 这是段注释 -->
形式?

这个看起来最不像HTML的语法,正是源于HTML的父规范 - SGML。在SGML语言里面,<! >表示SGML中的声明,比如

<!ELEMENT IMG - O EMPTY -- Embedded image -->
而在SGML里面,评论是用简单的两个横线表示的。第一对横线表示评论的开始,而第二对表示评论的结束。在HTML里面,就直接继承过来,用<!-- -->来代替。

就像还有另外一个SGML语法写出来的东西,我几乎从来没有真正关心过,或者说还很少手写的,就是XHTML 1.0或者HTML 4.01前面的DOCTYPE,比如:
<!DOCTYPE html PUBLIC "-//W3C//DTD XHTML 1.0 Transitional//EN" "http://www.w3.org/TR/xhtml1/DTD/xhtml1-transitional.dtd">,这真正代表着什么呢?难道就是一行字符串吗?其实,可以说浏览器就把它当作一段字符串,但字符串的生成,还是有历史原因的。

比如说

  • <! 表示SGML的声明的开始
  • DOCTYPE是SGML的语法的以部分,就像另外一个常用的,ENTITIES,在DTD结构的语法里面常常用到。
  • html说明了这个SGML文档的根tag。
  • PUBLIC和SYSTEM相对。SYSTEM 会制定这个文档相对应的DTD的未知,应该是:SYSTEM "/dtd/xhtml.dtd"这样的形式,而PUBLIC表示下面将不用URL而仅仅是一个字符串规定DTD的位置,而这个字符串是如此的特殊,我们有一个名字来规定,叫做Formal Public Indentifiers (FPI)。
  • "-//W3C//DTD HTML 4.0//EN"这就是FPI。云里雾里的字符串也是有意义的:ownername//class description//language。其中,ownername 是 -//W3C。其中减号表示W3C是一个还没有在ISO(或者其下的ANSI注册的机构),+号代表的是注册的(这里感觉到了1960年代那种互联网之前的迂腐的味道。以后所有的这些复杂的注册统统都用基于现在的域名注册系统中了,比如xmlns命名空间的注册借用URI就显得聪明的多)。就连W3C都没有注册,可见注册机制已经名存实亡。DTD表示了类型,而HTML 4.0是这个DTD的描述性的名字。最后的EN同样借用了ISO 639的语言代码。
  • "http://www.w3.org/TR/xhtml1/DTD/xhtml1-transitional.dtd"这个按道理是不需要的,因为如果有了FPI,所有的现代浏览器应该都自带从这个著名的FPI到本地缓存的一份DTD文件的对应表,但是如果没有(这是严谨的考虑),才把URL作为PUBLIC的第二个参数,传进去。。。(顺便提一句,FireFox不会去读任何外部或者内部的DTD,用来验证HTML的合法性,换句话说,FireFox不支持DTD验证).
  • >跳出SGML世界,回到HTML文档中去。

这样分析,也就大概的知道这里是怎么回事了,至少对于记忆这个字符串有好处。

Web的历史一直是借用和采纳的历史,HTML借用SGML的规定,SGML有借用ISO的定义,就像SMTP借用了URI的定义作为自己的规范中的一部分一样。。。

而且,这种过去的规范对于新技术的影响,就有点像两匹马的屁股决定了古代车辆的宽度,之后决定了地上的车辙,进而影响到了铁路的宽度,限制到了铁路运输的货物到校,随之限制了运载火箭的直径,知道决定了卫星的直径。。。这听起来虽然有点牵强,但说的就是这种例子。

技术加上一点点考古,真有趣。

May 02, 2007

身份认知?

明天请大家到家里来做客,不知不觉的,准备收拾一下,或者去添几盆花。再平常不过的想法,每个人都有的类似于只要在镜头前就要扒拉一下自己的头发的小动作,是不是在提醒自己,自己的身份总要由别人的认可才得以确认呢?为什么三个礼拜没有扫的院子,一定要在来人的时候才要清理一下呢?

April 20, 2007

赚钱容易,持续赚钱难

最近听到很多同行在做渠道,还跑过来告诉我渠道好做。一家加盟商过来,收几万块钱,收起来很容易的。类似于这样“快速致富”的主意,我一笑了之。

这个以前的互联网公司做过的,跑马圈地状态,两年一个周期。牌子做砸了,不能接着骗人了,换个牌子再来就好了。

赚钱的方式很多,“easy money”也常常很容易。但是,长期的盈利并不容易。房地产赚钱投房地产,股市赚钱投股市,互联网起来做互联网,这也是种做法,但这是纯属投资者干的事情。做事业的人,还是想清楚自己长期的发展和赚钱方法在哪里比较好。

在运行一个网站的时候,开发更多的不太相关的功能加到一个网站上面是一种容易的提高PV的做法。一个产品出来了,发现做不上去了,就开一个新的产品。这总能吸引另外一批用户。把自己的盆子越做越大,总有从天上不小心掉进盆子的人。在PV(运气好的是收入)增加的时候,成本同比例增加。这种“跨领域”都成功的“多元化,集团化”,从10年前传统企业流行一阵开始,就不多见成功的案例,尤其在创业期间,更是鲜有成功案例。

有诱惑的时候,抵住诱惑,做一件事情,做积累,看长期,才是我个人觉得应该走的路。所以我们只做分类,我们不进入商家黄页,我们不花精力做商家服务,看似直接的损失,但我相信一家公司能把一件事情做好,已经不易。也正因为这样,我们的本地的合作伙伴都是零加盟费,而且我们提供专业的支持(这个做法和以前03年做的微软合作伙伴计划很像),就是希望能够帮助合作伙伴成长,看长期的成长。有人说这不是“市场化”的做法,我说,对了,我们是做实业的,不擅长忽悠。

注:周六在厦门参加站长大会。如果有同去的朋友,在那里见面聊。


April 15, 2007

信息真的过载吗?

最近Twitter出现,信息过载的呼声越来越多。我看,信息从来没有过载过,只不过一个人可能获取的信息不断增加而已。

信息从远古到现在一直都有,只不过以前都没有变成公众信息。设想一下,每一分钟里,中国移动的网络上传递着多少的对话!想象一下,每天的电子邮件系统里周转着多少只有两个人才看得到的内容。再推广到离线的,在我写下这不过百字的blog的时候,这个世界上有多少字的面对面的交流?比起这些信息来说,互联网上的,尤其其中一小部分的blog上的信息总和,估计还没有这个社会一秒钟产生的信息总和多。

只不过区别是,以前的信息都是只有两个人或很有限的人可以看到,听到的,现在随着带宽,程序,硬件成本的降低,其中的一部分的信息变成了公共的信息,而且是全球任何人都有“可能性”获取到的信息而已。

当然,有可能知道,并不意味着你需要知道

未来,还会有一些应用让人把一部分信件都变成了明信片(blog),把一部分对话公开出来(podcast),甚至一个人看到的世界,都可以让其它人随时看到(就像Justin.tv这样的应用)。

接下来,每个人要面临的问题就是,如何面对这些你可以获取得到,却和你无关的信息。事事关心,我们就会变成一个无所事事的街头混混,或者偷窥狂,看到哪里有热闹就停下来看半个小时,看谁家们没有关就进去转转,或许看到蚂蚁打架也停下来审视一番,然后仰天长叹:信息过载呀!

信息的公开化给人的好处是,只有公开信息的急剧增加,才有可能让其中自己感兴趣而以前没有办法获取的信息出现。试想,没有上千万的blogger总数,哪轮得到你有几个些blog的朋友呢?而正是这几个(而不是几千个)你关心的朋友的blog,是你真真关心的。这也就是适当的过滤必要。100多个广播电台的声音如果没有收音机的调谐功能,就是噪音。大量的信息,如果自己没有一个调谐器,选定频段,就只有苦恼的份了。

February 17, 2007

新年快乐

各位新年快乐!

January 22, 2007

每个企业只能为做特定的事情优化

上一次和Mayfield的Richard聊天,最大的收获,就是他对于每个企业都为特定的事情优化的理论。我觉得很有道理,分享给大家。

每个企业,如果成功了,尤其在一个高度竞争的市场上面取得惊人的成功,必然是这个企业的全部都为做这一件事情优化到了最好。换句话说,也就是如果它开始做除此之外的事情,就注定了它的一切行为,就有可能都是对另外一件事情样样都不是最优的,就容易失败。

比如说,Google就是做搜索技术的,微软就是做平台的,eBay围绕着拍卖,Yahoo!就是做媒体的。他们都在自己的领域经过了十年到30年的优化。这种优化,体现在这个企业的方方面面,从招什么样的人(用什么样的方法招人),到提供什么样的培训,从到工资制度,激励制度,到判断成功的标准,甚至到创始人的性格等等这些因素,这些都注定了一个企业在它擅长的领域的成功。因为决定因素太多了,我们经常笼而统之的称之为一个企业的DNA。

不幸的是,当一个企业注定要扩张的时候,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就是环境的改变。当把一个领域的DNA移植到另外一个领域,或许还可以成功,但和原来一样成功就比较困难。

Google是做技术的,从创始人,到招的人,到公司崇尚技术的文化,造就了它混合了近乎学术的核心技术和远远不断的创新的DNA,这的确让互联网领域的其他技术公司望尘莫及。而如果进军媒体性质的服务,它的Geek特质就不是那么受人欢迎,做Google Video不成,收购YouTube,也不被看好,blogger,Picasa虽然不能说坏,但的确和他在技术方面的成就不太相称。

微软也是做技术,做软件的,更准确地说,它是做平台的。你看Windows很强,IE也是用作平台的思路做出来的,都不错,但当它进军游戏,XBOX虽然营业额不错,但就是打不过PlayStation,而且终究不像Windows + Office那样占据半壁江山的收入,同时Zune打不过iPod,超长的产品线从歼灭战进入了一对一的肉搏战,就算是微软已经非常强的企业级应用,比起专门从事这些行当的公司,虽也不能差,但却再也无法达到他在平台上面的成就。

如果用《创业公司的欲望》里所说的适者生存,精确匹配的理论来讲,就是只有对于一个环境精确的匹配,才能在这个环境生存和成功,而在另外的环境,同样的DNA即使是不灭绝,也活得一般。

我们看到在美国越成功的公司,在中国反而失去了那种光环,而在美国不是行业最领先的公司,在中国反而有了超越对手的机会,比如麦当劳和肯德基这对冤家就是。可能麦当劳的暂处下风,就是应为他太适应美国,就不如不那么适应美国的肯德基敢于破釜沉舟的改菜单,做尝试,所以没有那样成功了。

对于进入新的领域的公司,分开是一条路。安达信讲究一丝不苟的会计和讲究高瞻远瞩的咨询在两个领域搏杀,最终分出了Accenture;专注于仪器的安捷伦也改变了自己的DNA,从惠普杀出。历史上的合并,分拆,都是为了更是应这个变化的世界。


January 05, 2007

连锁美发业难不成是新经济?

我觉得互联网经济的基本特征就是看随着收入的上升,成本是不是随着显著上升。如果成本不随着收入增加显著增加,就是互联网经济;如果两个条曲线是一上一下比翼双飞的话,就是传统经济。

比如说一个网站,一个人看和一百万人看成本相差就不大(服务器在大一点的互联网公司里面不算大头的成本),这个秘密,是互联网经济神奇的根本原因。不说互联网,其他所谓的新经济都是这个规律,就是边际成本的问题。比方说,软件,芯片,制药和创意产业等。这些都属于研发,设计,初始投入很大,以后每多生产一套软件,一片芯片,一粒药片,或者复制一套设计的成本却很低很低。

screen-internet.econmy.PNG

原始经济,到传统经济,再到互联网经济

纵观人类经济,最古老的原始经济是1块钱成本,出一身的汗,干一天的活儿,这活儿(或者叫做无差别的人类劳动)就值3块钱,比如传统农业和手工业。

后来到了传统经济,基本上是3块钱买入,3块5卖出,用Keso的话来说,这是最稳固的商业模式。现代农业,制造业,运输业等等,都是这种经济模式。

新经济之所以让所有的人跌破眼镜的原因就在于,它打破了这种模式,变成6块钱买进(比如研发成本),一毛钱卖出(当有100个用户的时候),或者过了一段时间60块卖出(当有六十万个用户的时候)。在边际效应显现之前,外行看起来,就是赔本买卖。

美容美发业

这几年观察到每次去理发,理发师或者洗头工都会推荐我办卡。以永琪为例,办了卡以后,理发可以打到3折或更低,很多项目轻松的就打了对折,搞得好像不办卡,按原价消费的都是傻瓜似的。而且打过折的价格,非常具有诱惑力,我甚至觉得有低于成本销售的嫌疑。而且,推荐办卡对于每个员工来说,感觉起来好像比理发,美容,美发等“主营业务”都来得重要似的。

留住用户当然是显而易见的好处,除此以外,还有什么原因吗?

如果用上面的那个曲线和直线的关系来思考,就有了新的思路。如果有了储值卡,美发厅的营业额和实际提供的服务量的线性关系就被打破了。办卡收入的钱,直接可以计算成为营业额,至于服务什么时候提供,是算在成本里面的。这个成本变不变呢?

我们来看一下成本。一家店,打个比方,一个月的营业成本是20万,包括租金,所有人员工资,这个成本一旦开业,成本就几乎不变了。无论客户多,还是客户少,变得只是自来收费和电费这些微不足道的费用。如果用办卡这个杠杆,营业额可以像打网络游戏一样,要多高有多高,而不用担心实际的成本的上升。

如果商场办消费卡,评卡可以购买商品,他们一定会担心挤兑风险,而美发行业,恰恰是不会发生挤兑的。他们不担心有一天所有的人冲过来要求提供服务 :第一,这种情况发生机率不高(没有多少人会要求一天理三次发,做五次脸,就为了把钱用光);第二,就算发生,大不了让大家排队就是了,顾客的耐性是自然的平衡机制。服务业的行业特征导致了它的不可以挤兑性。

有了这些先天的优势,导致美容业在保持成本不变的情况下,如果有足够的销售(全民销售,而且销售成本也不随着销售额的增加而增加),营业额可以脱离成本的地心引力,冲到天上去。

这,或许就是美容业办卡的最根本的原因之一。

我们如果把一家永琪当作一个网站的话,服务器租用(设备),接入(场地),人员成本(服务员)的花销是基本上固定的,访问量和收入(办卡)就是一个可调的,与成本无关了。这种模式,不就是新经济的特征吗?

不仅仅美发行业,其他会员制的服务可能打的也是这个算盘。比如说健身会所,VIP俱乐部,高尔夫俱乐部等等。很早桑勇说过,人满为患的健身俱乐部不见得挣钱,因为花了钱,办了会员卡,而从来不来健身的会员,对于他们来说才是最优质的会员。这些会员比例越高,使得他们办卡收入越来越不依赖于场地的投入而画出新经济的曲线和直线来。

其他的原因?

社会这么复杂,写下自己的想法的问题在于,一篇文章无论如何不可能提及事物的方方面面。比方说,从获得客户的角度,会员制有利于留住客户;从竞争的角度,会员制提高客户迁移成本;从资金的角度,预付费制是资金周转更加有效;从消费心理上来说,办过卡以后的消费对于金钱的敏感度降低;甚至从概率的角度上考虑,卡里的钱没有完全用完的,丢了卡懒得补办的等等也是收入的重要来源。。。

我相信当运作一个业务的时候,像这样太多的决定性的细节,导致了形成连锁美发业现在办卡的现状。这种现状,比任何我们行外人指指点点,用这个理论或者那个理论去套来得更加有道理,踏实和稳固。对于这个行业,我很感兴趣的。因为一个通过“办卡”这个简单的想法,连锁美发业一下就打破了传统的理一次发,收一次钱的“制造业”模式,而俨然跻身于新经济的行列了。

注:赫赫。我最不懂得就是经济,瞎侃一下。大家看看还可以从那些角度分析一下?

注二:对于到底是新经济还是传统经济,其实根本没有争论的必要,盈利是最重要的。之所以区分的原因是,用传统的控制成本,赔本生意不做的方式做传统生意,或者用投入研发,等待边际效应开始的新经济模式做新经济的业务,都是没有问题的。而我看到的比较惨的,就是要么用传统经济的模式来做新经济,或者用新经济方法来做传统经济的企业。在创业早期就大砸线下广告,甚至电视广告的互联网公司就是前者,做了三个月收入没有达到成本就关门的互联网公司就是后者。

对于前者,打广告没有关系,但是传统行业打广告,是确保每1块钱的广告费可以挣到1块1的收入。而对于网站,就一定要确保用户数量的增加,不和投入挂钩。如果把用户数和广告花销直接挂钩,1块钱换一个用户的话,那就是花多少,赔多少了。

September 07, 2006

世界不是天才创造的

有趣的游戏

前几天晚饭间,老华组织在座的12个人玩一个猜数字的游戏。。游戏规则是这样的。

每人给出一个从0到100之间的数字。把所有人的数字求算术平均值。谁选的数字最接近这个算术平均值的2/3,谁就赢得整场游戏。

这是个很有趣的游戏,建议大家每个人都再仔细读一下题,想一想,试一下?

选一个数,写一个理由,然后再往后看。


你的名字:想好了再写,这个是公布的

你你猜的数:一定要0到100之间的

分析一下过程

我们来分析一下这个游戏里的每个人。如果每个人都是真的随机的选择的话,大家平均值应该在50左右。50的2/3应该是33.3,对吗?很多人都写了33.3。(当然还有很多人没有想到这一步)

不过多想一步,如果你写了33.3,难道其他的人不会想得和你一样,也写33.3吗?如果这样,你应该写22.2。如果继续想下去,大家的平均值应该越来越小,就是这样。。。

50
33.33333333
22.22222222
14.81481481
9.87654321
6.58436214
4.38957476
2.926383173
1.950922116
….
最后,把问题想得非常地复杂的人的答案是0。

这是我们那天的结果

30
98.16
32
50
12
33.3
22
8
8.2
18
28.68
37

所有的平均数:31.445,它的三分之二是20.96333333。选22的人获胜。

世界不是由天才创造的

老华的很多次游戏表明,无论是什么样的群体,最终的获胜的数字,都在22左右徘徊。群体决策的结果和天才的想法总是有些格格不入。 这个游戏告诉我们,这个世界不是由天才决定的。在众人决策的过程中,赢得游戏的人,都是比别人多想一步的人,而不是多想两步或更多步的人。

游戏中的人

这个游戏里面,选择不同的数,或许就代表了不同的人。

先说选超过66.67 的人。在开始游戏的时候,我悄悄对Wendy说,“肯定不会有人选超过66.67的数字的,要是谁要是写了,一定是没动脑子的”。就算是所有人都写100,获胜的数字也才66.67。结果出来,第二个报出的数字就是98.16。我窃笑。他解释写这个数字的原因是因为没听清楚题。慢着,先别就这样放过这个现象。在现实社会里面,没听清楚规则的人不是比比皆是吗?比方说,做产品的人认为质优价廉用户就会买,而实际上,花高价买差产品的人大有人在,我们不能指望所有的用户都和和业内人士有一样的判别力,一样的了解规则,对吗?

再说选0的。或许这个结果很多人想都想不到,但老华组织的游戏里面,几乎每次都有选零的,而且越理性的群体,选零的比例越高。比如微软研究院30个人里面高达3个人选零。选零的人,沉浸于自己对世界了解的快感中,却知之者甚少。很可惜,在每次游戏里面,比一般人想一步的人就不多,想两步的人更少,经过重重地归迭代到达0的最终境界的人少之又少,我们只好轻叹一声,说,你是天才,但是你赢得不了游戏。或许原本他们在写0的时候,本来也就清楚的知道自己不可能赢得游戏,而他们就是用这种近似自杀的方式向世界宣称,“我放弃获奖,因为我是天才。我可以接受没有奖励,但我不能接受大家不认为我聪明”。我们假想一下,如果天才的理论有机会向每一个参与者传播,让他们理解,跟随天才的选择,说不定他还有一线获胜的机会,不过让每个人了解,从古到今就不曾在天才在世的时候实现过。天才不是疯了,就是穷困潦倒。

然后我们来说选33.3的。他们是正常的,平凡的人。就像数以百万计的洗发水的使用者或者报纸的阅读者一样,再正常和普通不过。在明白无误的规则面前,按照规则办事,用思考指导行动,却不多想更多。33.3的人是社会的大多数,在他们前面,有引领世界的0和推动世界的22;在他的后面,有大量的选择随机数的更平凡的人。是33们,奠定了这个社会的基调。

再说赢得游戏的22。他们也遵循规则,但是比规则前进了一步,不多不少,刚刚好一步。他们提出的方案让大多数人(33)感觉的有道理,却不像天才(0)提出的解决方案那么晦涩难懂。我们假设,如果布鲁诺要是发现一个新的号称是绕地球旋转的星星或许能为他赢得终生的荣誉和财富,但如果走得像推翻地心说,宣扬日心说那般的接近真理,得来的就是8年的监禁和熊熊的烈火了。

社会上除了这些种类,还有很多,在游戏里也在出现。比如说选50 的。他在公布答案之前就解释说,“我知道这个数字肯定会非常小,趋近于0,而我就是想说一个大一点的数字,把平均值拉大,看看是会不会左右游戏的结果”。这叫做“搅局的”或者说“损人不利己”的。现实社会里面有吗?大有人在呀。

天才的悲哀就在于,他搞懂了规则,却没有搞懂人。他自己想明白了,就想当然的以为别人也会想明白。他不但错误的忽略了只想到33的人的存在,更忽略了没有思考的,或者存心不按规则玩的人的存在。毕竟,这个世界不是一个只有天才的世界。

最后说一说8.2,就是我了。我对8.2的分析是,这个人有一点点天才的倾向,却又不能像选0的天才一样潇洒的放弃冠军的奖励;他希望赢得游戏,却又过高的估计了大众思考的步伐; 8.2被天才斥责有太多功利心,却被22嘲笑过于“自作聪明”,算是一个摇摆在理想和现实之间的人。自嘲一下罢了。

天才的选择

对于这个社会,必然有看得比别人稍微透彻些的,离真理更近些的,我们姑且称之为天才吧。这些已经窥探到天机的天才,在现实世界里面,选零还是选22,这是个问题。

选零,就注定了要放弃大多数人的认可。这认可可能是名声,可能是钱。选零的人,适合当教授,适合当评论者,不合适自己来做商业。

如果你本来想选0,却又为了迎合大众选了22,就注定了你要伪装的傻一些,要被业内人士批判,会被选0或者8的人认为不紧跟潮流。大家看一看现在大凡成功的公司,从美国的软件业网络业巨头们,到中国的门户和成功网站,哪个躲得过选0的人的指指点点?或者说,选22的人是易中天,会用通俗(甚至有些错误)的方式讲史,而选0的人就是严肃的历史学家。通俗文学,流行音乐和热门网站,在大众和同行两个世界里面有完全不同的声名,大多是因为这样。

没有选0的人,这个世界何以进步?选零的天才们艰难的拖着这个世界前行。我对他们表示敬佩。只可惜,他们获得的只有一小部分人的敬佩。对于选22个人,帮助了无数选33的人改善了生活,他们也获得了巨大的商业成功。没有22,世界怎么可能从33过渡到更小的数字去呢?我对他们也表示尊敬。

世界毕竟不是由天才创造的。

P.S. 好了,下面是包括你在内的三十个人的结果。看看平均值是多少?在现实中,你又会选几呢?

Loading..

更新 2006年9月9日

注一:为了让大家看到这个游戏的全貌,我把更多的结果,包括前100个人,200个人,和1000个人的结果公布出来。大家可以看一看。很有趣,结果都在21到22之间。
注二:每个人对这个游戏都有自己的分析,无论每个人得出的结论如何,觉得有所收获就好。我们谁都不能断定别人看到同样的游戏,甚至同样的分析,可以领会同样的东西(我们不等再当一次0,或者33或者98了)
注三:这个游戏来自老华的启发。老华在很早以前就曾经也写过这个题目,《世界不是由天才创造的》,并且更进一步用《木桶定理》
来解释社会的发展,很有道理,推荐大家去读。

May 02, 2006

公园长凳上的梅纳德

和有智慧的人一起工作,比拥有很多的钱而在家呆着更有意思。他们可以教会你东西的,能够给你启发,尤其是能够改变你在工作之外,对于生活的态度。我很庆幸在30岁以前就认识很多这样的人。

今天,看到给我启发很多的一个人就要退休,回到自己的个人生活中去,我才发现,在短短的一年里面,我的生活因为这个人,有了一些改变。这个人就是梅纳德·韦伯。

公园里的长椅

印象最深的是在一次全球大会上,灯光亮起,空荡荡的舞台中间就放了一个路灯,旁边放着一个公园里面常见的可以坐两到三个人的长椅。我以为要上演话剧了。这时Maynard上场。他一个人坐在长椅上面,自言自语的说起,“我常在想,如果有一天,我退休了,我就会在公园的长椅上面坐着,然后一个一个的回想自己一生中遇到的每一个人。。。这个人见到我这个普普通通的老头子,是会做过来打个招呼呢,还是转身就走呢?”。

我现在脑子里还经常想起,当时在台上的那个木头加铁艺的长椅,上面看起来孤单的老人,还有台下众多的心有戚戚的听众。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真的不像一个eBay的COO,而就是一位的长者。

生活的思考

经常想一想未来,设想一下几年,十几年之后的自己,像Maynard那样,会使自己的生活来得更轻松些。很多事情,发生的时候对自己很重要,回顾的时候,不那么重要了;因为忙而推脱的事情,却发现是最值得做的。常常设想发生在未来的回想,让我们不要浪费时间在对于长期不重要的事情上。各种学说,其实都在宣传这一点。《高效能人士的七个习惯》中的“以终为始”,管理学里的Personal Statement,或者藏传佛教里的“死亡冥想”,都鼓励我们去设想未来,从而改善自己现在的生活。

后注:记得在圣何塞第一次到到他。握过手后,他问我在做什么,我说我在负责Kijiji中国。他说很酷。然后我很礼貌的问,“你是做什么的?” 于是,我开始出名了,作为“那个问Maynard是干什么的人”在公司里出名了。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