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07, 2012

最好的跑步地点在楼下

找了几天,试了不同的地方,羡慕了半年Ann的世纪公园线路,终于在跑了50公里左右,发现最好的跑步场所就在楼下的公园里面。

map-jinxiuhuacheng-running

在开始在楼下跑步之前,Wendy认为自己和跑步之间隔着一个跑步机,我觉得隔着一个可以和我的iPhone相连的名叫Nike+的小小传感器。这些,其实都是没有必要的。

人都是惊人的相像。运动🏃其实所有人共同热爱的东西。用伊壁鸠鲁的话说:

人都有欲望,其中有些是自然而必要的,有些是自然但不必要的,有些既不自然也不必要。

健康,朋友,自由属于第一类,大房子,鱼和肉属于第二类,而名和利属于第三类。

在决定如何花钱的时候,投资在第一类是明智的,而这一类八成不贵。比如今天很冷,出门忘了帽子,在巴黎春天顺手买一顶,就属于自然和必须的,这和饿了的时候立刻吃上一顿兰州拉面比排一个小时的队吃大餐要来的合乎逻辑。

而健身中心的会员制似乎是既不自然,也不必要。一个帽子,一双跑鞋,几片地方足够。我就很开心围着一兆韦德跑步而不需要付没有必要的钱。

快乐可能得之不易。但障碍不是金钱。

February 17, 2011

我现在的桌面

我现在用前几天自己拍的一张照片作为桌面。

SFO.Desktop-640x480.jpg
用iPhone 4拍摄

很喜欢这个宁静的感觉。如果你也喜欢,可以从这里下载原始图片(2592x1936)。

祝大家有个好心情。

June 13, 2009

Chris把我雷到了

再有9个小时,在美国佛罗里达的肯尼迪航天中心的39A发射塔,奋进号航天飞机就要发射了。随机的就有我的宇航员朋友Christopher。这是他第一次上太空。要说这事儿挺大的。我就发了个很短的邮件给他,祝他一路平安。我没想到的是,Chris还是不紧不慢的像往常一样回了邮件,这下可把我雷到了。看来,航天员还是挺空的嘛,还在收邮件。呵呵。


Credit: NASA

在南京的时候,我们就聊过关于宇航员的生活。有趣的是,空间站里的宇航员是可以收发邮件的。只不过发出来的邮件直接寄到收件人。只有发到空间站的邮件需要有人在下面先看一遍,到没有什么秘密,仅仅不希望有人发一个病毒或者垃圾邮件什么的上去。

还有一件有趣的事情,就是航天飞机发射。原来这个也是非常公开的事情,谁都可以去的。大前年YLF的另外一个宇航员Mark Kelly发射的时候,YLF的好多人都去了。如果我处于一个悠长假期的状态,我是一定会去现场观看发射的。

哦。我在同里的时候给Chris起了个中文名。他希望有些星星呀,太空呀,宇宙呀什么的在名字里面,所以我就模仿发音拼出了个“可历星”,虽然中国没有可这个姓,但意思还是不错的。今天Chris同学就可以去感受在星星中穿行是什么样子了。

在NASA TV可以看到发射的直播。

Update 15:07 June 13, 2009

奋进号因为氢气泄露,推迟发射

January 05, 2009

东西的来来去去

年关重新开始在百姓网卖东西,回家翻箱倒柜的找不用的破烂儿,拍照片,定价钱,写描述,发布。接电话,回邮件,一件一件的卖出,准备过简单的生活。

随手一翻,“破烂”就很多,堆满了书橱,塞得抽屉都打不开。比方说,那个最终有5个人抢着要的Google谷歌万年历,就是在2007年底出现在我的桌面上的。放在那里,一年没有动过,也从来没有意识到它的存在。于是想都没有想,挂在了网上。

说好了成交以后,自己却很是舍不得:毕竟他是可以每个月可以自己排出来日历的,一百年也不过期的;毕竟上面还可以记录旅行,休假等日期的;毕竟它还有Google的标志,挺酷的;毕竟。。或者给小宝玩,他一定狠喜欢;或者就算现在不喜欢,明年长大点也会喜欢。。。越想越发舍不得了。

刚刚以40块钱成交,它到了真正喜欢的人的手里,自己的不舍的也就变成了空落落的感觉。于此相同,我的辛辛苦苦换来的东航15000公里里程,还没有看的杂志,多普达充电器,也陆陆续续的踏上了离开我的道路。

这让我响起了心理学上的一个实验,就是说人在处于得的状态和失的状态,对于同一件事物的估值是完全不一样的。

实验是说在讲台上放着几个普通的马克杯,问大家多少钱愿意买,大家给的价格都不高,10块钱;然后告诉每个人,这个是免费发的,人手一个。等发好了以后,过了一个小时,再来问大家愿意多少钱卖,大多给的价钱都很离谱,远远高于10块钱。另外一个类似的实验室是,如果吃了一片药丸,可以让你突然死亡的几率减少万分之一,你愿意出多少钱?如果是一个医疗实验,让你吃了一片药丸,唯一副作用是你突然死亡的几率仅仅会增加万分之一,你会向医院要多少钱做为回报?这两个事情其实说的是同样的东西(突然死亡的万分之一的几率),但大家看重的程度完全不同。

东西只有在将要失去的时候,才觉得它的珍贵。让我们对一件东西失去兴趣,或者失去注意力,最好的办法就是获得它。一旦拥有,就立刻淹没在众多的杂物之中。如果通过不断的和自己熟悉的东西说再见,不断的体会失去些东西感觉,不妨是一种更加健康的生活方式。因为我们毕竟要接受,总有一天我们会和自己占有的所有的东西说再见,并且最终归于尘土这一悲哀却不可避免的事实。越早的面对一点一点的失去的感觉,越早的可以理解拥有的意义。

后注:最近让我高兴的事情是,老婆又开始写blog了。

January 04, 2009

卖东西了

新年过了,发现有去年又留下很多旧东西,一一拿到百姓网上来卖。

mylisting

顺便参加我们自己的破烂王活动。那么好的东西,留着没有用处(比如看过了的杂志),有占地方,送人还不见得能送的出去,让有需要的人过来取,还能够积少成多变成点现金回来,多好的事情。

又什么你想要的东西吗?可以来看看。

顺便推荐李佳的破烂York的

更新

东航积分有两个人在问,正在查询。
Google的万年历最热门,好多人问,我留给我的blog的reader了。
《城客》已经成交
多普达充电器明天交易。
eBay的东西为什么就没有人要呢?

March 30, 2008

人是盲目乐观的

每位父母都觉得自己的孩子可爱。真心的觉得可爱。为什么呢?我觉得可能跟人天生的乐观相关。

对于一个人的相貌,《撞上快乐》这本书里面引用了一个案例,就是用调查问卷询问很多人关于他们相貌的自我评价(1-10打分),测评结果表明,所有的人对自己相貌的评价的平均值,远远高于5,而实际上,只有5才是客观的值。就像另一份问卷中女人认为平均起来1/10的丈夫有婚外恋,认为自己的丈夫有婚外恋的远远低于采样总数的10%。

人的乐观让人开心,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同样一本书《撞上快乐》里面提到,人群中有很少一群人能够准确的估计自己的能力,这些人被现代医学称为“抑郁症患者”。

比方说所有的足球迷都愿意现场看足球,至少也是看直播,听直播;看重播的足球节目让人觉得索然无味,而知道了结果以后再看重播简直就是折磨。为什么即使不知道结果,也不愿意看重播呢?研究表明,潜意识里面,人们还是相信如果看直播,自己的呐喊和跺脚,可以通过电视的无线信号,到达几千公里以外的足球场内,并对最终的结果产生哪怕极其微小的影响,而只有抑郁症患者会准确的告诉正站在茶几上的足球迷:“哥们儿,下来吧,你跳的再欢,也无济于事的。”

自己的孩子,外表和举止和自己很像,也就是说,“比绝大数人好看”;
别人的孩子,外表和举止和他们的父母很像,或者换句话说,“仅仅是一般,或者同样的难看”。。。

人的乐观让每个人都过着还不错的幸福生活,而不至于因为看得过于客观而对生活失去兴趣。

March 20, 2008

上海交通大学励志讲坛第二十期记录稿

刚才整理文件,忽然发现有一份交大励志讲坛组委会整理出来发给我的参与交大励志讲坛的记录稿。感谢王奕等同学的辛勤劳动。这已经是两年前的事情了,通读了一下,觉得或许对于现在的同学们还是有些帮助的,就不妨贴出来。因为是和同学的交流,难免有好为人师的倾向,现在看起来甚是汗颜。让大家见笑了。

主题:上海交通大学励志讲坛第二十期
时间:2006年4月27日下午
地点:交通大学闵行校区光标楼多功能厅

主持人:用心灵感动心灵,以生命影响生命,这里是第二十期的励志讲坛,欢迎各位同学的到来。

主持人:今天来到这里,有没有不一样的感觉?

王建硕:回家了。

主持人:在品尝我们咖啡的同时,我们也专门准备了一份很特别的礼物,我们大家一起来看一下大屏幕。 (播放DV) 刚才我们看了一下DV,我们看到你经常漫步的湖畔,也看到了你经常去的英语角,帮你找到人生幸福的一颗树。

王建硕:在那棵树旁我遇到了我的太太。非常谢谢大家制作的这个礼物。我毕业后十年多了,猛的一看,十年的回忆都回到了心里,很高兴今天以学长的身份回到这里。

主持人:这里的同学看到你回来一定非常的开心。在正式开始之前,先问同学们一个问题,在这里不管是哪个年级的同学,在你走过的这段时间大家有没有迷茫过?(大家点头)大家都迷茫过,我们随机问几位同学。这位同学,你迷惘过什么呢?

同学:我是一个进入大学从高三紧张的氛围中一下子松懈下来,我大一几乎不学习,所以现在我在学校的老师心里是问题学生,我学习不好,但是其他方面都不弱,所以摆在我面前有两条路,我是软件工程系的,我觉得凭我的性格不是很适合做系统方面的工作,我比较适合做与人交际、管理方面的,这时我迷茫过,我是把自己的学业放到这边还是怎么做?

主持人:当时你怎么做的?

同学:睡觉,当时有一个陆老师,他说当一个人刚醒来的时候是最清醒的时候,所以我不停的睡。

主持人:王建硕你迷茫过吗?

王建硕:和大家一样,我大一大二都非常迷茫,我现在回顾大学有两个关键词,一个是迷茫,第二个是成长。只有离开的时候才可以感觉到第二个关键词。而第一个关键词,在一入学的时候就感觉得到。我当时在湖畔边可以走到晚上两点,非常迷茫,到晚自修的时候,书放到桌面、手放到桌面,开始感觉时间的流失,直到熄灯。迷茫每个人都有,如果你不迷茫才是奇怪的。

主持人:当时你在湖畔一圈又一圈走的时候,在想什么?有没有思考出来?

王建硕:什么都没有思考出来。我记得以前有人说最讨厌这种看似成功人士给我们讲课,“我们正很迷茫,你给我讲你的故事又有什么用呢?”我要告诉大家,当你向前走的时候,你永远都看不到见面的路。回顾的时候,你的迷惘要么是忘记了,要么是写采访的时候记者漏掉了。当你所有的迷茫都忘掉的时候这个人就显得成功了。

我给大家举一个例子,我从市中心赶过来。如果我现在告诉你在四点的时候,我离开人民广场,我非常自信我在五点半的时候会出现在交大闵行,你会信,对吗?但是你想想,我四点离开人民广场的时候,对于到底这个路上有没有堵车,心中毫无把握。堵车的时候很无聊,我这一个半小时有多少不确定、多少无聊、多少不确定自己的未来,你全部都忘了之后可以告诉大家这时怎么做的,但是每个人都是从这一个半小时走过来的。

为什么我们会迷茫?因为到了大学的时候我们第一次面临选择。小学之前我们是没有什么选择就进入了小学,小学之后是初中,初中之后是高中,等进了大学要做什么?这个时候是人生第一次面临选择,第一次有两条以上的路可以选择,所以迷茫。

主持人:没有人告诉你吗?

王建硕:没有。

主持人:这种迷茫的心态谁都会,但是如何面对?应该如何调整这种心态?

王建硕:我不能帮助大家不迷茫,我只能给大家一些信心:当你迷茫的时候你要知道这只是你人生真正面临第一次的迷茫,大学之后还还会这样的迷盲,但是迷盲的时候千万不要着急,所有的人都是这样过来的。

主持人:就像互相更换烦恼的寓言故事。

王建硕:对。以前在大学的时候我不知道自己的未来,现在我可以知道自己准确的出现在这里,但是四点的时候我不知道我可以准时的来到这里。我当时大学的时候我不知道我今后会怎样,当时我要我的第一份工作月薪不到一千。当你往前走的时候你不知道未来,往后看的时候你就会知道了。所以当你往前走的时候,迷茫的时候给自己一点信心:车到山前必有路。

主持人:我记得网上这样说过你上大学的时候说你像一只刚出笼的小鸡,当时为什么大家这么说呢?

王建硕:可能是说我好奇,到处乱看。不过刚开始的时候,是我状况非常差的两年,而且打过一次退学申请,这个落差我相信每个人都有 --- 在上大学以前以为只要努力,进了大学,就会“从此过着幸福而快乐的生活”。。。。

主持人:很多人都是这样的。

王建硕:对,非常的开心,认为大学的生活是非常美妙的,但不用多长时间,第一天就会给你打击,就是理想和现实的生活落差这么会这么大?当时很迷茫,觉得我要退学,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就是觉得我要退学,这就是人生第一次经历迷盲。不知道要做什么,就开始到处乱逛,对什么都感兴趣。

主持人:你觉得经过大学四年之后,你觉得毕业之后给你什么,和当初刚入学的时候有什么改变。

王建硕:前不久刚参加了交大的110年校庆,我当时就想,传说中像交大这样的百年名校,就只有当你离开的时候才可以感觉。童话中美丽的校园里就是我们大学四年中百无聊赖的生活。我告诉大家,不管你现在生活多好多差,当你在回顾的时候,你肯定在回忆中比现实中美。也就是说大学四年,刚经历的时候真的给了我很多的痛苦和迷茫、不确定,你会埋怨学校,你会说交大怎样、人家学校怎样,但是回顾的时候你会告诉别人,如果在交大都觉得这个学校不好,那么在中国,有好的学校真得不是太多了。但是当你在这四年里面觉得无聊,觉得没有方向的时候,痛苦的时候就说明你在成长。当你觉得特别痛苦,觉得这个不是自己想象的时候,在扭转自己思想的时候,就是成长的时候。

主持人:您刚才说我们会迷茫,我觉得现在有一个现实的问题,就是大家会面临很多的选择。比如大四的时候我们面临参加工作、考研等,但是他会觉得什么都好,什么放不下,你是如何选择的?

王建硕:我觉得很客观的是说我们毕业后有几种选择,可以出国、考研、参加工作、创业,选择有很多,这是大家的第一次选择。我没有任何的建议说你要走哪一条路,但我给大家信心。我可以告诉你回头看的时候你会说“幸亏当时选择了工作”,或者其他你现在做的选择。当你不知道如何选择的时候,你可以找比你大三四岁的同学聊一聊,他的建议是最合适你的,因为他离你最近,而且有回顾,他可能比较了解你,这样的建议是最好的。

主持人:您觉得对于很多人来说,比如有的人会觉得机会很重要,面临取舍的时候如何?

王建硕:面临取舍的时候,我有一个朋友说他小时候曾经为了一个他当时觉得很重要的事情,就是每年几块钱的压岁钱,放弃了很多诱惑。他觉得几块钱很重要,就留给他妈妈那里。大学的时候妈妈还给他几十块钱。他当时就说很后悔,说早知道就买糖,买玩具了。

大学的时候,有很多人要学习、要兼职,有一个你觉得很有意义的工作,但是挣得不多,你有时候会觉得这些钱对我很重要,等毕业的时候你就会发现其实并不是很重要。所以有一个建议,有很多当时对你很重要的东西,从长远来看其实并不是很重要。经历是最重要的东西,第一份工作、一个大的公司可能很重要,一个让你独自创业的机会很重要,因为在几年之后,你会突然发现一点点的差别是很大的。你以后可能会想你没有为了了一点点钱而做了长远的决定,你会很高兴。

主持人:这里我说一个小插曲,是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我一个同学问说这个题目“从迷茫到成功”不对,我看这个人一向一帆风顺,都很好。很多人觉得你是一帆风顺,从河南的高考状元到微软到现在,你在这个过程中有没有遇到挫折或者是做过后悔的事情。

王建硕:挫折肯定有,人生是一条曲线,这句话很多人会告诉你,但是你在大一的时候不信,因为你不是最好的小学、不是最好的中学、不是最好的高中你到不了交大,但是你还是要往下走的,大一是你的第一个挫折。以前我觉得我很“牛”到了这里我觉得不是这么回事,这时候是第一次挫折,到时候大家会感觉像自由落体。但是到大二大三大四就会好了,但将来总是会有迷茫的时候,就像你以为进入交大就一帆风顺了,但是进入一个好的公司就好了?我记得我们那时说微软是一个大公司,开玩笑说进去拖地我也愿意,但是你真的拖地一年会怎样?就算你做到中国区的总经理又会怎样?会不会迷茫?到第三次、第四次迷盲的时候你就会觉得“似曾相识”。这几个曲线就是成长,当你有了这个经历的时候就不怕迷茫了。

主持人:经历得多了就是一个成长的过程。

王建硕:对,当你回顾的时候,就会发现,挫折的过程,小得像小学考了99分,差1分没有到100分一样。

主持人:对,我经历过,当是现在想想那个其实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过程。

刚才您谈了自己的大学过程,我们今天请到一位嘉宾,是一位教师,今天这位老师无法来到我们的现场,但是我们可以看看在老师的眼中王建硕是什么样的人。

(播放DV)

老师:我今天你今天要为交大做演讲,我非常高兴。我听同学们说你的网站很精彩,我也看了,(钢琴影响听不清),坚持不懈,我觉得这点非常重要,尤其你在大学的时候…

王建硕:这位老师是我们的班主任,我非常感谢她,她也是我大学中印象最深的一位老师,我有时候在湖畔边感觉时间流失的时候,保安会把我抓过来,告诉林老师说你注意一下你们班上的这个学生,有点问题。老师当时坚决反对我退学,我认为,这是一个很正确的决定。

主持人:当时林老师说了两点,一个是真诚和坚持不懈,我们也为你的真诚和坚持不懈而骄傲。林老师因为前两年一直忙着毕业生所以声音沙哑,但是还接受了我们的采访。 刚才说了一些大学的经历,我相信大家都为王建硕的职业经历很好奇,听说你是99年毕业的,毕业的时候微软公司招聘,有5000人参与,1000人笔试,最后只剩下一个人就是你。当时是什么让微软一下子从这么多人选择了呢?

王建硕:当你在沙滩上拣了一颗沙子,其实这颗沙子没有什么。在这种大规模的面试中过关,也是一样。我记得我在大一大二的时候我都想要好好学习,直到我到本部看了一个招聘栏。当时要求很多都是要技能纯熟,和我们学的不一样。我当时就想原来学的和实际要用的不一样。当时就学了很多的东西,很多人在到大一的时候,无论有没有意识到,无论是自己还是周围的老师还是同学,都希望你都一条路,就是走科研这条路,他们以为、你自己也以为,自己毕业后会成为科学家,后来发现70%的人不是科学家而是工程师或者是其他的,所以你不要在大四的时候才知道这样的结果,这样就太晚了。

主持人:您在微软工作了五年的时间,成为微软最年轻、最优秀的项目经理、渠道经理,但是在工作蒸蒸日上的时候选择了离开,到了客齐集,为什么?

王建硕:当你走一步的时候,这个台阶很难让你跨越,但是上了这个台阶之后,你需要再往上,这一条路是每一个人都的成长。当如果有一件原来对你很难的事情现在来看已经不难了,你就要重新找一个难的事来让你成长。如果你有一个主意可以激励你去做一件事你就大胆去做,因为未来总是在回顾的时候才会有成功,当你不需要成功的时候,你就往前冲,这是你唯一的选择。

主持人:谈完了学习和工作,我们来谈谈生活。其实建硕生活有很大一部分是博客,很多人是通过博客来认识你。你又怎样的毅力在1200天每天都写博客。

王建硕:每天晚上花30分钟来写东西,现在回顾起来是显得很变态的。我的一个朋友告诉我,“山上有座山,上面有两个和尚,他们一起去打水,而突然有一天只有一个人大水,另外一个不见了。他就发现另外一个人花了一年的时间自己挖了一口井。。。”,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要积累,不只是每天都去打水。

我觉得每个人都有光环,比如微软会给你光环,交大会给你光环,但是你想想,总有一天这个光环会丢失的,我可能在微软,大家一听觉得很牛,但这个光环是一个公司的,你必须要给自己累计一些什么东西。所以我觉得我每天必须累计一些东西。累计最好的方式就是写一些东西,写什么都可以,但是每天写一篇就是积累。我当时希望我可以超过一百篇,后来慢慢形成习惯,每天都可以思考一下,就像每天吃三顿饭是浪费时间,但一旦有了习惯就好了。有人说每天写你得到了什么?我问他,你每天都在学校忙忙碌碌,一年后你得到了什么?每天都在上班你得到了什么?如果你每天都花10分钟做积累,一年后可以得到什么?

主持人:这样积累下来是属于自己的东西。

王建硕:这样可以让自己思考一些东西,但这个到后来就成为一个“行为艺术”。

主持人:觉得有这么多人看是一种责任?

王建硕:不是。我觉得任何一件事,积累的力量是惊人的。我有一个项目,叫气球碰楼顶。当时我们在科技馆,那里的楼非常高,那里有一些小塑料条,一个就可以一分为二,再分两个,可以系在一起,我就一直想每增加一条就可以增加一点,系在一起,气球就可以升得高一点,我一直做了两个小时,大概升到楼的五分之一左右,有人说你在做什么?我就说是否可以到楼顶,后来我们一起做;三个小时的时候,大概到了这个楼的三分之一多一点,后来就有很多朋友一起来做,四个小时的时候,这个气球到达了楼顶。我当时就想,当你开始做一件事的事就是积累了一小步,但这个需要前提,这个前提大家知道是什么吗?就是要方向正确。气球的事很简单,就是你加一段肯定是向上而不是向下,但是生活中的事就不是这么确定了,你每天都学一个单词,两年后你真的英文就会很好吗?不见得,如果你平时的判断方向是正确的,那么你坚持去做,坚持是唯一最最重要的力量。

主持人:老师对你一个印象就是坚持不懈。还有一个就是说建硕会找一些奇怪的事去做,比如骑车去太湖,你觉得这样的生活状态给你带来什么?

王建硕:就像我做气球的这个例子,我也骑车前看看地图,好像是一个比较大的目标是太湖,我骑车过去也就是两百公里,再回来,我这样做就是想提醒自己:千万不要自己给自己一个限制,不要自我设限。这个就是说我不断的去看一些项目,就像骑到太湖一样,它没有任何的目的,是行为艺术,但它可以提醒大家敢情生活是可以这么过的。就像很多人问我,“建硕我是否可以转一个系,我实在不喜欢计算机,而是喜欢画画,我能不能转一个学校”等等,其实我回答这个问题是:你根本不需要转系,因为你在自动化系的时候没有人告诉你你不能学计算机,如果你现在不能学,你转过去你会更加讨厌计算机。这样的例子就是让你不断的来看看自己平静的生活,有哪些启发,“原来我可以这样”,没有人告诉你不可以这么做。为什么刚才说访问30N,119E的点是很特殊的事,因为当时在家里呆着,就看到一个说法说是地球有很多经度和纬度,但是这个项目要访问整数的经度和纬度,这个点肯定是存在的,但是不一定有人去过。我就坐车到杭州,从杭州坐车到千岛湖,再到一个县,再转车到谭头村,那个地方是五块钱的标准间、十块钱的豪华套房,豪华得不得了,我们就住了豪华房。第二天我们接着坐车到秋源,到山路走到尽头的地方,我一看GPS,里面的点从280公里剩下3公里,之后就开始爬山,最后还是没有访问到那个点,当我爬到剩下一公里的时候时间来不及了,因为当时回去的车只有两班车,我之后还要去北京。当你听说有这样事情的时候你的感觉是什么?

同学:消磨时间,可能你觉得无聊。

同学:你想证明一下,你想做一件事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王建硕:这两个结果都对。对于消磨时间有两种选择,一种是在床上坐着,度过一个无聊的周末,还有一个方式是可以到一个远处消磨时间。对于另外一个同学所说的,这个是证明:没有任何人阻止你在周末背上一个小包到一个你都不知道的点。当我看到这个事的时候,我就想,原来生活是可以这样做的,我和我的目标之间,并没有隔一个玻璃,唯一隔的是自己给自己设的限。当然参加这个项目,只是代表了一个行为艺术的启发作用,更为实际的作用是当你觉得你想做什么的时候,有任何人组织你吗?当你觉得没有任何一个社团适合你的时候,有人告诉你说不可以自己开创一个社团吗?等等,你和未来没有隔什么东西,唯一隔的就是你自己对自己设的限。

主持人:不要把自己困在原地这个是很重要的。

王建硕:这个就是启迪、启发,这种启发每个人都需要帮助,我也需要,帮助我来启发我原来可以做这个事情。比如我做一些公益的活动,当我看到很多人可以这么做的时候,马上就会想到我为什么不可以这么做。

主持人:刚才你说了可以选择做很多事情,我觉得你是一个很快乐的人,可以每天做自己想做的事。你觉得幸福是怎样的概念?

王建硕:对于幸福来说的话,在大学结束之前,或者从我的经历来讲,在25岁之前,我觉的自己没有办法定义,也会你当时的定义觉得是对的,但之后觉得是错的。你曾经以为交大是幸福,但对于迷茫中的人来说是痛苦的开始。如果你觉得找到一个很好的工作,但并不是幸福的开始。有人觉得有钱很好,但有钱你会发现不见得有钱就是幸福。所以德波顿说过一句话,说“任何人得到幸福并不容易,但障碍不在金钱。”当你有无数的失望、无数的徘徊时发现,你追求的东西并不是幸福。像现在的分享我觉得是很幸福的时候,分享的时候很多人给你启发,你把这种启发分享给别人这就是幸福。当你走在街上,你会觉得在衡山路的洋房很漂亮,你说要挣钱买下它但买下来可能不幸福,但是你如果坐在那里喝一杯咖啡可能就是幸福。幸福对我来说一杯冰水就可以,可以让你安安静静的待一会儿。帕斯卡尔说人类不幸福的根源就是他不知道如何安静的呆在自己的房间里。

主持人:刚才谈了很多过去的东西,你展望一下未来,你20年、40年之后会是怎样的状态?

王建硕:20年之后,又是核心问题,我是如此的迷茫又胸有成竹。我感谢交大这四年,可能不幸福,还有一些苦涩,但是回忆的时候非常的甜蜜,这些过去给我很多,我未来我只是追求幸福,分享是幸福,当你享受现在是幸福,当你达到以前达不到的高度也是幸福,希望是幸福的。

主持人:希望你越来越幸福,请学生代表给建硕送上鲜花。现在我们把主导时间还给各位,如果各位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和我们的建硕进行交流。

同学:王先生您好,您刚才说话的时候提到了方向的问题,如果方向正确所有的努力都是积累、都是结果。你怎么才可以知道这个方向是正确的?是不是应该先给自己寻找一个方向或者是目标,然后选择必须达到他,还是不要给自己一个很明确的目标?

王建硕:关于方向的问题:历史和经验才可以告诉你对方向的感知。当大一的时候没有方向,你问别人,别人都会告诉你的。比如你现在回到高中去,别人问你怎么考上交大,你就会告诉他课前预习课后复习什么的。这对于没有经历过的人来说,并没有用处。对于方向来说,我觉得就是现在做好现在的事。成绩只是一个标志。我在离开大学之后就没有再做任何一个学校功课的符号,但是在大学当中,把一个不懂的东西学会后,之后会不断的重复。甚至有时候第二天考试,第一天拿书背会要考的东西,这个就是大学当中至高无上的能力。所以就是说每天做好每天的事,去学习我也温书,去生活不仅仅是学习。

同学:您好,我前几天在你博客上看到交大的一篇文章,因为我就是小胖蛋网的创始人之一。我今天有两个问题和一个请求,首先第一个问题是您对我们创立这个网站的看法和建议。第二个是您觉得下一代的商务模式是怎样的。还有一个请求:我感觉我们很业余的在做这件事,非常希望有一个正规的到公司学习的机会,我今年是大三,希望暑假可以到客齐集去学习,谢谢!

王建硕:在座有多少人听说过交大小胖蛋饼网?我专门写了一篇文章,就是说交大有两名学生做了一个网站,网址很长,登在上面有两个很可爱的图像,下面是寝室然后按OK,我当时看到一天有100单生意,当时有9幢楼,生意非常红火。我98年的时候也做过类似的网站,叫火速,当时我们买的是电脑配件。当时整个交大能上网的电脑不多,所以当时我们做的事现在你们也可以做。回答第一个问题,我很开心,觉得这是一个典型的“没事找事”的机会,你可以在寝室抱怨自己没有机会,也可以自己来写,我也可以看出这是第一、第二代程序。但这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就是说你可以在课余的时候来做这件事。第二个问题,我觉得我非常非常的欣喜,就是我们学生做的是这个时代的事,交大最好的传统是什么?务实!这一点传统在学校的时候感觉不到,但是你出去后和很多学校比较你就会感觉到务实,就是实实在在的做事。我希望大家多做一些,买一个手机、买门票等这类的项目,就是电子商务。对于第三个请求,我看了你的留言,我们的主管说非常欢迎你做他的实习生,他专门托我把名片带给你。这是自己给自己找到的机会,大家看到了,真切的摆在你的面前,这个就是对你的启发。

同学:您刚才说过,人做一件事的时候不能给自己设限,我觉得自己在做知的时候还是给自己一个牵绊,比如说我们要去参加一个社团,但是我们的能力是有限制的,如果我要学另外一个系我需要时间和精力,所以我觉得很多事要判断,到底是做什么东西,以及自己是不是要有自信。你说不能给自己设限,这个偏见在哪里?还有一个是你说过给幸福的定义就是在房子里面享受自己的生活。但是你的生活经历来看你是一个比较喜欢冒险的人,不是吗?

王建硕:应该是的。

同学:这样你的幸福观是建立在冒险上吗?

王建硕:第一个问题是关于人是现实的,这就牵涉到哲学的问题,你会发现,当你思考人生的时候,这叫“为赋新词强说愁”,我现在还不到说愁的时候。每个人都是一条狗拴在车上面,一条车在往前走,狗脖子上有链子。你可以选择抗拒车,被车拖死,但是你也可以选择跟着车幸福跑,这就是你要自己判断,可为或者不可为。但有时候判断的不准确,有时候觉得可为但实际不可为,但有时候明明可为你判断是不可为。所以所有的事都是配对的,有个词叫“淡泊名利”是美德,“锐意进取”也是美德。一件事你要搞清楚到底是淡泊名利还是锐意进取。所以你会发现人生有很多的事都是对的,只有你在经历之后你才会发现“我这个人就是淡泊名利”,所以你一定要站在一边,不要两边晃。比如你想出国你立刻出国可能会有一些限制,但有一些事情是你触手可及的事,但是你一直没有触到那一点,有一些事情不是触手可及的事,比如一个小孩子很郁闷的爬在门口说为什么我走在大街上没有一个人认识我?这个你觉得是一个苦恼,但是一样的,有一些事情是你不可为的,怎么来分清楚?没有一个清楚的结论,需要不断的练习。关于冒险和幸福是同义的,你不觉得宁静的时候待着是很舒服的,但是出去闯荡的时候也是很舒服的,人就是奇怪的,你做任何事情都会有人说对也有人说错。有一些经历告诉你我做这个是很幸福,即使别人觉得是不幸福,我自己觉得幸福就够了。

同学:我看到您博客上一篇文章,是推荐《旅行的艺术》。我觉得您的行为和我们不一样,我也不喜欢所谓的限制,我一年前去北京,一直没有买到,您是否可以帮我找到一个英文版的?

王建硕:你可以留言,我买了30多本在家里。关于旅行的艺术的确是一本好书,一本好书反复的看是很好的。

同学:您说不管怎样以往都会过去的,这是一种心态,但最终您是怎样过去的?就是您知道会过去的,但是您还需要面对解决它,您解决是什么样的心态?您是以什么样的信条、座右铭来做的?

王建硕:唯有时间可以帮你。当你努力修改的时候你会更加努力,当你觉得我不能这么迷茫,我明天早上开始我要励精图治,早上很早起来,到了晚上的你会更加的空虚,因为你没有经历足够。我不希望大家的生活因为这次演讲有任何的改变,你该迷茫还是会迷茫,我希望给大家信心,迷茫会过去的,这个信心足以支持你。

主持人:大家再迷茫的时候就不会没有依靠,没有不安全的感觉总会过去的。

王建硕:对,如果你连这一点迷茫都觉得过不去,那么我随便举一些例子,你就会知道历史上各式各样的伟人迷盲成什么样。邓小平同志的三起三落,我觉得比大家的迷茫更迷茫吧。

同学:谢谢您的演讲,刚才您给我们大学生一些忠告,就是在我们面临选择的时候,要根本自己的情况来定,我也非常认同这个观点。但我觉得在座的很多同学更感兴趣的是一些您的经历,我想您是否可以和我们分享一下您的想法,比如当时您是如何选择不继续深造而参加工作,您当时是怎么想的?您又是怎么想要加入微软?加入微软有没有确定自己的目标,必须获得一个更高的管理层的地位。您是否可以分享一些您的想法和当时的事例。

王建硕:我讲讲我当时怎样选择的。当时是99年,我和大家有四个选择,一个是出国、一个是工作、一个是考研,第四就是创业。当时我把出国删掉了,因为对当时的我来说的确是一个比较缥缈的东西,我当时没有想清楚以后要干什么,现在来说,我还是觉得出国是一个看起来镀金的、发光的、给自己带来荣耀的路,但实际来说,我个人的判断,尤其是在最近这几年,留在国内可能会发展好得多,因为有多少留学生在美国失声痛哭,那不是一个你想象的地方,这些大家看了很多,所以出国的确不错,但是我没有兴趣。考研,我当时的确对几门课很害怕,考研要复习,要做很多东西,的确害怕。我当时想我可以复习,今后会考研,去试一下。第三条是工作,工作这条路我做的准备还是很多的,因为你在大二的时候就看了一些东西,在大二开始就学XP、C++等,所以我觉得这条路比较好走。至于进微软,我觉得你即使再优秀,当时还是有40%的信心,10%很有信心,我投过IBM、惠普等,微软进去之后我就觉得还可以,不需要再考研。当时也想过创业,当时我觉得进微软,比和伙伴一起做公司更有吸引力,因为我觉得在那里可以选择很多,所以当时我选择了微软。
这个故事是永远不可能重现的故事,当时有一些选择是我做出来的,有一些选择是被迫的,还有一些选择是机缘巧合,就这样过来了。在大四的时候,有人告诉我30岁之前不要积累自己的职位和自己的薪水,以后这一些对长远来说都不重要。所以当时在微软的六年我换了六个不同的职位,因为当时每次都做到经理我就不做了,没有挑战,我就做一个新的业务,再做到经理再不做。这时候也有迷茫。我可以实在的告诉大家,这时候是很不好受,当你开始是一个部门经理的时候又做到员工,你会很不好受、很迷茫,甚至会怀疑自己这辈子是否还可以做到经理,但是现在回想是值得的,因为所有的只为你都试过了,现在做总经理对我来说不是很大的挑战,这个是我个人的经历,希望给大家一些借鉴就足够了,谢谢!

同学:您好,在您成竹在胸的时候,回顾大学的时候,让你用“如果”造一个句子会是什么?为什么?

王建硕:好问题,用“如果”造句。这个句子比较难造,因为当你回顾的时候,这个四年已经成为一个集成的完美的实体,很难打破。从现在来回顾我不要改变,我要重走两年的迷茫,我也逃过课但是也做过程序,这个我不想重来。如果大一的时候我不那么颓废,很勤奋的学习说不定我毕业后进不了微软。因为这期间的因果关系你不知道。如果我当时好好学习,学得更好可能会更加有成就,这个你也不知道。所以这个造句是,如果一切再来一次的话,我真的不知道结果是什么样子。

同学:学长您好,刚才您说您已经写了1000多篇博客,我觉得非常惊讶,我很佩服您的毅力。我做一件事总是坚持不下去,我想问您在刚开始写的时候,有没有出现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发生那种情况的时候您如何说服自己坚持下去?

王建硕:坚持是很难的,你知道坚持最大的阻力是什么吗?不是今天懒惰了、不想做了。最大的阻力是做到中间的时候,你会怀疑这么做还有没有意义。大家是这样放弃的:没有一个人是觉得非常有意义而坚持不下去。就像我开始写(博客)的时候,因为这台机器是在我家书房里面,当时写了大概两个月的时间,你会非常的迷盲,你会觉得我这么做有没有意义?因为电脑开着一天也就是20个访问量,但一关就会有人说你这个访问不了,那时候我就在想,我这么做有意义吗?就为了让20个人访问我开一个服务器,但是我写下去还有意义吗?当你这么想的时候,就现在来说,如果你的博客每个月有一两百万访问量,你觉得这个是很有意义的事,当时觉得没有意义。当时可以坚持下来的意义是因为最早的时候,我觉得最早的时候我觉得是很有意义的,不管有没有人访问,每天记录一小段的思想是有意义的,这点我没有怀疑过。如果过了一两个月,我会突然意识到,我记录下来的东西不见得对我的人生那么有意义,可能我就不写了,好在这个事情还没有发生。你坚持不下去就是因为你没有想清楚对自己有没有意义,你如果真的想清楚你会坚持下去的。

同学:我先建议您在我提问的时候可以喝口咖啡。我的问题是您自己是在大学的时候开始迷茫的,不知道您现在是否还迷茫。如果您有孩子他在什么时候迷盲比较好?

王建硕:我现在还没有孩子,我觉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别人不能干涉。每代人不一样,我们会想我们父母的时候为什么天天管我们,你做了家长你的孩子也会这么想的。你这个问题,即使我有个孩子,我觉得他的迷茫是他自己应该走过的,他该什么时候迷茫就什么时候迷茫,我无法帮他,越帮越乱,唯一可以帮的事,我可能会和他分享,我曾经也迷茫过,我曾经的迷茫是怎样的,但是我走出来了,你一边迷茫去吧。

同学:你说过大四的时候想过创业,你创业有什么有趣的事或者是困难?

王建硕:凡是传到你耳朵里的创业故事都是成功的,不成功的故事到不了你的耳朵里,都埋在当时创业者的心里。当时创业我记得是和一位海员一起,我们说要建立一个电子商务网站,当时自己也写了一些程序,当时就电脑了一些代码,当时公司辗转从莘庄到浦东,当时更多的感觉是技术上的进步。这就是一个精采但不是很美好的故事,没有创业的激情,只是技术有进步。当你创业的时候你就会发现为什么我的创业故事和别人描述的不一样?

同学:我对于你现在有一个怀疑,你写了一千多篇博客,你的来源是我们家乡的文化?你现在是上海的移民,你主要的材料是来自你的移民生活还是家乡的文化?现在是什么文化在滋养着您,让你写出这么多博客?

王建硕:谢谢这位老乡,我们说说家乡的事,每个人都来自一个城市、来自一个省份,我来自河南洛阳。当时刚来的时候,我们成立了一个河南老乡会,我太太是晚会的主持,这是一个关于家乡的感觉。我会在上海慢慢的适应、我会发现,作为移民,只要你从另外一个地方到上海,刚开始的时候你会有家乡的感觉,比如河南队和申花队在踢球的时候我不知道我该为谁加油,所以对这个问题来说,时间长了你真的会发现,你每一天的经历都对你那么重要,如果我不是在这个城市长大,那么现在就没有我。所以这种感觉我是非常理解的,我相信每个人都会有这样的一个判断。

同学:您作网站和你做技术不一样,因为运营是很重要的一个事情,因为网站即使再好,没有人来访问,还是达不到效果,无法作为一个成功的网站。我想问一个客齐集的问题,我看介绍您大概做了一年的时间,客齐集在网站运营方面的经验我想向您请教一下,希望您可以和我们共享一下您宝贵的经验。我相信您也注意到了小光他们网站的商业推广活动,我是(宝珠)网的策划人,您对我们策划的评价如何?我最想了解的是客齐集怎么在最短的时间内达到这样的规模,当然资金是一个方面,但是我想基数和网的齿轮交错是如何的,希望可以您可以和我们分享一下。

王建硕:我觉得从商业运作还是要扯回来,和大家有一定的关系。当你做一件事的时候还是不一样的,客齐集和蛋饼网的还是不一样的,不同的背景、不同的目的做的事都是不一样的,如是做蛋饼网的时候用资金来砸市场是不对的。但如果客齐集一天只卖一百个蛋饼,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失败的,就是说这必须是非常专业的、广告式的、对于推广、运营、内容、安全直到客户服务等这些相关的每一方面。大家在交大里面所学的所谓知识,这些知识对于交大需要面对的世界来说,你在学习的过程中培养出来的能力对将来是非常重要的。教育学家说:什么叫能力?当你所学到的所有的知识都忘记了以后,所剩下的就是能力。这是对于像客齐集这样一个网站运营的时候,我可以说里面用了很多的能力都是在交大学会的,比如明天要开一个新闻发布会,从来没有开过,头一天那么厚的书去看的时候,这种情形似曾相识。这种能力,所有的这些事都是在交大学会的。就像我去访问一个点,甚至像去年办了一个个人摄影展,其实这些事情本身是无聊的、没有意义的,但是在事情当中对自己的启发,对自己的改变这些都会改变自己,所以对你这个问题,现在来说更多的是培养能力而不是追求怎样来运营的具体做法,没有人可以教你,因为有人教你应该怎样,你未来的结果肯定和这个不一样,所以就是说你要培养自己的能力。

同学:今天听您演讲让我想到了一位朱先生,是一位台湾人。他和您有很像的地方,比如你们都不相信限制,都不给自己设限,我上次忘记问一个问题,我当时问他觉得自己有很多东西不能,他说你不能是自己不愿,这点我觉得你们很像。但是他把自己的那些东西归纳为叛逆,我想问问您和他的区别。第二个问题是比较私人一些的,就是您和爱人是在大学中相识的,应该是在没有毕业之前,在您和太太相识相恋的时候有没有迷盲,在面临这些迷盲的时候您如何看待,现在你们幸福的在一起,你当时的迷盲是怎样想的?

王建硕:谢谢!和朱先生也是非常好的朋友,上一期励志讲坛前一天我们还在一起喝咖啡,我们一起聊了很多。他是给我很多启迪的人,他给了我很多的启迪,让我可以在平常的生活中用了很多。他办了一个玄幻小说奖,他自己出资,每年发一次奖,鼓励在华语范围内写玄幻小说的人,我一听我就想这个给我一个启迪,我明天也可以设一个奖,我觉得很有意义的事,让我帮助他,可能奖很小,甚至一杯咖啡也是奖。当然他会说我也给他一些启迪。

关于不一样,我觉得也很多,他比我帅很多,头发长很多,更多的不一样是他把自己的资产都投入一个OOPS的翻译计划里面,这点让我非常钦佩,我也希望我可以尽自己的努力来帮助所有的人,所以去年的时候我尝试他所说得那样,拿一些钱,数额很少资助七个人左右和一些企业的CEO来对话,我觉得对话很重要,很多的学习都是从对话中来学习的,我很高兴认识这么好的一位朋友。
我和太太很幸福,我们一起8年了,可以说是完美的童话故事。

同学:谢谢,我今天听您的讲座和看您的博客,您虽然是学计算机出生的,但是你讲话很深奥。您看的书比较多,您都是什么时候看的?第二个问题是您在微软的时候做到经理,为什么要从另外一个部门从员工做起,而不选择做到更高的职位,为什么这么选择?

王建硕:交大是不缺人文的,没有人限制你去选择。对于人文这块太欠缺,我们图书馆也会有很多看起来很人文的书,我当时读过一本书之后,我更加一头雾水,读不下去,所以我不会鼓励大家学人文,因为你读书的时候如果写得不好根本就不适合你。我其实只读过两本小说一本散文集,你刚才听说我引用(帕斯卡尔)的话,当您看到成功人士流露出来的点点滴滴,你可能以为后面是大海,但其实我流露出来的点点滴滴就是这点点滴滴。

第二个问题,其中这也是我很迷茫和痛苦的时候,就像我当时决定退学一样,我现在想想是有原因的,就微观来讲我觉得是因祸得福,我庆幸自己这么做了,因为你最初三年的经历是今后永远无法补回来的,比如你当时写代码,你一旦做到部门经理你就永远失去了这个机会,你作为总经理的时候永远失去了做市场第一线的机会,如果你作为总经理的时候还可以在市场第一线那么这家公司就完了。不管做什么的时候,都希望你有这样的经历,而这样的经历是你在前三年、五年没有经历就再也无法经历的事。所以我建议大家在30岁前可以在第一线多呆一些时间就多呆一些时间,但是要换花样,不要在一个岗位一呆就是十年,这样也是不好的。

同学:我觉得学长您是一个很可爱的人。我最欣赏您的一点是您喜欢去做一些很奇怪的事情,比如跑到山头去找那个点或者放气球到很高的地方,这是很理想化的想法,很多大学生都会有的。学生和社会上的人相比更有创造力和想法,我觉得这个特点是一个优点,因为一个人的创造力也是很宝贵的。但是从不同的角度来说也是一个缺点,比如我们参加了很多的组织,我们有一个很新的想法,我们会想怎么做,但是大家会觉得这个是不现实的,也许参加工作的时候我有一个想法,别人也觉得这个想法是不可以实现的。这个时候我们应该如何向大家说明,我们的这个想法是可以实现的,而且对方可以给我们这么一个机会实现的时候,我们应该如何实现?

王建硕:每个人都会有想法,大学生的想法会非常多,奇怪的想法也会很多,奇怪的想法一定要保持,因为这个是你很宝贵的一部分,如何去保持?就是和别人谈话。我很喜欢和大学生谈,因为这样每次都会给我奇怪的想法。如果你有这样的想法,你就要去试去做,同样,别人的想法和你不一样,你也要让他去做、去试。因为我明确的知道这个事可能是不可能去做的,但是我会鼓励,因为你做了得到一种经验,这个经验是很宝贵的。同时我也害怕,我不让他去做,但是他要去做,我也想是不是我错了?所以有人在做的时候,你觉得是错的但是你也要想,也许他是对的。所以大家要多尝试,你在大学最大的资本是你可以犯错,最大的财富是你有足够的时间,所以没关系,你错了就错了,只有做了才有失败,为了这个失败也要去做,对吗?谢谢!

主持人:非常感谢建硕说了这么多的经历,您也有很多的感受,您是否可以给我们签名薄题一下词,送给我们的同学。

主持人:“我爱我的交大!!!” 建硕用这一句话送给在场的同学。

王建硕:非常感谢大家,感谢励志讲坛的工作人员,最感谢的是大家“浪费”了一个晚上的时间来这里,在这里和我做交流,非常感谢大家。尤其是这段DV,是我看过最感动的DV,这杯咖啡是我喝过最好喝的咖啡。我希望大家在未来的时间可以走得更好、更精彩!希望,你们十年后,一定要回交大,把火种带给下一个十年的人!

November 21, 2007

Wendy说过一句话

几个月以前,看完电影以后,Wendy说过一句话:

"生活和电影的一个很大的区别是:生活中没有背景音乐。”

现在想想还是很有道理的。

August 22, 2007

你的软驱是DVD,还是CD的?

在客齐集上面卖一个笔记本的软驱,当破烂卖,要的话白送都没问题。结果,收到一短信,问:

你的软驱是DVD,
还是CD的?
多少钱?

这。。。。

May 02, 2007

关于生活

我不喜欢绅士这个词。要不是横戈用一个别克君越的车模在MSN上面晃来晃去的诱惑我,让我一定围绕这个词写点东西,我真的不想提起绅士这个词。绅士这个词描绘的是大众对于一群人的看法,而鲜有自己在独处的时候用这个词来称呼自己。对于个体,快乐,安逸,智慧等等是不错的形容词,却都和绅士无关。那就不妨偷梁换柱,来谈一谈自己对于生活的看法。

关于尊重

社会对钱和名的追逐,归根到底就是对于社会的尊重的追逐。如果这种尊重不是建立在钱或者名望之上,而是建立在某种特殊的塑料片上面,我相信也会有人每天忙于收集他们,并且互相比较。网络游戏就是这样的一个例子,可是又有谁能看到现实社会其实也是练级和积累各种各样“经验值”的地方呢?

关于时间

所有人对时间的珍惜,就源于每个人必死的事实。对自己的老去和死亡的恐惧,让每个人对时间的珍惜到了无以复加,诚惶诚恐的地步。有一个行为艺术作品就是连续一年什么事情都不做,仅仅每小时打卡一次。这个名为《打卡》的行为艺术让我很受启发,就是每个人可以选择随意的支配时间,甚至用什么也不做的方式来支配,而不是让时间支配。

关于名声

很多人想要出名。美国的一个谚语说,每个人这一生都有15分钟的成名机会。此话不假。当很多人谈及你的时候,自己应该意识到,这仅仅是短暂的15分钟而已,没有什么值得庆幸的。尤其当名声传播超出自己日常的圈子,当那些从来没有和自己促膝聊天的人也开始对这个名字进行评论的时候,更要意识到,公众的那个名字和自己根本不是一码事。就像无数的公众名字一样,那个名字是个近乎于虚构的小说人物了 。尼采的看法我非常同意,我们总被人赞美,或者指责,却很少被理解。赞美和指责的人的观点相对于自己的观点来说,相差并不太远。对于出名,的确是获得的越多,失去的越多。

关于幸福

幸福或许来之不易,却和金钱无关,和名声也无关。

幸福或许和期待相关,当我们对物质的期待提高的时候,我们就不幸福。我们要汽车更快些,但到底多快才算快呢?我们要屋子更大些,但多大才算大呢?我们不断的用一代又一代的努力把奢侈品变成生活必需品,又创造出更多的遥不可及的奢侈品。直到我们形成一种奇怪的现象,就是我们的财富开始用我们不需要的东西的多少来衡量了。

幸福或许与智慧和理性相关。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智慧,来平衡心中的烦躁,去除心中的时刻都会到来的心魔,或者能够理解世界上种种和自己的想法不一致的现实的。这和改变社会无关,只和增加理解的能力有关。

幸福或许还和时间有关。当自己要的,可以安全,舒适的放在自己有的时间里面,人就相对容易幸福。在小城市里,即便步行上班,只要时间在自己的控制之内,也比开着宝马拥阻在大城市的马路上来的开心,因为前者,时间是自己的财富,后者,自己是时间的棋子。

关于内心

关注外界的,物质的世界,关注社会的大多数人的想法,会让人沮丧;我们不如关注内心,关注艺术。

绘画让人掌握美,让人发现自己不曾注意到的细节,让人更清楚地看到世界的一部分;哲学可以慰籍各种不完美的现实,让人可以永远在迷宫里面可以抬头看到相对稳定的星斗,从而获得信心;诗歌纠正不是那么健全的人的思想,治愈城市给于人的心灵的创伤;小说可以让我们换一个角度来看这个社会,更多的理解以前自己不理解的现象;以及散文,不断提醒人们自己已经拥有的,却不曾留意的。只有这些,才比金钱,物质,名声更容易让人幸福。

总之,我认为,生活永远的是美好的,虽然我知道很多人不这么看。

April 26, 2007

正在读《身份的焦虑》

我读的书很少。估计读过的最多作品的一位作者,就是阿兰德伯顿。为什么每一本我都会很喜欢呢?我喜欢他对于快乐,对于哲学,对于艺术,对于建筑,对于心理的看法,心有戚戚。

那天,我到正大广场的大众书局,想去再多买几本他的书(虽然我已经有很多本相同的了),于是我问总服务台:

问:请问有一本叫做《幸福的建筑》的书吗?
答:没有。
问:那么《身份的焦虑》呢?
答:没有。
问:《旅行的艺术》?
(查了半天)答:没有。
问:再看一下《哲学的慰藉》?
答:没有。

然后她乐了,我也乐了。

这几本书的书名真还挺类似的。

我还特别喜欢另外一本迈克尔-波伦的书《植物的欲望》,和林语堂的《生活的艺术》。这些书让我凡是看到《xx的xx》这样的书名,就直觉的认为这估计是本好书。 :-)

March 11, 2007

收拾书房,好郁闷

书房里有太多东西,全是书,还有大量的电子器件,怎么收拾呀?真郁闷。大家都是怎么收拾自己的书房的?

两个大骗子

林语堂真是有趣。在《生活的艺术》第五章第二节里面提到,“在我们这个世界里,骗子真是不胜其多,不过中国佛教已经把许多的小骗子归纳于两个大骗子之中;就是。”

还说“有修养的人士也只能避免利的诱惑,只有最伟大的人物才能够逃避名的诱惑。”即便是退隐的人或者高僧也仍然希冀得名,喜欢在大的讲堂里面讲经说法,而不愿意对着一个木讷的小和尚每日常谈。

不过最绝的,就是他提到在美国的惯用字中可以拿一个字把这些大骗子都概括起来,这个词就是:Success。

这句话真是把我给逗乐了。说的也是,这些大骗子骗去了无数悠闲的下午时光,骗去了很多人的健康,却依然很多的人趋之若鹜。

对“成功”的盲目的追求,让大家忘记了看路上的风景。

那么就是一个长久以来无数人追问的深奥的问题,人到底在追求什么呢?

无所事事不能带来幸福,这是无数科学家早已证实的事情。即便是出世的陶渊明也知道,没有工作和目标任不久也会陷入抑郁。这道解释了为什么陶渊明也要采菊东篱下,而不是睡在东篱下才会快乐,揭示了为什么很多富有的人依然在做些事情。做什么并不重要,无论除草,是做家务,还是准备财务报表,或是谈判,等等这些都会使人快乐。《幸福之源》里面提到法国的哲学家亚莱写的一句话

人们忙于寻找幸福,而最大的幸福就在忙碌之中

把这两种理论放在一起,我才发现有一种可能性,就是大多数的人,被这个社会错误的宣传(或者错误的理解了这个社会的宣传),一直以为自己追求的是名还有利。这中错觉让人们忙碌,而忙碌却同时带来了幸福。

幸福和名,还有利在很多的时候还说不定是一致的,但也有同样多的时候,是冲突的。有的时候为了名和利,需要放弃健康,放弃家庭,放弃朋友,放弃道德。

当我们知道自己最终是在追求幸福的时候,就能更好的处理这个冲突,让自己不至于本末倒置。

January 14, 2007

对于假想的快乐的终生追寻

昨天,在车上。

Wendy说,“我们是不是一生都在追寻快乐呢?”
我说,“或许我们一生在追求的只是假想的快乐。”

说到假想的快乐,是因为有一天夜里睡不着,拿出来刚刚得到的iPod Shuffle听TED的录音,正好听到哈佛心理学家,《撞到快乐》的作者Dan Gilbert的关于快乐的描述。他把快乐分为两种,一种叫做自然快乐,一种叫做假想快乐。

自然快乐是得到某种东西以后的快乐;而假想快乐,是我们对没有得到某样东西带来的快乐的估计。

人类花了大量的时间预测未来,并根据这种预测对现实的问题做出选择。

如果我有了更大的房子。。。如果我有了更好的工作。。。如果我可以不上班。。。如果我可以买得起这个。。。如果我可以考上这个大学。。。如果。。。。

人的大脑可以在不实际经历一件事情而模拟出经历这件事情的结果,而且知道这件事情带来的痛苦或者快乐的程度。

问题在于,这种假想的痛苦,远大于实际经历的痛苦;而假想的快乐,也远大于实际的快乐。

大脑总是误导我们。当我们真的经历了我们不想要的,我们会说,这并不像想象的那么坏;如果我们得到了我们花了可能毕生精力去寻求的,或需我们会说,这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好。《围城》的故事,还是有心理学的理论基础的。

我们对快乐的追寻,主要是对于自己的假想的快乐的追寻,或者说对于我们心中的那种幻觉的追求。。。

January 13, 2007

把公益的信息传递出去

在你的网站上面也放一个公益联播的小方块,把公益的讯息传递出去吧。

关于这次活动   公益活动联播是一个新的公益活动推广活动。对于公益活动来说,信息不对称是阻碍公益活动发展的突出矛盾。参与公益联播项目,使您不仅可以参与公益事业,更能够为公益事业出一份自己的力量,使公益活动传播速度更快,让更多的有公益情节的朋友,更加及时的了解到最新公益活动的情况。充分体现“我身参与公益,公益在我心中”!!!快来为加入“客齐集公益联播”吧,帮助别人,真的很快乐。

January 02, 2007

“一年不变的MSN显示名”项目结束

2006年从一月一日到刚刚过去的最后一天,我终于保持在过去的一年里面,没有更换过我的MSN显示名。从一开始的“新年快乐”,到后来的”不是新年快乐了“,这新年快乐四个字堂而皇之的挂了一年。我原本准备新年快乐保持到年底,后来实在受不了大家的围攻,变成:“不是新年快乐了”。毫不夸张地说,超过60个人对我说:“可以改名字了!” “新年已经过去了!”,“最近这么忙吗?连名字都不改?”,直到上个月,开始对我说:“又可以改成新年快乐了!”问的人太多了,我也就无所谓了。其实,我已经几下了大家的问题,还有时间,我就要看一看,大家究竟有什么反应。

在2006年的9月14号,我才写了一篇blog,《不是新年快乐了》,来解释我为什么不更换我的MSN Messenger上的名字。

现在的社会,无论如何夸张即时通讯工具的显示名估计都不过分。很多人不说每小时,至少也是每天,都在更改他们的MSN, QQ的显示名字。只要看一看我在MSN的朋友的名字,我就大概的知道:

  • 他们是不是高兴?
  • 他们正在关注什么?
  • 他们需要帮助吗?这已经是一个个人广告平台,来找工作,招人,或者寻找生意机会
  • 联系方式。很多人一直把他们的联系方式放在里面
  • 他们是不是搬家了
  • 今天最有趣的笑话

我的实验

自从开始了blog,我学会了“长期”做事。这回,我希望试一下,MSN的显示名究竟有多重要。

我的实验就是:保持我的MSN显示名半年不变!

在2006年1月1日,我的名字变成:

    王建硕 - 新年快乐

之后,我就没有变过它。无穷多的人抱怨,说我太懒了,改换换了。于是在六月份,我把名字变成:

    王建硕 - 不是新年快乐了

我准备把这个版本一直保留到2007年的新年。

如果你问我2006年有什么特殊的事情?我的回答就是:我一年没有换过MSN的显示名(或者只换过一次)。这至少是一件很特殊的事情。

大家的反应

在过去一年的实验里面,我发现如果你有一个“过期”的显示名,你的朋友会认为:

  • 你太懒了
  • 你忙疯了
  • 你不怎么常用MSN Messenger
  • MSN Messenger系统出故障了

显然,上面的原因都不对。我只是想测试一下人们的反应,并且看一看到底频繁的更换MSN名字的重要性(以及不换的影响)。

这个实验已经进行了267天了,还有大约100天才结束。挺疯狂的。如果一个人开始以月甚至以年来计划一个项目,是不是意味着他/她开始变老了?

当失去什么的时候,才越发觉得它的重要。坚持了一整年,天天上MSN,天天有些新的想法,新的事情想和别人一样换一下名字,传播一下,却坚持不做,这难度超大,不信你坚持一个月试一试?:-) 其实这个项目挺无聊的,并没有什么实际的回报,所以划在“业余的行为艺术”范畴比较合理。其实,在一年里面做一件特殊的事情,就像在年轮上面做一个标记一样,让自己过了10年,还可以记得起这一年。

就像以前的我做过的很多的类似的事情一样,事情本身无比无聊,但总可以给自己一些启发,给自己些信心,让相通的精神可以帮助自己在其他的事情上面有所借鉴:

比如说:

2003年11月,星巴克徒步,提醒我的是计划
2003年12月,30N 119E项目,说的是不自我设限
2005年4月,《旅行的邀约》摄影展,也是关于不自我设限
2005年1月,气球碰天顶,是关于坚持的。

而这次的一年不变MSN显示名,其实也是关于坚持,关于计划,关于长期的态度。在纷繁的世界上面,保持不变也有它的意义。这些意义,或许只对我自己有些启发,大家看过笑笑就好了。

对了,新年快乐。

从今天开始,我又有了一天改三次MSN显示明的自由了。乌拉!


December 21, 2006

怎么就么有人听我聊“电话”呢?

晚上吃饭的时候,不知怎么,忽然想起来问Wendy,“你记不记得小时候打一个长途电话要等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才能接通?“我是记得小时候,很小的时候,有到单位的电话室排长队,让接线员一个城市一个城市的接力到目的地,这个过程要半个多小时到一个小时,才能最终说上一句话。Wendy不记得。我就奇怪,说我们是在一个年代的人吗?

然后我就问她有没有见过一个邮电部的接线员用的本子,上面规定了所有的姓氏的解释读法,比如:王:三横一竖王;李:木子李;张,弓长张;章,立早张。。。这样当一个接线员把电话从洛阳转述给三门峡的接线员,再从三门峡到西安,在这个过程中间,姓名不会说错。Wendy说,没印象。这。。。我又问,我们真的是一个时代的人吗?

说起电话,我还是很兴奋的,一直就喜欢这个东西。想起来最早的时候,我有印象的时候,洛阳电话号码只有五位数,还有,就是那个时候在程控交换机以前的老式磁石交换机配脉冲式拨盘的电话机,就是一个大圆盘,手拨一下,拨几就哒哒哒哒哒哒的响几声的那种。嗒嗒声在电线的另外一边,导致磁石交换机的小铁片哒哒哒的被吸到相应的地方,号码拨全了,一组铜线组成的电路就接通了。这个是我小时候最喜欢研究的东西,好在那个时候《少年科学》这样的认认真真做科普的读物。

可是Wendy不是很感兴趣。于是为了说明这个过程真的存在过,我想起来很小的时候玩的一个小把戏,就是拿普通电话,不用按键,也能拨打一些简单的电话:

拿起电话(任何的一部普通固定电话,只要不是手机),听到拨号音,用手迅速的按一下电话的压簧,按一下就代表一,四下就代表四。按得不能太慢,否则就挂断了;也不能太快,否则不起作用。我喜欢的号码是 1 1 4。为了拨114,你只要:
哒,等一秒,哒,等一秒,哒哒哒哒(按四下),就这样,114就接通了。

可能要练习几下,不熟练的时候常会拨到112去。

这个脉冲时代的把戏,在现在的音频/光纤时代,居然还被兼容,让我觉得我现在的生活和小时候(大约8岁吧)的生活之间,还是有一些相通的地方。

我给Wendy演示了一下,颇为得意。这种得意,就和很小的时候刚刚学会的时候一模一样。都说音乐是一列列车,可以把人带回回忆中去,我觉得这个小把戏也一样,让我觉得回到了十岁以前的幸福生活去。本来想向更多的人炫耀一下,环顾MSN上面,已经没有人了,就写篇blog吧。

P.S. 还有一个我喜欢的关于电话的游戏,就是在电话里面放不同的音频的声音给别人听,6000Hz的声音,就是听不到,而10003000Hz的,听得很清楚。这证明电话真的只是传输400Hz到3400Hz的声音。

P.S.2 再一次证明,每个人当谈及他真正刚兴趣的东西,都会有无穷的精力。我已经很久(20年?)不研究这些东西了,不过正好在饭桌前谈起,一下子把以前记得的东西都一连串的想起来了。

November 13, 2006

阿兰德波顿的《快乐的建筑》

周六晚上,开车从Mountain View往上到旧金山,在Ferry Building Marketplace和我在KQED广播电台的老朋友Nina Thorsen,2004年底的在美国全国广播电台的为期三周的广播节目《一个中国blogger的美国之旅》就是她出的主意,并且帮我策划的。

Ferry Building Marketplace是个很古老的建筑,好似在旧金山靠近海湾的一面的所有码头的正中间。其中有一个叫做Book Passage的小书店。我们约好在那里见面。约在书店的好处就是,万一有一个人早到或者晚到,自己或者另外一个人可以看些书,消磨一些时间。

就在那里,不小心看到一本书:The Architecture of Happiness。隐约觉得和我最喜欢的作家阿兰德波顿有关,一看果然是他今年初刚刚出版的新书。因为在我的印象里面,阿兰德波顿写的书都只有一个主题:快乐。他的书名已经有谢规律可循了。比如最近读的两书:《哲学的慰籍》和《旅行的艺术》,加上这本《快乐的建筑》,几乎是《xx的xx》系列了。

但是就买了下来,但是现在还没有看这本书。按照我的经验,德波顿的书,大可不必一次看完,偶尔翻几页,花很多次断断续续的读完,然后再断断续续的重读是最好的体验。就是有一点我拿不定主意,到底应该怎么翻译这个书名,到底是《快乐的建筑》,还是《快乐的建筑学》,或者是《建筑快乐的学(问)》。或许等我读完就知道这本书是讲什么的。

希望明天底的时候会有中文译本出来。

注一:刚刚随手翻了一下,发现的确是一本讲建筑的书,从建筑的各种风格,到建筑的变迁等等。德波顿总是这样,把对生活,对快乐的理解融入到和之相关,却有看似不相关的载体里面。比如《旅行的艺术》,看似讲旅行,后来知道是将艺术,直到最后才能领会这是一本纯粹的关于生活的书。《哲学的慰籍》也是以哲学为载体,来讲我们对待生活的态度。

注二:还是期盼着中文版出来,最好还是南治国先生来翻译。老实说,看英文版还是有些吃力,以我的水平,看些管理,科技的书还不成问题,看这种细腻的文学性的描述就不是那么轻松,太多的单词拿不准含义。

May 05, 2006

n x 资源 + 时间 = 快乐

五月三日在家里干了一天活儿。

除了院子里半人高的杂草,把阳台上三个巨大的戴尔箱子变魔术一样的腾空,又把所有的玻璃擦干净。觉得特快乐。以前买的东西也就这样神奇得跑了出来。

现代人的困惑

现代人遇到的一个问题就是,当金钱可以买到的东西远远超过可以支配的时间的时候,就会有无穷无尽的忙乱和迷茫。

例子一:旅游越来越不能带来兴趣。因为有钱可以去一趟云南,却忙得无法在起程前两个星期给与足够的时间来憧憬和筹划,最终,这此旅行仅仅是去过这个地方罢了。
例子二:疯狂的买新的镜头,却发现并不见得用他拍了照片。
例子三:每天往自己的RSS阅读器里面加新的种子,却发现认真读过的越来越少。
例子四:下载堆满硬盘的软件,用的却不到一半。。。

种种这般,都是当自己可以获得的资源超过自己可以给于的时间后,出现的状况。更不幸的是,大家以为解决的办法,是获取更多的资源。。。如此恶性循环,把人拖入了物质极大丰富后却精神匮乏的境地。

选择过多,却没有时间来享受

现代的商业雪上加霜,不断的贬低不能用来买卖的东西,比如说慢跑,朋友,自由,而宣扬可以买卖的解决方案。比如用昂贵的健身俱乐部,来隐讳的满足人们对于锻炼的需求。用洋酒的广告,来燃起人们隐藏的对朋友的渴望。而自由,在物质社会里面,就简单的固化为汽车和别墅。

当我们没有时间来锻炼,却又渴望锻炼的时候,我们不会想到,一双球鞋加上1个小时专属于跑步的时间就可以解决问题。很多人会选择几千块钱的俱乐部会员卡。在会员卡过期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去的次数还不过5回。更不幸的是,大家会接着用买更贵的健身卡来试图解决问题。

同理可得,大家希望有朋友,却诉诸于昂贵的洋酒或者奢侈品;希望能够有自己的空间,可以到达自己想到的地方,于是开始购买别墅和汽车。

当没有时间匹配的消费进入我们的生活的时候,它们不像资产,倒更像灰尘,蒙蔽了我们的心灵。我们以为用钱可以买来快乐,但如果不匹配等比例的时间,买到的只是更多的困惑。

诉诸于获得自己现在没有的东西来解决眼前的问题,是一种习惯。这种习惯不改变,健身卡并不能带给我们健康,洋酒并不能带来朋友,而汽车也远不能带来自由。

就像这个化学式:

2H + O = H2O

一样,有再多的H,如果没有O,就没有水。

那么我们能不能得出一个类似的等式:

n x 资源 + 时间 = 快乐

这里,n可以等于零。

快乐或许真的来之不易,但障碍决不是金钱。

April 20, 2006

为什么喜欢启迪这个词

我写过,我最喜欢的一个词 - 启迪,却没时间讲一讲为什么喜欢。我喜欢它,当然不仅仅因为它的发音。这里有几个关于启迪的例子。

个人摄影展

我是个土人,典型的理工科思维。偶尔拍些照片,却从不觉得“艺术”和自己有丝毫联系。

“那是那些不正常的人才搞的东西。”我是这么想的。

直到有一年,在西雅图的Live Girls Theater后面的破屋子里面,发现一个像模像样的画廊。我很喜欢里面的照片,演出的那个粗壮的女人指着一些画,得意的告诉我,“这是我老公画的。”她老公是个建筑工人。

这个画室给了我启迪,让我知道,原来,一个普通人是可以搞画展的。这个浅显的道理,只有一个活生生的人,把触摸得到的实物放在你的面前,才能真正触动自己顽固的习惯思维。

我回来以后,立刻拉上了ClaireEdward,在华山路梧桐树下的一个真锅咖啡筹划起了摄影展。一个月以后,我们自己的摄影展《旅行的邀约》在苏州河艺术区的一个破旧的仓库里面开张了。Edward说,“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在自己的摄影展门口拍一张照片,几十年后告诉自己的孙子,说爷爷在30岁以前也办过自己的摄影展了。”我的想法也差不多的。在30岁之前,一个想都没有想过的主意,就这样付诸实施了 (1, 2, 3, 4, 6, 7)。

在摄影展的前言中,我写道:

这不是一个摄影展。这是三个blogger的行为艺术展。就像blog启迪了普通人,即使你不是作家或记者,你也同样可以表达自己一样,这个个人摄影展启迪每一个人,去做那些疯狂的事情,一些原本以为只有专业人士才可以做的事情。我们把它叫作,上海的草根艺术。(照片

启迪,就是这样,在一个人身上闪现,被另外一个人看到了,打破了另外的一个人自我限制的坚冰,同时闪现出更多的启迪的火花。

很多朋友要来看,还有媒体报道,我说,不用来看,只要知道这件事情,并在习惯的生活中稍稍停一下脚步,想一想,“连不会摄影的人都可以办一个个人摄影展,我为什么不可以。。。。”,我们的目的就达到了。这省略号中的部分,说不定又会启迪更多的人来做些疯狂的事情。

这,就是我说的启迪。

Confluence Project

我参与的另外一个项目是Confluence Project.这个项目的目标是访问地球上所有整数的经度和纬度点。这样的点,在陆地上的,全球只有几万个。

这个项目,也是给人无穷的启迪的。它给了每个人一个旅行的理由。我的一个目标是东经119度,北纬30度的一个还没有被访问的点。在上海图书馆,我查到了,他在浙江,安徽和江苏三省交界的深山中。

于是,在一个懒洋洋的周六,我带着借来的GPS坐上了梅陇开往杭州的火车。然后乘长途车到淳安县(千岛湖附近),换小巴,到了文昌县谭头村。在那里,我住上了10块钱一晚上的“豪华套房”(标准间是五块钱)。第二天,接着坐长途车,在秋原换乘到隐将的乡间小车。车在深深的山道尽头停下来的时候,GPS显示,离我要到的点,还有不到三公里。

下了车,一头扎进了大山里面。从GPS上显示里那个点还有两百多公里,看到距离越来越近,只有一公里左右的时候,有时都能听到心跳的声音。

对于生活,我们有很多选择。我们可以选择在上海的床上消磨一个百无聊赖的周末,同时抱怨这万恶的日子,也可以选择为自己找一个理由,去体验不同的生活。其实,这两天的花销,还低于在上海的两天。

Confluence Project,给人的就是一种没事找事的启迪。那个点其实并不重要,但寻求的过程,却让我经历了原本不可能经历的48小时,让我对那遥远的浙江,安徽,江苏三省交界口的本来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的群山感兴趣起来。

打破自己给自己设的限

生活的可能性,就是因为自己经历的局限,给自己添加了很多限制。当我们受到启迪的时候,我们会忽然发现,原来,没有任何人禁止你做一件起曾经非常想做的事情,唯一对自己说不行的,就是自己。

这个自己为自己设置了一个限制,就像一个无形的玻璃盒子,把自己圈在自己已经在的那个角落。启迪(Inspiration),就是外面的一个亮点,让自己发现,自己,和要到达的那个地方,只隔着空气,而不是一个玻璃的盒子。

如果没有哈佛大学Harry Elkins Widener纪念图书馆以及Harry的妈妈的故事,我估计不会想到在交大建立一个自己的基金会,来帮助一些学生。那个自己给自己设的限是,“基金会是只有有钱人才干的事”,但事实是没有人阻止你在没有很多钱的时候为公益贡献出一点点的力量;如果没有Winter的Starbucks Everywhere项目,我也不会想到,在一个冬天,从美国西海岸,到中部,再到东海岸的跨越美国之旅。以前,我以为,“跨越一个大陆的旅行,是只有没有工作的有钱人才做的”,而事实是,没有人,没有一个人,阻止你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告诉我这不可能的,就只有自己。

有机会认识很多有成就的人。他们也给了我很多启迪。报纸上经常看到的人物,在成为很好的朋友以后得到的最大的启迪就是,原来他们也是非常平常的人,有在所有平凡人身上似曾相识的优点,也有各种各样的弱点。如果他们可以做到以前不可想象的成就,自己离那一个点,虽不是一蹴而就,却也不是遥不可及。

传播启迪

我很认同Junior Archivement的口号:让他们的成就成你的启迪(Let Their Success Be Your Inspiration!)。当一个毕业n年的年轻人出现在大学的讲台上的时候,一句话不说,这个活生生的人本身,就足以成为对学生的一种启迪。这种启迪,付出最少,却回报最多。所以我乐于做大学的活动。我们至少还是能够贡献出来一点点东西的。

这就是我喜欢启迪(Inspiration)这个词的原因。

April 05, 2006

我最喜欢的一个词 - 启迪

最近很迷一个词,Inspiration(启迪)。

August 29, 2005

生活的感悟

郑子颖在《去互联网化》中说:

网络是一个吞噬时间的东西。以前家里有ADSL的时候,经常搞到晚上两点钟再睡觉,尽管早上八点又要起来上班。搞那么晚其实也不干什么,并不是在打网游或者搞网恋,只是在Hi-PDA看看帖子然后有一句没一句的和MSN上还没睡觉的人说两句。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精神特别好,不困,不想睡觉。
。。。
去年南丹路新家刚刚装修好的时候,曾经过过几个礼拜家中无电视、无网络的日子。当家里没有电视和宽带的时候,会发现晚上的时间特别多,人也容易特别早就犯困想睡觉。没有电视和宽带,会发现其实晚上还是有很多事情可以做的:可以和家人多说说话,可以多看一些报纸杂志和书,可以听听广播,可以多收拾收拾屋子,可以把买了但不听的唱片都听几遍,可以把一直挂在晾衣架上的衣服收拾下来叠好。听广播、收拾房间、叠衣服的时候还可以神游天外,就可以多一些想点事情的时间,可以想想自己最近待人接物的得失,也可以整理整理对一些问题的思路。看电视太多只会让人习惯于不动脑子。

Wendy在《学会开心
在这个物质和挑剔的世界上,所有的杂志所有的媒体都再告诉你什么更好,什么更奢华,什么更优雅,什么更值得购买和享受,但是却永远没有人告诉你你已经足够好,你已经足够漂亮和聪明,你已经足够幸福,所以,只有我们自己告诉自己 - 你有足够的理由开心。

对生活,需要有这样的感悟,才是生活的真谛。

June 09, 2005

回忆中细节的缺失

Helen是上海商学院的学生,我记得很清楚,上一次在商学院和同学聊天的时候,她站起来,直接质问道:

我们学生经常听讲座,看到那些所谓的成功人士侃侃而谈,依稀给人一种感觉,好象他们对未来将要发生的一切都成竹在胸,从来不知茫然,彷徨,那么,学生的心理落差怎样去平衡呢?

老实说,这个问题让我很难堪。第一反应是有些委屈,感觉我放弃了十几个小时休息的时间在深夜核实细节,准备这个演讲,却被称为“侃侃而谈的所谓的成功人士”。不过在被人误解的时候,我不希望误解别人。站在学生的立场上,她说的不无道理。她的感觉,正是因为我在回忆的时候,缺失了他们真正需要的细节.

我从上海坐火车到了杭州”。

这就好比我回忆从上海到杭州的旅程。我会这么描述:“我从上海坐火车到了杭州”。

听起来好像我瞬间就到达了杭州一般。这其间多少的细节,都被这简单的一句话带过了:比如车厢里的夹杂着汗味和很久没洗的座位罩的味道;比如脚下脏脏的有些发潮的红色地板;比如我们看看窗外又看看车厢内,百无聊赖,无所事事;或许我刚刚吃的午饭还在肚子里翻腾;再比如车窗外面的每秒都在变化的景物。我的回忆,给听众一种错觉,好像其间的两个小时根本就不曾存在:成功的旅客从来不曾经历这些就到达的终点站,而我们必须承受这中间的旅途。

这就是回忆中细节的缺失。人都是活生生的人,忍受着重复和琐碎的细节,只是当写出了文章,或者在回忆的时候,就变得只有光辉的,井然有序的成功故事,好似主人公一开始就“胸有成竹”的样子,而所有的细节都自然而然的丢失了。阿兰-德波顿在《旅行的艺术》中说,“回忆和期待一样,是一种简化和剪辑现实的工具”。有道理。

不“胸有成竹”的时刻

关于迷茫,每个人都会有。我现在还会有迷茫,有的时候比大学刚入学的时候少些,有时候多些。回顾以前的事情,从来都是“成竹在胸”的感觉。而过着现在的生活,却常常要经历太多不“胸有成竹”的时刻。

客齐集的第二期报纸上的版本明天早上又要在上海的地铁发行了。这一句话里面,有多少的细节,多少的不确定性,多少的不“胸有成竹”都被省略了。不论成功或者失败,我们都忘记了在事情刚刚开始的时候的众多怀疑的目光了,这目光中,有时还有自己的。

我非常敬佩很多人做出的成就,因为我深信我们能够看到的部分,只是他们的故事中最简化,最美丽的部分,而其中的细节,包括迷茫,包括不自信,包括无数无聊的时刻,都在故事中缺失了。而这些时刻,需要的就只有坚持

更退一步,其实真正的幸福,通常就在这些细节中,而不在最终的结果。

May 06, 2005

我们何需抱怨被误解

“凡我们所为之事,从未被人理解;一直是这样:要么被赞美,要么被指责。”尼采《快乐的科学》第264节

关于争论

我们已经熟识的争论,大的门户上面匿名的“我也来说几句”就是典型的战场。每当阅读关于此种话题的争论(或者说吵架,谩骂),没有一次不让人烦躁和沮丧:

例子一:北京好还是上海好?
例子二:Linux好,还是Windows好?

好不热闹!其实,每个人的言论,无论内容如何,从未被人理解,其实,匿名的社区里,除了那孤单单的支言片语,也没有更多的信息帮助人理解。跟贴的人,要么赞美它,要么指责它。

以关于上海的讨论为例

结束了5天的旅行,回到上海,在一家陕西面馆里面吃了顿美味的西安哨子面,心满意足。可爱的老婆说,还是上海好。我说,十年了,我们还不会说上海话,是不是还是对这个城市的文化有抵触呢?可爱的老婆说:我还是不喜欢说总说上海话的上海人。不过每个人眼中都有自己的上海,谁说上海只是上海人的上海了?我喜欢我眼中的上海。

这就是观点的语境。说上海好的人怎知道,当自己享受便利的罗森的时候,在同一个城市,某位游客受尽了传说中排外的上海人的嘲笑;而另外一个讨厌上海的人埋怨上海菜实在无法下咽的时候,可能在同一城市里,还有初恋的情侣在浪漫的地道上海厅里享受他们从小就喜欢的美食。所有的言论,没有人愿意花心思去了解作者的经历,作者的心境,只是简单的要么赞美它(“是的,说到我心里了”)或者简单的指责它(“这人怎么这么偏激!”)

关于不同的观点

我们都是盲人摸象故事中的瞎子。虽然有人可能天生聪颖,摸到的部分多了些,但还是不可能经历一切。我曾经是Linux爱好者,加入微软才了解到里面有那么多的聪明的人和正义的想法。现在离开,又有些新的想法。否定的否定是痛苦的。最终,趋于可以理解一些想法。在看到网上辩论(或者说有时像骂街似的喧闹)时,恍然觉得辩论的一方俨然是8年前的我,又觉得另外一方有好似3年前的我,而又有些人的说法,仿佛就是现在的我。。。就像10年前我加入到浩浩荡荡的队伍里抱怨上海不好,过了几年,当自己已经融进去了,在这里有了自己的家,又开始感觉到她的好。其实,人的思想在变,随着自己所处的位置在变,所谓“屁股决定脑袋”。辩论,有时就是现在的我,和将来的我,或者过去的我的争论。仿照耶稣关于“谁没有罪就可以杀死这个人”的说法,“谁的所有观点在过去的几年中从来没有变化过,谁就有理由站出来嘲笑别人的观点”。

我的原则

我非常希望看到不同的观点,甚至看到把我的想法用最坏的揣测来解释。言论本身都好的,重要的是自己如何去看待,如何放平常心。观点不同,我努力去了解:现在的这个不同的观点后面的人为什么会这么想?他的“屁股”在哪里?“屁股”是指他所在的公司,所处的城市,年龄段,是不是创业过,是技术方面很强还是管理方面很强?是不是经历了我还没有经历的事情?抑或是还没有经历我已经经历的事情?当努力了解观点背后的人以后,就会平和的多。即使有时候是谩骂,也不用动怒:尝试理解,而不是简单的赞美,或者指责。

“噢。不用着急,宽容一点吧。我当时也是这样想的。”

- 或者 –

“噢。不用着急。估计我再过些日子,也就也这样想了。”

只有这样,才敢于写下自己的想法,才敢于面对各种各样的不同的声音,才会离理想中的大智慧近些,才不至于不知不觉中,伤害了别人。

尼采说:

“我们何需抱怨被误解,被曲解,被混淆,被中伤,被听错和未被人听到呢?这正是我们的命运啊,并且将会长期继续下去,说的保守点,也得延至1901年。不过,这也是对我们的奖赏呀,倘若我们希望别的,便不能保持自己的荣誉了!”《快乐的科学》第371节。

孔老夫子说过:

“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有道理呀!

May 05, 2005

喜欢有之,还是喜欢用之

我常用这个问题作为新想法的试金石“喜欢有之,还是喜欢用之?”最先有这个想法的时候,我的说法是:“Enjoy doing something or enjoy being able to do something”。

你喜欢在手机上看电视吗?

多普达手机可以让我们在上面用GPRS和Windows Media Play看电视,“好棒呀!”“好酷呀!”大家欢呼。我的问题是,虽然我非常高兴能在手机上面看电视,觉得是技术的进步,但是,你真的喜欢在手机上面看电视吗?看着小小的屏幕,不连续的图像,还付着奇贵的GPRS费用,你真的喜欢用手机看电视吗?这就是典型的喜欢有这个功能(Enjoy being able to watch TV on mobile phone),而不喜欢用这个功能(Enjoy watching TV on mobile phone)。刨根问底,真正喜欢的还是这个可以看电视的这个可能性。

关于生活,这也适用

多少人喜欢住在大城市,北京,上海呀什么的。他们非常自豪的宣称:这里有最好的演出,这里有一流的博物馆,这里有。。。不过,有多少住在这个城市里的人真正经常去看演出,或者泡在博物馆呢?追根到底,还是喜欢有之,而不是喜欢用之。这也就是大多数纽约人没有上过帝国大厦,大多数上海人不曾登过东方明珠的原因。

老冒曾经抱怨,当UUZone没有黑名单的功能的时候,用户吵着闹着要这个功能,说没有黑名单心里不踏实。当老冒的团队辛辛苦苦地把这个功能作出来的时候,使用率却又低得出奇。用户只是喜欢有之,而不喜欢用之罢了。

用户很少能分得清,他们喜欢有哪些,喜欢用哪些。功能提供者更是很难分得清了。

用脚投票,而不是用嘴投票

关于任何新功能,要让用户用行动投票,而不是用嘴巴投票。迪斯尼的小路,是先种出草坪,让行人去踩,踩出些印记,在沿着印记铺路,这就是AdaptivePath的理论基础。关于类目编辑,应该有个“其它”,当其他里面的类目的某种类型占多数的时候,再开出一个新的类目。而不是听太多的建议,如果听到很多,真加上去了,反而无人问津。

所以易用性的大牛Jacob就说:易用性的第一条准则,就是不要听用户的。要通过观察,而不是问询得到设计的依据。这就是观察用户“喜欢用什么,而不是用户喜欢有什么”。

享受有的,而不要去争没有的

在生活里面,时刻分清“喜欢有之,还是喜欢用之”对我也受益匪浅。以为有钱会快乐,但是当自己有小钱的时候不快乐,有大钱的时候,未必会快乐。关于钱,可能更多的是“喜欢可以买大房子”的感觉而不是住在大房子里的感觉。记得上次,和我的可爱的太太路过安福路的小洋房,我非常喜欢,可爱的太太说,我们回去攒钱买下来。我说,我们在这里坐一会儿吧。真的买了下来,不见得会有时间和心情,这样认真的端详它,并享受春天的阳光和懒散了。我们的智慧总超不过古人的智慧,所谓的“书非借不可读也”,所谓的“晒太阳的渔夫的故事”,讲的都是这个道理。

旅行刚刚回到家里,在自己的小院子里搭个藤椅,放张小桌,写些随想,很幸福。对了,自从买了这带院子的大房子,已经有多少时间没有坐在院子里,安安静静的呆着了?上一次估计是去年的秋天了。。。看来,我要停一下,把我以前买的好茶拿出来。不断的买好茶,岂是为了“可以喝好茶”的成就感?再好的茶,不喝它,束之高阁,而想买更好的东西来,这或许就是所有不幸福的根源。

May 01, 2005

《旅行的邀约》摄影展闭展辞

经过两个月的空想,4天的筹备,两天的布展,30天的展览,我,Claire庆胜《旅行的邀约》个人摄影展于昨天闭幕了。比起开幕时的仓促,闭幕不见得好太多。因为,在4月1日到30日的一个月期间,大家在上海的日子少,离开得多。Claire已经有重新投入她喜欢的香港和泰国了,庆胜几乎一直在北京出差,而我在闭展的当日,已经在泸沽湖畔(EN)了。真有种发了邀约,自己却溜掉的感觉。

关于影展

这是我第一次办个人摄影展,能办成这样,已经是大大的出乎我的预料了。Claire在她的blog里面是这样的描述摄影展的开端的:

还是今年二月在仙炙轩的那次下午茶,Jianshuo无意间聊起摄影展的想法,引起了众人热烈的讨论。刚从越南,老挝,泰国等地独自旅行归来的我,早已忘却了旅途的疲惫,又被这个新奇的idea所吸引,跃跃欲试了。Jianshuo在美国旅行,路过一个非常fancy的展览,其中的绘画作品令他喜欢备至。这时从一旁走来一个粗糙黑胖的女人,热情地介绍说,这些都是我家男人平日里画的,我们都是工人。是的,艺术并不是那么遥远的事,只是看你怎么去看待它。上海,这座东海之滨,浦江之畔的繁华都市,迅速崛起的除了五光十色的浮躁,我们是否也应期待更多生活在这座城市里的人,去执起画笔,去端起相机,去抚摸音乐,去创作话剧。

Claire的说法基本正确,但是,我在摄影展的入门处写的一段简介,可能更加代表我的想法:
THIS IS NOT A PHOTOGRAPHY EXHIBITION. It is the behavior exhibition of three bloggers: Jianshuo Wang (http://home.wangjianshuo.com), Claire (http://home.wangjianshuo.com/claire), and Edward Wang (http://www.nikonfans.org). Just as blogging inspires normal people to express themselves (although they are not writer or journalist), this personal photography exhibition inspires everyone to do something crazy, something they typically think only those professionals can do. We call it GRASSROOT ART IN SHANGHAI.

关于为什么要办这个摄影展,我最主要是出于几个想法。

记住些什么

我经常问我的朋友:在2004年,你还记得你做了哪几年事情?在2003年呢?那么2002年呢?答案常常需要n长时间,并且,很少有人能够列出超过五条。这让人觉得尴尬。

2004年,整整的365天呀。我们每天都很忙,忙得没有时间去想一想,自己要的究竟是什么。我们在忙什么呢?

几乎每一次,在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大家才发现,能给人留下记忆的东西,并不是我们每天都在追逐的东西;让我们忘得最快的,反而是我们说很忙时所用来推托的那些事情。

我在2004年,有印象的就几件事情:我徒步访问了所有上海的星巴克(EN);我骑车去了太湖 (EN),以及(几乎)到达了东经119度,北纬30度 (EN) 的那个整数的经纬度点。其他的,常规的事情,记得不是那么清楚了。。。

关于2005年,在年初的时候,我就设想,今年我要记住的三件事情:办一个基金会,办一个个人画展,和在青岛办一个高中同学毕业十周年聚会。这前两件都已经完成了,让我很有成就感。画展,就是我在2005年的一个标记,让我在今后的十年中,记得些东西。庆胜说:我参加摄影展的目的,就是在展室里拍张照片,以后给自己的孙子看,告诉他他的爷爷在30岁之前就办过摄影展。我大笑不止,因为,骨子里,我也有这种想法。

不自我设限

我学理工科,一直在搞软件,虽然拍过很多照片,却从来没有过超过专业级的相机,更不觉得自己的摄影技术如何。所以,关于办摄影展的想法,从来就没有过。直到那次在美国见到的一个画展启发我,让我开始想:我为什么不可以办个什么展?其实,从来没有人很人规定我不能去做,那就去做吧。于是,我们就在苏州河边的艺术区里,租了半个厂房,把照片冲成A4大小,到宜家买了像框,陈列出50幅大些的照片,并在一堵墙上贴了170张小点的照片,摄影展就这样开张了。

其实,我想表达的是,当我们不做某件事情的时候,是不是自己给自己设置了限制,却以为是环境所致。去做,永远比去想要来的难些,但是更有意义些。我常开玩笑说:其实,只要有很多人听说几个非常业余的人也办了个摄影展这个消息,并且引发一些“他们能干这个,我为什么不能干哪个”一类的思考,摄影展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我到宁可大家都知道这个展览,而不真的来看。:-) 因为展览本身最独特的部分,就是这种“我为什么不能。。。”这句话。

bullfinch的评论倒是我所期待的:

关于这次摄影展,我觉得确实如海报上所写的那样“这不是一个摄影展”,因为虽说照片的质量的确不错,但是要说水平如何如何高,那可能还是属于恭维话。。。

摄影展本身还是受到了不小的关注,在blogging世界里,据不完全统计,有50个blogger提及了本次展览,也获得了uuzone的慷慨赞助,美国National Public Radio也作了采访。其实,它对我的帮助还是蛮大的。至少,我开始更有信心,就像办摄影展一样,有什么不能办呢?我要感谢所有为这次摄影展提供过帮助的人们,Claire那里有一张比较完整的致谢列表,在此就不再重述了。